这辈子都不会再写周喻了。

【周喻】黎明残月 | 昼行番外一

今年没什么可发的……先把番外放出来吧

年末总结提前一下今晚bb了,然后滚去学习

没周没喻强行蹭tag,希望撤tag麻烦私信一声

番外二依然在卡【小声】希望老大看不到看不到看不到【。】

 

黎明残月

 

索克萨尔一开始并没有多么喜欢喻文州,尽管这个早熟的孩子确确实实是他的主人,对他也挺好,可索克萨尔就是不乐意经常和喻文州待在一起。

因为很憋屈,非常憋屈,憋屈到索克萨尔直想咬舌自尽。

鬼知道人类搞出了什么鬼药剂,诱发了向导觉醒进程不就够了,还搞出了向导素流失这种后遗症,偏生这后遗症发作时机正卡在精神向导结契的时候,向导素流失导致体力不足,体力不足导致精神力跟不上速度,结契差点就废了。

索克萨尔本来是一个霸气侧漏的黑暗术士,随便和谁结契都能到A级以上,被这后遗症一搅合,得,直接退化成动物形态,还因为喻文州精神力没全部觉醒的缘故根本得不到充足的能量生存,被逼无奈只能作为一只猫去讨生活。

好好的黑暗术士变成了一只家养黑猫,索克萨尔可不得憋屈三五个月的。

但最憋屈的果然是喻文州昏迷的那段时间,蓝雨一来人探视,索克萨尔就得被两个甚至以上的精神向导把玩——是的,把玩,没有足够的精神力,可怜的索克萨尔只能以幼猫形态出现,想消失都做不到,更不要提反抗,牙都没长好呢。

索克萨尔很悲伤,很后悔,哭丧着脸在魏琛手上翻了个身。

喻文州就是这个时候醒过来的,睁开眼睛的那一刻恰好看到魏琛手上的索克萨尔,索克萨尔一懵,莫名其妙地就长大了两圈,也不知道哪根筋抽了,一下子就扑进了喻文州怀里缩成一团,看都懒得再看魏琛一眼。

喻文州身上只有消毒水的气味,别的什么都没有,索克萨尔扭扭身子,又靠喻文州更近了点。

憋屈归憋屈,但除了喻文州的安慰,索克萨尔也不想接受来自其他任何人或者精神向导的同情。

他也有自己的坚持和骄傲。

至于被误认成魏琛养的黑猫这件事,索克萨尔表示他不想计较,他也没办法计较,喻文州把他抱回家的时候可开心了,虽然索克萨尔不懂那么小的一个破屋子哪里能被叫做家,可等喻文州摸出钥匙开了门,打开一盏昏黄的灯之后,不知道怎么地就是很想哭,抬起脑袋一看,喻文州眼圈和鼻头都红了。

后来索克萨尔才知道,这间老屋子是喻文州父母留给他最后的东西。

安定下来以后,喻文州要去上课,索克萨尔作为一只宠物并不能跟着去,而喻文州的精神还是不太好,索克萨尔也不能随心所欲地消失,只能到处遛弯,因为原本是人形的缘故地盘意识几乎为零,于是被各个地方的猫狗都揍了一圈。

他也很想还手,而且他相信自己还手的话那些猫猫狗狗都得跪下喊“爸爸”——可前提条件是,他得知道猫是怎么打架的,而不是一挥爪子发现“卧槽击魂术为什么发不出去啊啊啊啊被挠了好疼啊啊啊啊啊”。

猫生太艰难,想狗带。索克萨尔真情实感地想。

有那么一天,索克萨尔又被揍了一回,回家的时候一瘸一拐,好死不死又遇上暴雨,眼看只剩两条巷子了,索克萨尔却瘫倒在了路灯底下,浑身一阵冷一阵热,感觉真的要狗带了。

但他还是撑着没失去意识,他清楚得很,要是精神向导死了,喻文州以后就彻底没机会把他恢复成人形了,要是他不能变回人形,喻文州作为向导也就只能活在塔的最基层……

开什么玩笑,他第一术士看上的人,怎么能去给别人打工呢!

