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号开了干嘛来着

【周喻】昼行 17

赶个生贺末班车…………

有急刹车,大家记得系好安全带

【周喻】昼行 16 前章←,本章5500

 

我走了不要太想我。

 

17

 

天文馆任务结束后,轮回和兴欣各自留下了一部分人在蓝雨处理后续,还因为蓝雨的哨兵们迁怒不得不接下了更多的工作和单练要求——于是这几天除了蓝雨食堂之外,训练场成了最热闹的地方,约架的各塔哨兵围满了训练场三圈都不止。

比起底下人的闹腾,医疗塔则更安静,只偶尔有各塔的人过来探望。

时间回到任务结束当天,黄少天被徐景熙强行按在床上静养了两天,周泽楷和叶修也被塞去全身检查,江波涛和苏沐橙各自接受了医师的精神修复治疗,剩下的其他人也得到了充分的休息——特别是喻文州。

喻文州这次受到的精神创伤可不比他上次卧底潜入的时候轻,上次的伤更像是急性病症,精神力恢复后辅助一定的药物就能治愈,可这一次……

精神结合被强行毁坏,陷入混沌后又强撑着走出来,紧接着又是深入黑暗哨兵精神领域进行引导,不如说他还活着都是个奇迹,才上救护车没多久就晕了过去,把周泽楷和徐景熙都吓得不行,赶忙叫来了隔壁的安文逸紧急救护。

等安文逸从喻文州的精神领域脱离的时候,距离他们回到蓝雨已经过去了十个小时,如果不是蓝雨刚补齐新的向导素类似物,面对长达十小时的精神潜入,安文逸也差点醒不过来。

这回周泽楷没能守在喻文州病床边,尽管喻文州的情况已经趋于稳定,可徐景熙和安文逸都不让,死推活推生拉硬拽地把人赶出了病房,结束检查的江波涛则把他拖到了方明华那里接受全身检查,完全不给周泽楷开口拒绝的机会。

检查到一半,周泽楷本打算趁叶修还没结束上一项的空隙跑去看眼喻文州,却没想到半路被黄少天撞了个正着,又被强行扭送了回去,坚决不给他打扰喻文州的机会。

周泽楷很郁闷,但更多的是担忧和愧疚,几乎没有什么勇气去反抗把他推来检查的那几个人。

怀着满腹心事做完了检查,周泽楷的脸上还是一副失落的表情,各回各处的路上,叶修实在看不下去周泽楷这个样子,扯了些有的没的讲讲,拐过几个周泽楷不熟悉的拐角,干净利落地拍了下周泽楷的肩,一言不发就走了。

周泽楷不明所以,抬眼看了看最近的病房号,便站在原地不敢再往前一步。

是喻文州的病房。

他低下头,默不作声地靠住身边的墙,苍白的灯光投出一截影子,周泽楷伸出手,按在胸口病号服下的那枚子弹上,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现下已是深夜,医疗塔里的人基本都睡下了,该回别的住处的也都离开了这里,窗外一片漆黑看不见星星,走廊里苍白又安静,只有周泽楷站在病房门前,像是要站到形销骨立为止。

他还记得索克萨尔告诉他的那些事,也记得检查时叶修告诉他关于黑暗哨兵觉醒的事,这些既成的事实塞满了他的脑子,让他不敢轻易接近喻文州所在的地方,要是影响到精神的恢复怎么办,要是喻文州因此醒不过来了怎么办,要是……

周泽楷很害怕,他又想起几个月前见到喻文州的那个雨夜,那片星幕,而据叶修所说,他现在还没能完全控制已经产生质的飞跃的精神力,轻举妄动的后果谁都说不清。

可是,即便理性再三强调他要远离喻文州,他的内心也无法完全服从。

好歹,给他一个确认喻文州平安无事的机会,一眼就好,只要确认了,他一定转头就走,绝不回头。

不知道这么呆愣着站了多久,周泽楷还是下了决心,无言地离开了。他的影子渐渐被拉长,又渐渐缩短,最后停在电梯前,显得那么寂寥。

喵……

极细的猫叫声传到周泽楷的耳朵里,分神去细听,却再没听到下一声,就在周泽楷几乎要以为是错觉的时候,一枪穿云抱着一只小黑猫出现在了周泽楷身边,把周泽楷吓了一跳。

周泽楷向一枪穿云投去疑问的眼神,一枪穿云抿着嘴,挨了那只猫两记猫拳,黑猫又喵喵咪咪了两声,跟着就惨兮兮地瘫在了神枪手的怀里。一枪穿云动了动胳膊,给猫换了个更舒服的位置,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地抬起头对周泽楷说:

