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辈子都不会再写周喻了。

【周喻】昼行 18-19|完结

完结撒花,确定出本,修文地狱,在写番外

电梯间制作中——

前章【周喻】昼行 17 本章四千多字,不长

感谢一直以来的陪伴,瞎bb在最后。

 

谢谢食用。

 

18

 

联盟已经确定了“The Chaos”和“The Feral”真正幕后黑手的真身,是一个长年游荡在境内的犯罪组织,随着这些年来打击力度的加大销声匿迹了很久,不知道从哪里得到了哨兵向导这种觉醒人类的资料,于是利用庞大的境内犯罪网络和来自国外的资金支持开展了这两个计划,以得到更加强大的战斗力与外界抗衡,虽然在“The Chaos”计划被摧毁后停止了活动,但又趁着联盟内几次连续的更新换代另起炉灶,直接从本应该作为第二阶段的“The Feral”入手进而开展。

至于被用在其中的喻文州的向导素从何而来,也在G市设施的研究日志里得到了解答:那些给幸存的孩子们随机注射各类半成品觉醒药剂的研究员们并没有全部当场死亡,有一个死撑着等到了喻文州被诱导出向导素,毒气被中和后他就活了下来,在魏琛带着喻文州逃走后跟着也逃了,路上捡到了一支被人扔掉药剂的针管,毫无疑问是喻文州的那支,上面还有各类成分的浓度配比,研究员兴奋得彻底疯了,不顾死亡的威胁对空气采完样才继续逃跑,差一点就死在了爆炸里。

可他没死,这才有了后来的一切。

而最令人胆寒的一点却不是这些研究院的疯狂,而是这个组织里全是普通人这个事实。普通人是不可能明白哨兵向导觉醒后的痛苦的,他们只会觉得哨兵太娇生惯养,连热水都不能喝,向导敏感多疑,总能从别人的表情里读出点别的意味,因而人们总会觉得他们虽然战斗力超强,但本质上都是神经病。

普通人眼里的哨兵向导大多都是这个形象,所以他们不会对哨兵向导抱有多大的同理心,更何况这是个犯罪组织,一切罪行都是他们的兴奋剂,更不要去谈良知——早八百年前就灰飞烟灭了的玩意。

这就是真相,是对每个致力于保护这个国家的哨兵向导而言都无比残忍的真相。

但这也是他们早有感受的经历,毕竟不是每个人觉醒后都能很快遇上联盟纳新,他们早就被这个世界用异样的眼光做过无数次X光了。

 

综合了各方面的考虑,联盟最终的指令是——

全境封杀。

 

由于是个据点不固定的犯罪组织,要想斩草除根还是有点难度,为此还需要花一点时间找出他们可能的所有藏身处,按照指令,各塔都要对所管辖的区域进行一次彻底的排查,一旦查出,即刻捣毁,不留给他们任何转移的机会。

收到指令后的周泽楷有点无精打采,早茶那会儿喻文州和他说话的时候就察觉出了这一点,究其原因,周泽楷最多在蓝雨再逗留两天,随后就要回S市了。

走不走的,周泽楷也没什么感想,就是有点舍不得刚刚痊愈的喻文州,有可能的话他还是希望看到索克萨尔也恢复过来再离开——精神向导的状态也和向导本身息息相关。

现在的索克萨尔还没有完全好起来,这两天死活不肯现身,虽然周泽楷和喻文州都能理解原因,但上周被周泽楷发现真身的打击实在是太大了,据某知情神枪手所说,这个术士在周泽楷离开前是打死都不会出来的。

周泽楷很想念索克萨尔,于是周泽楷很郁闷。

于是郁闷的周泽楷在一天后被轮回众请回了S市,临走前,喻文州抱着依然是黑猫状态的索克萨尔递给周泽楷撸了两把毛。周泽楷开心了,把猫递回去的时候,还偷偷亲了下喻文州的脸颊。

直升机起飞后,蓝雨和轮回的围观群众是这么和其他人讲述这个场景的:耍完流氓就跑,真刺激,下次见到周首领不要说别的,直接怼(夸)就行了。

 

在经过了G市天文台任务之后,眼前的排查任务显得无比简单,话虽如此,也没有人敢在这个关头放松警惕,谁都保不准一群被逼到绝路的疯子会在这个时候做出些什么不要命的举动。

事实也确实如此,在轮回兴欣精英队前往G市期间,S市和H市里与联盟有关的几所附属设施都遭受了攻击,网络和设施都有损伤,花了三五天才查出了人员来源和黑客藏身的范围,再送去技术破解,等周泽楷他们回到自己地盘的时候,塔里才刚刚解决掉两个小据点。