等雨小一点了再回去吧……正这么想的时候,面前不知道什么时候来了个小孩子,大概是看他太可怜,就小心翼翼地抱进怀里,抬头看了一圈,干脆冲进雨里,不顾一切地往前跑,索克萨尔看了看方向,这孩子直觉真强,直接就跑到了喻文州那间老屋子,有前途。

估计是感应到了主人就在附近,索克萨尔觉得身上的情况好了不少,至少毛自己干了,非常好,明天不会感冒了。他还在心里感谢了下这个身上湿了大半的孩子,本来想喵两声叫喻文州来开门,结果一开嗓……还不如不叫,跟一只奶猫似的,丢人。

不知道喻文州是不是感应到了什么,后面的门突然就开了,索克萨尔睁开一只眼,喻文州拿着把伞愣在那儿,那个孩子也愣着不动,然后就被喻文州连拉带拽地拖进了屋子。

索克萨尔没空管两个孩子之间发生了什么,被放下来之后就专心喝牛奶补充体力,喝得差不多了抬起头来一看,喻文州正用毛巾揉搓着那个孩子的头发,说了什么索克萨尔记不住了,反正后来就是两个人一只猫住在一起,也挺好的。

虽然那个孩子——那个周泽楷话特别少,但……也比喻文州一个人好。

索克萨尔清楚,喻文州想要的东西,他这个精神向导永远都给不了,家人也好,别的什么存在也罢,他总是会消失的。

所以有这么个周泽楷,也不坏。

后面那几年过的都挺好的,喻文州和周泽楷很快进入青春期,长得飞快,索克萨尔很郁闷,心里抱怨了很多次喻文州怎么只长身体长智商就是不肯长点精神力呢,他想做人啊不想做猫了啊!

唉,自己选的主人,到死都不能换,这是精神向导的基本操守。

不过索克萨尔这几年里还有一件憋屈的事情,那就是屋子里的两位人类,为什么还没在一起?

周泽楷那么听喻文州的话,根据他的跟踪调查,甚至拒绝了十个女生的交往请求或者情书,但喻文州一叫他洗碗,这么多年了都没一次推脱拒绝的,还暗地里扔掉了几个学妹让他帮忙带给喻文州的情书。

喻文州就更好懂了,周泽楷打球摔了那次,白斩鸡鸡腿都全给了周泽楷,索克萨尔简直羡慕嫉妒恨,凭啥他出去打架回来连小鱼干都不给,一看就是偏心。

所以,索克萨尔蹲在他俩床边默默地想,你俩怎么还没表白咧……

不过索克萨尔很快就想通了,喻文州以后肯定得进蓝雨,周泽楷还不知道会不会觉醒,就算觉醒了也不一定在一个训练营,以后也不一定在一座塔,喻文州那么理智的人,这一步估计是无论如何是不会迈出去的,除非可能性更大一点,或者他更喜欢周泽楷一点。

至于周泽楷,索克萨尔感到一阵微妙,他连哨兵向导的存在都不知道呢,还是别指望了。

真是个悲伤的故事。索克萨尔失眠了。

也不知道该不该用命中注定这样的字眼去形容,喻文州在他十六岁那年迎来了第二次觉醒。

年初的时候索克萨尔就有预感,他偶尔已经可以隐匿自己的身形,身体也长得比以前大了,有一天晚上还神不知鬼不觉地就恢复了人形,他自己都吓一跳。

所以当他从现实里消失,进入喻文州的精神世界的时候,他就大概猜到了会发生什么,他也在那里看着喻文州和周泽楷四处找他,最后不得不因为喻文州突如其来的高烧放弃了寻找。

而那个时候,喻文州的精神领域混沌初开,火焰从最深处蔓延而上,笼罩了整个空间,极端的高温唤来了水流,灌满了空间却依然熄不灭火焰,水蒸气渐渐聚集到了最高处,将剩余的水挤到了索克萨尔脚底下,火焰终于有了熄灭的趋势,谁知道下一刻水结成了冰,把火焰封在了里面,然后砰地炸裂——