“你进去看看吧,喻文州在找你……索克萨尔说没关系的。”接着又被猫挠了一下。

周泽楷愣了两秒,盯着一枪穿云看了会儿,又顺着一枪穿云的眼神示意将视线转移到小黑猫的身上,黑猫瘫在那儿,背对着周泽楷,好像不希望被周泽楷看到正脸似的,于是一枪穿云非常配合地挠了挠黑猫的脖子,黑猫下意识翻了个身,刚巧是周泽楷看得到脸的角度。

周泽楷恍然大悟,接着狠拍了一下一枪穿云的肩膀。

“知道了。”

说完转身大步流星地离开了电梯间,一枪穿云抱着猫被甩在他后面,小声地和黑猫说:“满意了吗?”语气里是掩饰不住的不满,黑猫舒舒服服地瘫在一枪穿云怀里,小小地“喵”了一声以示嘉奖。【注:私设黑暗哨兵的精神向导可以在现实世界里拥有实体。】

走廊依然安静,周泽楷的心跳却让他的世界无法平静,耳边依然重复播放着方才一枪穿云的话,周泽楷的步子越来越快,不一会儿就回到了那扇病房门前,伸出的手犹豫了两秒,还是打开了这扇门扉。

门里一片黑暗,只有仪器上跳动着的四排数据闪着细微的光,喻文州躺在中央的病床上,呼吸平静,却依然没有醒来。

空气里是医疗区特有的消毒水味,夹杂了一点残余的血腥气,和一点微弱到无法辨认的奇妙气息,周泽楷小心地关上门,轻手轻脚地来到了喻文州身边坐下,刻意压制了自己的精神波动,生怕一不小心影响到病床上的人。

他的视力比上次好了不知道多少,几乎全黑的环境下也看得清喻文州的脸,是有些憔悴,但已经比刚回来的时候好了很多了,生命体征恢复了正常,不再需要呼吸机的辅助。多亏了安文逸。周泽楷也不得不感慨叶修手下这个医师的厉害,用药精准,精神力也是一等一的好,假以时日,怕是也能成为像张新杰那样受人仰仗的医师。

改天得去谢谢他。周泽楷暗自想,又很快意识到这行为的不妥——有些名不正言不顺,毕竟他现在和喻文州失去了精神结合的连结,最多算是有过合作的搭档,以后说不定没什么机会再合作,他又去谢别人什么呢?

仿佛一切都回到了初始的原点,回到了他们重逢的那个时候,雨中的他站在精神屏障之前,一步都无法向前迈出……何况喻文州这次的情况,大部分都可以算作是他周泽楷害的。

双手不自觉地合在一起,周泽楷低下了头。一枪穿云把猫放在喻文州枕边,看了眼自己的主人,想说点什么,纠结了一会儿还是闭了嘴,消失了。

世界一片黑暗,周泽楷不知所措地守在喻文州身边……他不想走。

他不想离开喻文州,哪怕他们不再有连结,他也依然希望能陪在喻文州身边,和这个人在一起。

什么答案或者回答呼之欲出,而床上骤然出现的不一样的动静打断了周泽楷的思绪,他转过头去,正遇上喻文州的眼睛,眼底带了水光,像是刚刚睡醒一样。

周泽楷愣在那里,一动不动,喻文州喊他“小周”,无奈嗓子哑的不行,只好勉力伸出手,周泽楷一时慌了,下意识就俯身压住了喻文州一边的被角,另一只手压在枕头上,一抬眼,喻文州正眼里含笑地望着他。

