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号开了干嘛来着

【All喻】千秋 00-01

说放飞就放飞,任性

舞台剧小演员设定,买不到新墙头fan event生写的我已经疯了

文笔巨烂,只图一时爽

想到哪儿写到哪儿,下注有风险

 

【All喻】千秋

 

00

 

很会笑的青年男子,要是死了的话,这个世界总要寂寞点吧。——石川啄木

 

01

 

时至今日,他早不记得自己大晚上去那儿做什么,却至今忘不了那幅光景——

少年跪在地上,头上已经落了不少花瓣,他修长的手指抚摸着被樱花掩盖的土地,无声地微笑着,最后落下泪来,从身边的小提琴盒里拿出了一把枪。

月光,樱花,少年与枪。

他站在不远处,心想,你的小提琴去哪儿了呢?

——

 

黄少天嚼着薯片看完了早上从事务所取回来的新碟,是两个月前参演的一部舞台做的前传电影,九十多分钟而已,也就两包半薯片那么长,看完正片之后,黄少天趁着片尾人名刷屏的时候去洗了个手,甩甩手出来刚好看到最后的彩蛋。

他听到自己压低了声线,带着点难以言说的悔恨,一字一字地独白:

“他永远是我的弥赛亚。”

画面上浮现出谁抿嘴沉思的模样,良久才抬起头来,微微笑着说:

“因为,我们是弥赛亚,不是吗?”

柔光模糊了整个画面,下一刻却被枪响定格,继而片片碎落,像极了片里飘落的樱花。

黄少天站在那里,回过神来的时候驱动器已经自动播放起了花絮,他“啧”了一声,又开了一包薯片,坐在沙发前面掏出手机发微博提醒粉丝们没约碟的赶紧约特典豪华又超值,微博里一串感叹号,本人反倒面无表情。

脑子里还是方才那个被子弹打碎的场景,黄少天嚼着薯片味同嚼蜡,索性关了驱动,准备把碟收起来的时候发现手上沾了油,又悻悻然地坐回了靠枕上,背靠着沙发,懒得去洗手。

这个系列的剧情还真是致郁……默默槽了两句,黄少天扯了两张纸巾擦掉指尖的油和薯片渣,划开手机刷一波微博。

方才的微博下面已经一片腥风血雨,一群姑娘不知道从哪个感叹号里读出了虐分子正抱团痛哭,哭的还不是黄少天那个角色。

黄少天看不下去,挑了个有意思的姑娘微博转出来,顺手艾特了那个角色的演员。

@黄少天:@喻文州要不你啥时候复活一下??三包辣条我一你二分了//@我喻今天更博客了吗:没见过黄少这么用感叹号发微博,看来前传三吨刀子预定,赌三包辣条有海边相杀,不说了我先去哭会儿……//@黄少天:前传今天已经拿到实物了!!封面帅出三条街!!!下周就发售了真的不预订一份特典碟吗!!!真的不预定吗!!!!!特典有我和我的弥赛亚出演哦!!!!!!真的不来一张吗!!!!!

捞过另外半包剩下的薯片,黄少天抬头看起了花絮,脑海里却渐渐浮现起另一个场景。

 

月光,樱花,少年与枪。

他站在不远处,心想,你的小提琴去哪儿了呢?

 

喻文州。

 

过了一周,到了电影发售纪念活动的日子,黄少天早起折腾了一个多小时,搞好一身没那么严肃的行头之后才出门,到楼下的时候,经纪人的车已经停在那儿好一会儿了,黄少天抬手看表,刚好赶上预定的时间。

上了车,喻文州在车上戴着眼镜看台本,黄少天喊了声“早”,然后就是瘫在座位上一副懒得动弹的样子,今天的行程就这么一件事,倒也不用确认什么,问了车程,差不多要一个半小时才到得了,黄少天一听完,干脆直接闭上眼睛补眠,他一向不会晕车,以前在车上直接睡横了都没见半点不舒服,车上另外三个人——喻文州,还有他们俩各自的经纪人,徐景熙和郑轩,都习以为常了,也不吵他。