索克萨尔早已恢复人形,躲过这波爆炸之后才发现空间被扩大了十倍,一切都消失了,只留下毫无生气的黑色背景。精神领域的基础形成了,接下来是精神向导的工作。

他放空了自己已有的意识,全心全意地去感受喻文州潜意识里的讯息,于是他的手指尖不断涌出细微的星屑,漫无目的地在空间里无规律地运动,一点一点变得更大然后更远,最终停留在了遥远的夜幕上,连成一片炫目的星幕。

然后索克萨尔在星幕一角开了个小通道,走进去,为喻文州搭起了一座一模一样的老屋子。

他本来以为一切都该结束了,却没料到离开屋子之后会在星幕里被陨石追着砸。

好不容易逃掉了,抽出空来看了眼外面,周泽楷还在忙前忙后地照顾喻文州,喻文州这时候已经好了很多了,神志清醒的时候让周泽楷叫来了方世镜。

这之后,喻文州和周泽楷就分开了,索克萨尔清楚,喻文州是故意那么冷淡地离开的。

原因不必多说,索克萨尔也没想揭穿,只安静地待在精神领域里,等着喻文州叫他的名字,虽然是魏琛那个老猥琐起的,但喻文州不讨厌,他自己后来也喜欢上了。

过了一个多月,喻文州进了蓝雨训练营,却还是一次都没叫过索克萨尔,索克萨尔有点急了,好在方世镜教了他关于精神向导的事情,才终于在那片星幕里见到了他朝思暮想的主人。

他们重新签订了契约,鬼知道索克萨尔当时多想哭多想抱抱喻文州,可他不能,他已经不是一只黑猫了,卖萌也不可爱了。

喻文州这么多年和索克萨尔说过不少话,但索克萨尔真正忘不了的,却不是第一次结契时稚嫩的提问,而是第二次结契时,喻文州给他取名。

“听说结契的时候要给精神向导取名,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可以叫你索克萨尔吗?”

喻文州那时候还不知道眼前这个一身黑的术士就是陪伴了他六年的黑猫,只是单纯出于一种思念,才给陌生的精神向导取了这个名字。

但听到喻文州这么说的那一刻,索克萨尔真的流泪了,他默默地点点头,哑着嗓子说:

“好。”

他早不在乎这个名字原本是谁取的,他只知道,这个主人,他这辈子都跟定了。

 

后来的事情没什么好说的,不过是天道好轮回,该正法的伏了法,该结婚的领了证,结局皆大欢喜,没什么遗憾了。

就是又变回黑猫的那几天被周泽楷这个抢走主人的家伙和一枪穿云那个闷骚看到了真是好不爽啊。

又过了那么十几年,喻文州的向导特质渐渐消退,索克萨尔知道他们已经到了道别的时候。

于是他在喻文州可能再也无法踏入的精神领域里,泡好了最后一杯绿茶,放在桌上,他自己则变回那只小小的黑猫,缩在猫窝里,眼睛越来越睁不开,最后沉沉地睡着了。

桌上茶香袅袅,像是喻文州很快就会回来品尝一样。

 

他也不知道那个被他说成闷骚的神枪手在消失之前回到了这个屋子,把他抱在怀里,睡在周泽楷床上。

后来,也再没醒过。

 

THE END.

 

诚心求长评……

超喜欢索克萨尔的。

评论(19)
热度(47)
  1. 晚枫____kKusuriI 转载了此文字
    喜欢!真的特别喜欢这篇
©kKusuriI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