子弹项链从宽大的领口滑出,链子刚刚好搭在喻文州下巴边上,子弹则落在了锁骨上。喻文州从另一边的被角伸出手,顺着链子摸到了那枚子弹,还带着周泽楷体温的子弹。

周泽楷不敢轻举妄动,就这么看着喻文州碰到了那枚子弹,缓缓地拿起来,再移到唇边,垂下眸轻轻吻了一下,再抬眸看向周泽楷,一言不发地笑了。

周泽楷的脑子轰地一下白了,全身的肌肉都紧绷了起来,更是一动都不敢动,注意到的时候,喻文州已经放下了子弹,单手绕到周泽楷的颈后,挪了挪身子用另一只手撑着,自己往前凑的同时,也把周泽楷拉向他自己。

嘴唇上传来的触感把周泽楷空白的脑海填满,他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这是个吻,却犹犹豫豫没有回应,虽然这并不是他们第一次在现实世界里亲吻,可喻文州并没有给他更多的时间去想别的。唇缝被舌尖细细地描摹,其中意味不言而喻,周泽楷再次感受到了那种他无法辨认的气息,于是他收回压住被角的那只手,转而搭在喻文州背后,让两个人贴得更近,继而放下一切心事吻了回去。

舌尖相碰的那一瞬,那气息穿透他的味觉、触觉,乃至嗅觉,毫不留情地席卷了他的全身上下,某种无法言喻的热度紧随而至,喻文州干脆连另一只手也一并绕到周泽楷颈后,细细地抚摸着他的发尾,再直截了当地往后一倒,给了周泽楷攻城掠地的足够空间。

这一吻结束,喻文州喘了好一会儿,周泽楷双手撑着,盯着喻文州看了半天,腾出一只手取过旁边的水杯,自己喝了一大口,再给喻文州细细地哺过去,冰凉的水有那么几个瞬间平复了那莫名的燥热,却又在某些瞬间变成了火上浇的油。

好在周泽楷的自制力也有了提升,喻文州嗓子不再那么干之后,他问:

“结合热?”

喻文州喘了两口气,笑笑,“是有点。”又平复了一下呼吸,喻文州反倒问周泽楷:“黑暗哨兵有哨兵素吗?感觉有种奇怪的味道……”周泽楷想了想,说:“没有……不知道。”喻文州又想了想,似乎明白了什么,又起身吻了下周泽楷,“可能……是我的向导素。”周泽楷没明白,喻文州就躺下接着给他解释。

“索克萨尔跟我说过,向导天生对哨兵就有吸引力,联盟里说的匹配值,其实是哨兵对向导的向导素的需求水平,和需求类别……等级越高的哨兵对向导素的需求就越少,所以……嗯……”

喻文州话还没说完,周泽楷就俯下身吻住了他的耳垂,最后的半截话愣是没说出来,不过就算不说出来,周泽楷也懂了。

黑暗哨兵觉醒后对向导素的需求无限趋近于零,而喻文州是无法散发向导素的向导,周泽楷是已经完全觉醒的黑暗哨兵,他们之间的吸引力已经不是普通哨兵向导之间的程度可以比拟的了,所以事实上,现在的周泽楷完全有足够的生理条件感知到喻文州无限趋近于零的向导素。

黑暗哨兵极端敏锐的五感也好,不可言说的第六感也好,怎么解释都没有关系,因为周泽楷现在只记下了一个结论——

他终于感受得到喻文州了。

这是比结合热更无法摆脱的致命吸引,周泽楷的吻越发往下,扯开了喻文州的领子,留下深深浅浅的吻痕,手也安分不到哪里去,被子被堆到一边之后,三下五除二就解开了病服的系带,皮肤温热的触感模模糊糊地唤醒了周泽楷被结合热和生理需要淹没的理智——喻文州可还是个病号。

“……”周泽楷停下了动作,沉下眸不知道在想什么,喻文州眼下正被撩拨出兴致,见周泽楷这样,想了想,也猜出了个大概。

“就猜到你会想这些有的没的……”接着伸手扶着周泽楷的肩坐起身来,一片黑也懒得拉衣服,更不给周泽楷反应的时间:

“大多是精神上的伤,身体没问题,你不用担心。”

“……是不是我上次说的还不够明白,还是你忘了我说过什么……”

“那我就再说一遍。”

喻文州凝望着周泽楷,缓缓开口:

“我从很久以前,就喜欢你了。”

“这和有没有精神结合没有关系,和你是不是哨兵或者我是不是向导都没有关系。”

“我喜欢你,周泽楷,作为喻文州这个人,喜欢你。”

 