黄少天打了会儿盹,忽然迷迷糊糊地喊了一句。

“伤眼……别看了。”

喻文州翻页的手停了一下,微微偏头看了一眼身旁的搭档,头歪朝一边贴着安全带,眼睛好好地闭着,睫毛底下一小片光投来的阴影,和往日没有任何区别。喻文州笑了一下,翻页的手摘下了眼镜,另一只架着笔的手按压着太阳穴,揉了一会儿又重新戴上眼镜,接着看台本,不时又添上些批注。

黄少天还在睡,距离活动会场大约还有四十分钟,没人去吵他。

他也就只有起床气没散的这段时间比较安静了。

 

黄少天做了个短小的梦。

还是那棵惨白月光下的樱花树,还是从琴盒里取出了枪的喻文州。

少年的身影单薄如斯,露出来的一截手臂也如月光般苍白。

毫无预兆地,喻文州开枪了,子弹钻破太阳穴的皮肤和颅骨——

 

黄少天在鲜血喷涌前醒了过来,额头都渗出了冷汗,喻文州侧身问他,“少天你没事吧?”他看着喻文州的眼镜,瞳孔渐渐能够聚焦,他摇了摇头,看了看车窗外静止的风景,毫不客气地捶了一拳前座,“徐景熙你老实交代是不是漂移停的车!可把我吓死了突然来这么一出,驾照年检完了吗你,你这样停车在驾校是要再考三遍科二的知道吗?”

徐景熙心里苦,“黄少,我就倒车踩了个急刹……”“唉……咱们能赶紧走了吗……”郑轩出声阻止了黄少天继续讲话,黄少天瞪他一眼,解开安全带理了理领口,“行行行走走走,文州我们下车,小卢家近应该已经在里面等着了,先过去收拾收拾顺便商量下午饭去哪儿吃。”

喻文州把台本和眼镜都收进包里,拿了必要的几样东西,“好好好,走走走。”

两个经纪人落在后面几步联系着工作人员准备会场,黄少天拉着喻文州往前快走,边走边说着先前卢瀚文和他提过的会场附近的餐馆,因着以前来过的缘故,黄少天格外轻车熟路,喻文州被他拉着手腕也没什么怨言,间或回两句对午餐的想法,不一会儿就到了后台。

造型的时候黄少天坐在喻文州对面的化妆台,两个人背对着,自己的镜像和化妆师的把身后喻文州的镜像挡了个彻彻底底,黄少天看不见人,就扯着已经准备好了的卢瀚文小朋友滔滔不绝,卢瀚文一直是黄少天的铁杆粉,黄少天说啥他都跟着讲,时间一长倒有了点双口相声的味道,喻文州在那边被捣鼓着发型,好几次想笑都被发型师瞪,只好保持着一个微妙的语气回应那边的一大一小。

化妆的时候黄少天被勒令闭嘴,于是换成了卢瀚文和喻文州有一搭没一搭地聊天,黄少天一边听一边神游……

他果然还是很在意那个梦,按道理醒过来之后就该忘了的,可他忘不了。

这部电影,不,这个系列目前为止的作品里,他和喻文州的角色都是被称为“弥赛亚”的搭档关系,几番出生入死下来,似乎也快坐实了“弥赛亚”,本意上是救世主,这样一种互相救赎的关系,只可惜救的都是命,从来没真正地救过心。

黄少天还记得最后那一幕的时候,他一直不忍对自己的搭档开枪,直到最后两人必须做出了断的时候,才射出了子弹,而喻文州一直都没有停止扣动扳机的动作,只有最后一枪没有扣下,最终被伤到了要害,拼着最后一点力气,跪在地上,背对着演奏了曾经救赎过黄少天的乐曲。