周泽楷安排了人顺着小据点继续追查,随后又安排了另一批人从孤儿院入手,把之前调查出的关系人去向摸清楚,在不打草惊蛇的前提下将情报回报到塔里,除此之外又造访了地下的人口市场,以防死灰复燃。

其余各塔的措施也相差无几,一开始处理各地设施的时候都刻意放走了不会在设施里待着的大鱼,现在也是时候收网了。

以各地的塔为节点,一张巨大的网正在这片大陆上成形,经过一个月来的明察暗访,这张大网逐渐收拢,最终将目标确定在了海港城市D市和南疆K市——不出所料的外逃路线。

情报刚分析完毕,霸图、微草和三零一就联手接下了D市的拦截逮捕任务,而K市则最先由百花揽下,烟雨和雷霆紧跟着发出了联合的邀约,这样一来两条路线都有三座塔负责,剩下东南方的几座塔似乎没什么事可干,还没等东南这边发出合作申请呢,喻文州和江波涛就接到了好几个警告,张佳乐和楚云秀说不想听黄少天讲相声,张新杰和王杰希则是不放心已经觉醒成为黑暗哨兵的周泽楷参与任务。至于叶修,不联系才是最好的拒绝。

不过这最后关头谁能按捺得住性子不掺和两下呢?

于是刚合作过一次的轮回、蓝雨以及兴欣再次达成共同战线,盯紧东南沿海的几大重要海港空港,遗憾的是喻文州和周泽楷各自坐镇G市和S市,尽管合作了,也还是见不到面,估计只能等这一切都结束了之后再说了。

周泽楷倒进了办公室的沙发,这一个多月来老是和情报打交道,搞得他格外头疼,任务敲定后也没机会好好打一场,实在郁闷,干劲有些不足……但只是暂时不足而已。

时近黄昏,透过窗帘的暮光投进来的时候已经没了温柔的感觉,倒是有些柔软,都快把周泽楷照睡着了。上下眼皮大战了三五回合,不一会儿周泽楷就被睡意笼罩了全身,空港海港的名字碎成几块混进他脑海里的废墟,情报变成一地的落叶静默无声,白色的底变灰后骤然变黑,世界彻底坠入黑夜中——

周泽楷做了个梦。

 

梦里金戈铁马,关河尚远,他一身铁甲征战沙场,凯旋时却国破家亡,他的帝王从高台走下,没能跨过他们面前的血海火浪。

梦里两小无猜,青梅尚涩,各自成家立业迎娶美娇娘,生不能同寝,死不能同穴,落实了一辈子可悲可歌的兄弟情义。

梦里不共戴天,缘分尚浅,相识不过三年五载,相知不过眼波流转,回首银河横亘,不知是谁手下留情,谁决绝狠厉,此后天高地阔,王不见王。

……

到了最后,周泽楷已经分不清梦和现实了。

他这次和喻文州没有那么多剪不断理还乱的前尘往事,几乎没什么相处的机会,单纯的场上死敌场下好友,不越雷池一步的关系,十年后该走的人都走了,周泽楷也再没见过喻文州。

周泽楷觉得这大概是他经历过的最真实的梦境,没有那么麻烦的儿女情长,没有那么深重的家国大义,一腔热血地追逐荣耀追逐顶峰就是全部,让人无法不心向往之。

周泽楷或许会觉得那样的人生也足够精彩,但回过神来,他又想起那只是个梦境,梦里的一切何必当真,说不定他作为哨兵存在的这个世界也是某个世界里另一个他的梦境。

黑色的世界渐渐迎来曙光,周泽楷站在老屋门前的小路上,看着门边的那扇窗出了神。

那里面,亮着为他一个人而存在的光。

 

多好啊。

周泽楷由衷地想。

那些颠沛流离的故事都只是梦,而现在的他切切实实地拥有喻文州,曾经的伤口都已经痊愈,曾经的无奈都已成往日云烟,他庆幸自己没有放弃,也庆幸喻文州没有忘记。

真是太好了。

 

周泽楷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多,落地灯不知道被谁打开了,茶几上放了一盒便当和一张字条,字迹看得出是方明华这个学医的写的,只能算尚且在可辨识的范围内。

等吃完了饭也不见起床气消下去,周泽楷迷迷糊糊地收拾了下茶几,关了灯摸着黑走出了办公室,回到自己房间躺到自己床上的时候却发现睡不着了。

看着熄灭的吊灯数了百来个灯泡也不见效,周泽楷郁闷地翻了个身,从枕边摸出终端,下意识地滑出了和喻文州的聊天界面,再瞟眼时间——十点多,喻文州应该还没睡。

怔忪了一会儿,周泽楷手一滑,终端没掉,却按出个句号发了过去,周泽楷赶忙药撤回,在那之前却收到了喻文州发来的两个句号,周泽楷愣了一下,发了个问号,喻文州又回他三个句号,周泽楷想了半天,好像明白喻文州想干什么了,于是发了五个句号过去。