温热的手掌抚摸在自己的脸颊上,周泽楷看着喻文州慢慢地凑近自己,轻轻地在他唇上印下一个吻。

仿佛因这一吻再生了全身的发肤,身体的每一寸都狂喜到几乎战栗,周泽楷再也说不出别的话来,只抱紧了喻文州,用尽全身的力气珍重地收紧手臂,连吐息都带了小心翼翼的意味。

何其有幸……

何其有幸。

一瞬之间像是回到了十几个小时之前,同样黑暗的空间里,同样是这个人,走过了他所不知的万水千山来到他的面前,从未抱怨一路的艰难跋涉,只一如既往地向他伸出手……又像是回到了最初相遇的时候,一间老屋,两个孩子和一只猫……

周泽楷合上眼,极力克制着自己几乎想把喻文州揉进自己血肉的欲望,也许是结合热的影响,也许又和这环境无关,贪欲在他的脑子里深深扎根又接着疯长,让他根本不想放开喻文州。

哨兵也好,向导也好,本能什么的都统统见鬼去吧。

他周泽楷喜欢喻文州。

他爱喻文州。

 

可能是周泽楷觉醒后的哨兵本能对喻文州产生了影响,喻文州的结合热指数渐渐降了下来,而周泽楷虽然不再顾忌之前的事,但终究要考虑到两个人的身体状况都不太理想,最后只得互帮互助解决了生理需要。等平静下来之后,注意到的时候两个人已经建立起了新的精神连结,而这个连结一开始只是一条极细的精神触须而已。

在哨兵向导的世界里,肉体的结合一般只发生在确定了关系并且已经精神结合的哨兵向导组合身上,因为这样的结合对他们而言等于定死了今后的未来,哨兵很难接受其他向导的辅助,而向导也很难成功链接上其他哨兵,尽管两个人的能力都能更上一层楼,可一旦在战斗中一方死亡,另一方承受的就是几乎灵魂被活生生撕裂一般的痛楚,几乎无法从这种剧痛中存活下来,就算活下来了,精神领域也被废得差不多了,等同于废人。

所以在退役,也就是觉醒本能消失之前,哨兵向导不会轻易和决定的对象发生肉体上的关系,顶多精神结合,虽然也不乏特例……但人终究是厌恶风险的生物。

不过周泽楷不是会顾虑这么多的人,况且他现在已经成为了限制更少的黑暗哨兵,会顾忌的事情,大概也只剩下喻文州的意愿了。

 

最后周泽楷还是留宿在了喻文州给他空的半张床上,第二天把他叫醒的是查房的徐景熙,蓝雨的医师显然不是另外一个大心脏的哨兵,见到自己家首领和斜对面家首领同床共枕还是有点受不了这个刺激,再加上两个人明显没整理过衣服,某些痕迹还是露了一点。

徐景熙风中凌乱,硬着头皮记下了仪器上的数据,发觉波动周期不大对又下意识推算了一下,然后更加凌乱了——这个影响参数值,是精神结合成功的标志……

默默收起圆珠笔,徐景熙闭紧了嘴赶紧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颤抖着手取出终端,气若游丝地在蓝雨哨兵单独的联络站里发了句语音。

随后,蓝雨塔训练场,爆满。

黄少天被徐景熙按回床上养伤,无缘盛事。

 

因为注射过治疗和修复药剂的关系,喻文州再一次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三天的凌晨,周泽楷搬了张椅子睡在他床边,身子趴在被子上,安安静静地。

喻文州还没有周泽楷那么敏锐的五感,看不清什么具体的东西,倒是看到枕边的终端一直闪着光,不知道是谁什么时候传来的消息。小心地侧身伸手,好容易够到,还好没惊醒睡着的周泽楷,喻文州盯着那团黑影看了会儿,这才打开终端。

消息一共五条,训练场战绩报告,微草的任务报告,雷霆的数据解析报告,还有江波涛发来的简讯,不过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果然还是一小时前才收到的,来自联盟的行动指令。

喻文州沉默了很久,深呼吸之后,打开了文件。

他有预感,这次,大概就是最后的收官之战了。

 

TBC.

 

安定地收尾——————

下回打死我也不要搞这种背景了,打斗写的想死…………

修文更想死【。】

评论(7)
热度(54)
©kKusuriI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