就在这一曲中,黄少天念完了作为“弥赛亚”的四条誓言,杀死了喻文州。

杀死了他的弥赛亚,他的救世主。

那大概是黄少天这么多年来最难出戏的一次,他甚至差点将这情绪代入了下一部剧,发微博的时候对喻文州的称呼也依然是“我的弥赛亚”。等他终于把情绪消化的差不多了,却没料到前传电影的剧本紧接着就寄到了他手上,把他再一次逼进了那种黑暗绝望的情绪里。

他开始发现,不仅是角色,他黄少天自己,对喻文州,似乎也有那么点不明不白的感情。

“黄少——该上场啦——”卢瀚文的声音唤回了黄少天的意识,喻文州站在幕布后面等他,隐隐约约见得到一点笑意,黄少天看着喻文州身后半边是光,半边是黑的幕布,忽然就走得很快,他先一步走进了光亮的区域,然后对还在黑暗里的喻文州说:

 

“文州,我们走吧。”

 

活动进行的很顺利,回答媒体的提问也没什么特别的地方,最多就是黄少天话太多了,记者们将剩下的几个问题不是给了喻文州就是其他共演者,完全就是不想给黄少天说话的机会。

观众问答环节倒比较有意思,粉丝姑娘问到了黄少天和喻文州对角色关系的看法,或者是对剧情的感受,黄少天和喻文州都认真回答了,倒是卢瀚文,被粉丝姑娘问希不希望有一个弥赛亚的时候,看了喻文州一眼就一脸难过,但还是认认真真地回答了私心希望能有,但还是要看剧情安排。

黄少天表示非常理解,上一部舞台里喻文州的命运实在是太悲惨了……那场结束后卢瀚文在DVD发售后直接在博客里发了千字的观后感,简直看得到文字背后这个男孩满脸泪的模样。

黄少天也很难过,但他哭不出来。

作为一个演员,他是最能感受到角色命运的人,从一开始他就对结局不报希望,却没想到真的走到最后了,居然会这么绝望。

确信的所有真实顷刻间便变得虚假,从中几乎再难找出一点真实存在过的证据,前路迷茫的时候被迫作出决定,执行了决定后又追悔莫及。

他失去了他的弥赛亚,失去了他的救赎。

从一开始,黄少天就知道会这样。

喻文州也知道,喻文州也同样,彻底失去了被救赎的机会。

黄少天没有忘记排练和公演的时候喻文州是个什么样子,出戏的时候一切如常,入戏的时候却像是把命都搭进去了一样,黄少天不止一次看到喻文州颤抖着手也要去取枪,实在看不下去帮他取了的时候,喻文州颤抖的更厉害了,甚至眼眶都有些红,他接过枪,忽然没头没尾地问黄少天:

“你为什么不早点杀了我……”

黄少天几乎是瞬间进入了角色,连忙把枪抢回来,才阻止了喻文州用枪抵住太阳穴,回过神来才想起这只是道具,却也出了一身冷汗。

喻文州红着眼睛看着他,忽然就喊了一声黄少天剧里的名字。

黄少天不管过了多久都忘不了那个时候的喻文州,身上早已经没了半点“喻文州”的影子,像是那个原本活在黑白文字之间的灵魂占据了这个身体,用最后的苟延残喘,去演自己的宿命。

而只有黄少天自己知道,那个时候他用了多大的意志才阻止了自己入戏,不去回答喻文州的问题。

 

卢瀚文最后拉着黄少天和喻文州去了一家自助烤肉店,本来说好让他露一手的,最后还是喻文州包办了烤肉,一大一小坐在对面除开帮忙翻个面递个盘子,基本是坐等投喂的状态。

黄少天去拿了饮料,回来自己的盘里就空了,喻文州正要把刚烤好的肉夹到黄少天盘子里,卢瀚文则龇牙咧嘴地朝他笑,黄少天愣了一秒,下一秒立刻坐下开始和身边的卢瀚文开展烤肉争夺战——当然,喻文州筷子上的他俩不会抢。

