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号开了干嘛来着

【周喻】昼行 16

我流。

正在收尾,正在修文,有几个点非常纠结,三次还忙,慢更。未来有两三个活动用短篇更新。

这章走了不少精神领域的东西,字数4393,没爆,起飞失败

且看且珍惜。前章【周喻】昼行 15

 

 

16

 

黑色从纯白世界的边缘侵入,渐渐晕出了深深浅浅的灰,白雾变得深沉,周泽楷站在世界的中央,闭上了眼睛。

黑暗倒灌进这方寸的领域,湮灭了一世界的混沌。

在这永无尽头的死寂里,最先出现的是流动的风,准确一点说是空气流过皮肤表面产生的感觉,手背最先感知到这一变化,继而是四肢和身体暴露在外的伤口,无孔不入的风唤醒了周泽楷的触觉——呼吸时空气的流动,体温的散失,衣物的细纤维……温感随之苏醒,右手手心传来滚烫的感觉,周泽楷下意识抽回了手,又后退了一步。

重物落地的震动唤醒了听觉,从地面传来的喘息声,从身后不远处传来的脚步声,还有更远处的呼吸声,和周泽楷自己的呼吸声……浩如烟海的声波震动透过鼓膜席卷了全身,周泽楷几乎无法维持站立的状态,下意识伸出手去扶住什么,却又被手心传来的剧痛逼回原位,勉力支撑着。

噪音充斥了整个黑暗空间,周泽楷不得不双手捂住耳朵来阻止噪音的入侵,却收效甚微,刺耳的声音依然在攻击着他脆弱的听觉,仍然处于混乱状态的大脑无法为他分析这些声音的来源和成分,更无法过滤,他只能承受。

极端的吵闹和极端的剧痛混杂在一起,几乎要把他逼疯。无边无际的黑暗里没有救赎,他只好抱紧了脑袋想要停住这些嘈杂,却毫无效果。

求死的念头渐渐从嘈杂的缝隙中挤出,慢慢汇聚在一起,悬在天顶,只等他跪下双膝的一刻,去结束这永无尽头的折磨。

一根细小的精神触须从黑暗的一角探出头,左绕两圈,右绕两圈,没有受到任何阻拦,于是这根触须小心翼翼地爬进了这片黑暗里,像是倾尽了一腔孤勇,誓要在这片空无一物的虚无中找到什么。

它必须找到什么,而它最终找到了,黑暗里没有时间概念,当它终于缠上那个存在的小指的时候,已经不知道过去了多久。小小的光点从尖端逆着触须回到了最开始侵入的地方,紧接着两根新的更粗的触须顺着细小的触须攀附而来,之后是三根、五根……一线的光亮渐渐扩展开去,拼凑成了一条铁索粗的险径,亮着星星点点的光。

 

“咳……咳。”

现实里,喻文州跪在地上,喉咙里一股子血腥味,却还挺直了腰撑着脱力倒下的周泽楷,小腿边插了把沾血的匕首,墙边还倒了个黑暗哨兵。

喻文州连个苦笑都扯不出来,因为方才周泽楷骤然爆发的第二波精神波动的缘故,这下手臂抖个不停,几乎是全靠肩部力量撑住的,他抽空看了眼后面,叶修他们应该是撤到过道里了,刚才的通讯他一个字都没听清,只能勉强推测一下。

在黑暗哨兵觉醒期间搭一条连通精神领域的通路实在是太困难了,光是接近都费劲得不得了,要不是那波精神波动打碎了周泽楷无意识建立的屏障还顺便帮喻文州削弱了威力,靠喻文州现在这个状态还真撑不过去。

那个黑暗哨兵就是在这个时候被震昏过去的,喻文州缓了缓又继续往周泽楷这边走,才走了两步就看到周泽楷发了疯似的一下扶墙一下抱头……看得他心里滴血似的疼。

好在喻文州在周泽楷倒下之前赶到了,接住了周泽楷。

这才有了让喻文州进入周泽楷精神领域的机会,而喻文州自己也算不清到底花了多久才在漆黑的虚无中找到周泽楷意识的所在。

喻文州还是有些支撑不住,精神力的损耗实在超出他的预料,连带着身体的负担也重了几倍,这下他是彻底跪下了,可他还是没让周泽楷倒下,向导的直觉告诉喻文州,现在最好不要再增加周泽楷五感的负担,哪怕是昏迷状态,谁也无法确定他的感觉是否保持着苏醒。

周泽楷的呼吸渐渐趋于稳定,喻文州的心却还悬着,眼下已经没了别的方法,刚才辛苦搭就的险径是唯一的出路,喻文州调整了自己的呼吸,闭上眼睛,沉入自己的意识深处,在星海的底部找到了那个与众不同的微小光点。