——吐泡泡嘛,谁不会啊。

一来二去地,因为失眠而产生的烦闷消了不少,周泽楷和喻文州扯了几句医学生的字体,喻文州还拍了徐景熙写的处方让周泽楷猜,闲扯完三两个话题之后也差不多到了十一点,周泽楷被喻文州催着下线睡觉才结束一晚的闲聊。

世界和平,一夜无梦。

 

三周后,D市和K市成功抓捕了五波涉及“The Feral”计划的人员共计三十人,同期G市也抓获了一部分流窜人员,队员虽然受了些伤,但好在并无大碍。

至此,“The Shield”行动圆满成功,“The Feral”计划被彻底摧毁,相关资料被封存于联盟资料库,除首领及以上等级外无权查阅。

相关善后仍然在有条不紊地进行着,注意到的时候已经进入了冬天,就像是一切都终将为雪所掩埋,平和的日常再次来临,往日的悲伤苦痛再无法干涉未来的脚步。

 

后来联盟里开了个庆功会,说白了就是一群人搓了几顿好的,领了红包,私下又聚了几波火锅,趁着年假还没花完,喻文州和周泽楷干脆一起请了假,加上年初的假都够出趟国的了。

B市的冬夜不怎么刮风,两旁堆了雪的路上,喻文州和周泽楷正慢慢走着消食,走过这个地铁站之后就只剩下两三百米的距离了,不算远。

喻文州今天把联盟之前给他的那堆表一并还了回去,和周泽楷的说法是交份文件,冯主席不可能注意不到他俩之间微妙的气氛,打开文件袋看了个他没见过的表头,心领神会,非常慈祥地叫来了自己的秘书带着两个人去了登记处,周泽楷一头雾水地看着喻文州递给他一张表,低头一看,是份《结合誓约书》,周泽楷脑子里忽然就炸了。

签完字出来,周泽楷还是有种莫名的不真实感,不自觉地就牵住了喻文州的手,喻文州停下脚步等他慢慢缓过来,也不说话,就靠着墙,等着周泽楷。

没成想几秒后喻文州被周泽楷抱了个满怀,根本没有什么反应的时间,只听得到周泽楷在喻文州的耳边说:

“一辈子,我不会后悔的。”

少见地带上了第一人称,喻文州笑笑,手从周泽楷背后绕上来拍了拍他的肩,说:

“好,我也是。”

 

他拥抱着他的白昼,他的光,黑夜最终无声地退了场,他们从此将再无顾忌地行走于白昼之中——

是为昼行。

 

19

 

“我是在一个下着暴雨的夜里发现他的,那时候他抱着索克萨尔缩在我家门口的屋檐底下,索克萨尔饿得一直喵喵叫,他就把索克萨尔抱得紧紧的,自己身上湿了大半,索克萨尔却半点水都没沾着。”

“我记得那年他九岁,我十岁,两个孩子和一只黑猫一起住在那个小房子里面,刚刚好。”

 

“今年他快四十岁了,我还没四十一岁,我们还住在一起,但换了更大更敞亮的房子,准备再领养两只黑猫,一只叫索克萨尔,一只叫一枪穿云。”

“那样刚刚好。”

 

THE END.

 

这篇开始是个极限头脑风暴脑出来的脑洞,一页半的纸上除了一部分不知道算哪个学科的鬼扯理论,最先定型的就是开头00的那段话,回头看看还是很喜欢,捧脸【揍】

以前写的都是短篇,也不是没尝试过长篇,但到了第四章就一定没下文了,所以写到现在对我来说已经算是一个奇迹了,而且每次最想写的都是番外,这篇能完结想想也真是不可思议……

期间经历了挺多波折,虽然都是我个人精神原因,好几次心累到想弃坑,最后还是乖乖打开文档码字,写故事的时候能完全忘记现实的有些事情,实在是一种解脱。当然波折也包括了我漫长的爬墙史,从各类偶像番到舞台剧小演员,前几天还爬去看了假面骑士简直……写最后这里之前刚看完月歌舞台剧,糖吃到撑,嗝屁【不快醒醒你还没买梦见草没买lunalive】

非常感谢一直以来支持我的人们,没有你们我估计早就死在某个墙头上了

特别要感谢my老大my鸟my寒my串串烧们my歧途my室友,药爱死你们了

还有从新建文档时期一路点红心的姑娘们,你们是天使

 

大概就这些吧,番外过两天发。

我去看月舞台了,hajimeLOVE!!!!!!!

评论(9)
热度(78)
©kKusuriI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