下午晚些时候卢瀚文还要去打工,所以吃完饭三人就各自散伙,黄少天和喻文州坐地铁回家,有挺长一段都同路。

原本戴口罩的目的就是防止被认出来,可黄少天还是憋不住地说个不停,戴不戴其实也没什么差别了。好在似乎今天确实说的有些多,半路的时候黄少天就没怎么说话了,更多的时候其实是在看着喻文州,也不知道看些什么,就是想看。

等到了分别的换乘站,喻文州回身和黄少天道了别,接着就逆着人流往外走,黄少天站在地铁里看着喻文州的背影,莫名觉得眼熟,像极了电影里他看着喻文州在树底下埋琴的场景,逆着风,孤单又寂寥。

黄少天忽然就慌了,跟着拼命挤出地铁,衣角都差点被门夹住,他从队伍间跑过,在拐弯前抓住了喻文州的手腕,把人吓了一跳。

“少天?怎么了?”

黄少天抓着喻文州的手腕,不自觉地加了点力度。

“要不晚上也一起吃饭吧?”

黄少天有预感,只要他再增加一点和喻文州在一起度过的时间,他就能明白,为什么抛弃了角色人格之后,他依然会做那样的梦,有那样真切的恐惧和难过……

他的手微微有点抖,很难发觉,喻文州似乎也感受到了,但只是有些不解,没有去问。

喻文州看着黄少天,说:

“抱歉少天,我晚上已经和人约好了。下次再和你去,行吗?”

慢慢地,黄少天松了手,“那行吧,改天再约。”喻文州笑笑,拍了拍黄少天的肩侧,“知道了,地铁要进站了,你快过去吧。”黄少天露出一个略有沮丧的表情,“那我回去了。”说完摆摆手,转身走了。到了队伍末端,黄少天又回过头,喻文州还在转角那儿,视线交汇后朝黄少天挥了挥手,这才离开。

黄少天有点懵,眨巴眨巴眼,心跳一下子就有些不稳。总觉得能想明白什么了的时候,地铁呼啸着进了站,人群运着他上了地铁,到头来还是没想明白。

手机传来一阵震动,黄少天掏出来一看,是郑轩,说是下个月有杂志取材,要他和喻文州的对谈,随手回复了“收到”,黄少天抬头看了眼闪烁着的地铁标示。

还有三站地。

 

喻文州租的公寓离地铁站不算太远,走个一公里就差不多到了,平日如果赶时间去排练会骑车到地铁站,今天是徐景熙来接的他,所以就没骑。

顺路去了小区外面的味多美买了袋餐包,结账的时候喻文州又加了两个蓝莓的慕斯蛋糕,餐包放进随身的包里,一手提了一个小盒子,喻文州拐回了小区。

出了电梯,拐过走廊,喻文州瞧见自家门前拄着个人影,斜对门那家的门还敞开着,无奈地勾勾嘴角,慢慢走了过去。

“我记得你挺喜欢蓝莓?”说着把一个蛋糕盒子递到那人面前,微仰头笑着。

“嗯,喜欢。”盒子被人接过,喻文州从兜里找出钥匙打开了自家的门,“进来吧,火锅底料带了吗?”

没有回答,喻文州换完拖鞋又回过头问:

“周泽楷?”

周泽楷站在门口,点点头,“我回去拿。”“记得带钥匙,别待会儿回不去了。”周泽楷笑笑,“没事,备用的在你那。”

 

TBC.

关于那部系列剧,请走メサイア,非常好看,非常有逼格,全员我推我墙头,评论区有big剧透注意

所以惯例地:间宫星廉呜哇啊啊啊啊啊啊啊QAQQQQQQQQ

来啊,快活啊,吹小演员啊【揍】

我觉得他们要是出生写,恐怕都是一捆一到一捆二,稀有的浪大幕估计得一捆三,有些h价都收不到

所以评论有人理我或者下注吗【微笑】

点文也顺便求理理我【。】

评论(8)
热度(43)
©kKusuriI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