他伸出手,下一刻便站在了险径之上,脚下是窄如铁索的路,身边尽是深不可测的黑。

又是一场艰难跋涉。

 

与此同时,叶修见到情况有变,很快呼叫了援助,趁两个半黑暗哨兵都动弹不得的时候为他们送来足量的镇静剂和麻醉剂,等一个合适的机会向两个黑哨注射,也能为喻文州和周泽楷解除后顾之忧。

他们的目的一开始就没有活捉这一项,但其中一个在战斗的最后关头恢复了神志,那么这一个就有带回联盟审讯的必要,至于另一个……就算是黑暗哨兵,激战后没有向导的疏导和修复,死是迟早的事。

只是目前还没有人有勇气经过周喻两人身边,危险系数太大,哪怕是叶修都不敢轻举妄动,所以剩下的四支药剂只能等周泽楷成功觉醒后再给墙边的黑哨使用,至于那之后还剩下的两支……只能用在万不得已。

苏沐橙和唐柔被叶修和黄少天联手赶了回去,留下几个大老爷们守着里面的两个人,黄少天焦躁的不行,却还是收住了一切冲动,静静地守在过道里。里面的两个人,谁毁了,对联盟,对塔,都是不小的冲击,何况蓝雨只有喻文州一个向导,而轮回也只有周泽楷一个王牌。

废弃的天文馆里安静得不像话,叶修有些后悔没带着烟在身上。

 

已经不知道在这黑暗的空间里度过了多长时间,周泽楷的意识才有了一点恢复的迹象,他慢慢睁开眼睛,眼前却还是伸手不见五指。四周没有任何着力点,周泽楷这才意识到自己似乎处于一种类似于漂浮的状态……在他自己的精神领域里。

这样的场景让他莫名生出怀念的感觉来——他似乎经历过差不多的事情。

只可惜他再想不起别的具体回忆来,勉勉强强能活动自己的身体,可努力了很久,也找不到站立的地方。他依然无法控制自己的精神领域。

这个无力的认知让他渐渐焦躁,一时间身边的空间都有些扭曲。

就在他烦躁不已的时候,右手小指上传来了细微的拉扯感,虽然只是一瞬,周泽楷还是发觉了——这个空间,他的精神领域里似乎不只有他自己存在。

左手小心翼翼地摸上自己的右手小指,如线般纤细的奇妙触须缠绕在那里,正小幅度地震颤着,似乎富有一定的规律……像是谁的脉搏,又像他自己的心跳。

是谁呢……周泽楷下意识地想着,手指无意识地搭在触须上,全心全意地感受着那意义不明的震颤。

时间依然马不停蹄地流逝,没有平静多久的周泽楷又一次焦躁起来——他有些等不及了。

死寂的黑暗早已磨灭了他所有的耐心和时间观念,如果对方迟迟不到,那么他就自己去找,去接,去迎——他想知道那是谁,是谁肯在他只有触觉和听觉苏醒的时候来寻找他?

是谁还没有放弃他?

可惜他的精神领域没有传声介质,而对方似乎还在千里之外,触觉只对小指上的触须有感知……

那么,周泽楷想,就打开更多的感官吧。

血腥气夹裹着尘土的气味随之而来,环绕在周泽楷的身边,钻进他的口鼻,他只愣了一下,便大跨步地逆着震颤传来的方向走了过去。

这个气味意味着危险,向他走来的那个人说不定正处于危险之中,这一新认知让周泽楷无法再待在原地哪怕一秒,他的脚步越来越快,凭着触觉和嗅觉地朝着黑暗里的某处快步走着。

他相信那个人就在那里。

触须自从周泽楷开始前进之后就不再传来震动,周泽楷有点慌了,尽管血腥味依然很重,却无法为他提供更多的信息,想了想,周泽楷干脆摸黑跑了起来,也不管自己的视觉还没有恢复,他只想早一点到达那个人所在的地方,早哪怕一秒都好。

他不知疲倦地奔跑了很久,在几乎精疲力竭的一刻迎面撞上了什么人,明明没有传声介质,他却听到了谁的声音——

“周泽楷?”

无比熟悉的频率、强度和音色组成了他的名字,周泽楷站在原地,忽然不知所措起来,浓重的血腥味几乎盖过了尘土的气息,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察觉到的时候双手正不住地颤抖着,连向前伸出去的勇气都没有。

黑暗放大了他的恐惧,几乎让他无法站立,就在他尝试发声的时候,脸颊上传来了冰凉的触感,像是谁的精神触须,又像是谁的手掌,明明触觉已经敏锐到连风都会带来剧痛了,可他却不觉得疼。

“终于找到你了。”

和刚才一样的声音,里面还带了点如释重负的感情,周泽楷明明想不起来这声音的主人是谁,却意外地心安,于是他颤抖着伸出手,凭着直觉抚上那个人的脸颊,接着摸到鬓角的头发,再到刘海,额头,五指张开碰到了那个人的眼睑,鼻尖,嘴唇,最后划过下巴。

周泽楷不由自主地嘴角上扬。

他知道是谁了。

于是他睁开了眼睛,黑暗在这一瞬之间尽数消散,取而代之的是漫无边际的白,石块和木板从脚下升起,搭成了一片废墟和一间老屋,枯树在废墟前显出身姿,蔓延开一望无际的绿草,风从纯白的尽头徐徐而至,涂满了一整个天空的纯净天蓝。

而那个人站在他的面前,手里抓着一根极细的精神触须,疲劳让他看上去有些憔悴,但他的眼睛却有周泽楷无法忽视的光。

是喻文州。

世界上所有的词句都失去了光彩,周泽楷看着眼前的人,只说得出两个字:

“文州。”

他情不自禁地抱紧了喻文州,颤抖着闭上了眼睛,仿佛至宝失而复得,仿佛挚爱破镜重圆,让他想用所有的感官去确认眼前之人的存在,甚至将这个人彻底禁锢在自己的领域,这一辈子,乃至下一辈子,都不要再和这个人分开。

背上传来温和的触感,喻文州也回抱住了周泽楷,他拍了拍周泽楷的背,轻声说:

“小周,我们回家吧。”

云卷又舒,风起又停,周泽楷几次张口,过了好久才用自己干哑的嗓音说道:

“好。”

 

——你是我行于黑暗中时,唯一的白昼。

 

意识先回到现实的是周泽楷,勉力睁开眼睛的他刚看清身边情况就被吓了一跳——到处都是建筑物墙壁或者楼梯或者别的什么部件的碎块,至于他自己——正压在喻文州身上——吓得他赶紧坐到旁边。

血腥味依然存在,他先看了看喻文州,除了腿上和手臂上被尖利的碎块划伤的伤口之外没有别的重伤,反倒是他自己伤的比较重,身上好几条口子,都不知道怎么弄出来的。

喻文州也醒了,周泽楷见状赶紧过去扶,似乎是有点头晕的症状,不过喻文州表示没问题。还没来得及说点什么,黄少天先冲过来了,手里攥着四支针管,先瞟了一眼周泽楷,有些懊恼地往前跨了两步,毫不留情地把针头捅进了墙边还昏着的那个黑暗哨兵手臂,咬牙切齿地啐了一声。

叶修也跟着到了这边,问了喻文州和周泽楷的情况,等黄少天处理完这边的黑哨,另一边处理另一个的江波涛也结束了注射,到了周泽楷他们这边会合。

“都没事,咱们回去吧。”叶修说道,没有多余的交流,黄少天顶着周泽楷死盯着的压力扶起了喻文州,让喻文州单手搭在自己身上,又朝周泽楷喊:“看什么看,大爷我在帮你,别以为觉醒了黑哨就了不起,让你来我还怕你先摔了呢。”

“走吧少天。”喻文州发话了,临了还给周泽楷递过去一个安心的眼神,周泽楷心里不太舒服,握着江波涛伸出的手站起来,身形跟着晃了两下,就没什么大问题了。

但也和黄少天说的一样,现在这个状态,他自己都有可能摔,还是安分一点吧。

他又扫了一圈周围,两个精神向导都已经消失,而那两个黑暗哨兵都失去战斗力昏了过去,按叶修的说法有一个会被带回去审讯,另一个由着自生自灭,总之任务还是完成了,虽然代价还是有够大的,一对S级哨兵向导都差点折在这。

走出天文馆的时候竟然已经到了下午两点,明明是一大早就出发的,太阳正是刺眼的时候,周泽楷抬手稍微挡了一下,见喻文州被送上救护车就跟着蹭上了车,速度快到黄少天目瞪口呆根本来不及阻止,直到被叶修捅了一肘才回过神来,还没说话呢,叶修先笑了。

“那就是正常觉醒的黑暗哨兵,怎么样,厉害吧。”

“卧槽?!你的意思是说,周泽楷他……”

“沐橙?沐橙啊!喻文州养的那只猫呢,记得待会儿送过去啊,别撸猫了那只猫会打人……哎你别不信……”

 

G市天文馆据点任务,完成。

 

TBC.

 

持续求评论,下章感情线走得多,进度快的话大概会有第二次精神结合

谜都解完了,估计也不剩多少人追

……短篇该怎么写来着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