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号开了干嘛来着

【周喻】昼行 15

我流……总之我流,懒得多说了

本章5243,前章【周喻】昼行 14

终于要打完架了,最后的BOSS战不会有这么激烈,因为要收尾了【。】

沉迷文豪与炼金术师,大家再见我去赌书了

 

15

 

精神结合的纽带被活生生扯断是一种怎样的感受?

极致的剧痛,从脑干到大脑皮层的每一个神经元都为这剧痛嘶吼,震颤,哀嚎,精神领域的每一寸空间都被扭曲,撕裂,重组,没有人能在这剧痛下保持完整的神志,更无法有效地修补精神损伤,于是哨兵陷入狂化,向导坠入混沌……

仿佛失去挚爱后的自我了结,丧失神志的前一刻还在伸出手渴求无法企及的救赎,下一刻却是绝望至极的自毁。

只求生命终结之时,能在灵魂黑洞之前与挚爱的那个灵魂重逢,从最深的黑暗和最苦的疯狂中得到最后的拯救。

 

可惜这套理论对周泽楷不适用。

狂化前的剧痛早已随着精神纽带的彻底断裂消失的一干二净,他也从那个哨兵的精神攻击上得到了信息。

对方不是想要喻文州的命,是想要喻文州的人。

是的,眼前那个即便陷入缠斗也不肯将视线移开的黑暗哨兵,在疯狂渴求着喻文州这个向导个体,甚至不惜用身体受到伤害作为代价将更多的精神力一股脑全砸在他视为眼中钉肉中刺的精神纽带上。

精神纽带如愿断裂,剧痛随之停止,抱着已经昏倒的喻文州,周泽楷望着那个黑暗哨兵,暗自咬紧了牙关。

他无法原谅黑暗哨兵给喻文州带来的伤害,更无法忍受黑暗哨兵毫不遮掩的觊觎。

理智被爱欲和独占欲吞噬,他放喻文州躺下,毫不犹豫地强行切入了战圈。

 

那是他连拥抱的力度都要斟酌再三的喻文州,是他错过了七年才再次牵住手的喻文州,是他小心翼翼放在心尖上的喻文州……

 

除非喻文州醒来,否则恐怕没有人能阻止周泽楷了。

 

在没有向导辅助加成的情况下,周泽楷的速度却比之前喻文州辅助时还要快上三分,近身缠斗中,凭借多年战斗经验,竟然也和速度更快的黑暗哨兵几乎战成平手。

可这不是该高兴的事,周泽楷目前精神高度集中到了骇人的地步,攻击力和速度的骤然猛增都源于狂化这一几乎是注定自毁的状态,虽然周泽楷还有着一点敌我意识,但叶修等人也不敢靠近太多,只能在外部游离补上一些攻击,苏沐橙和江波涛则彻底退出战斗,尽全力在一旁和喻文州建立联系,希望能帮助他早一些从混沌中苏醒。

但两方的行动都起不了多少作用,周泽楷依然保持着战斗的高速,有就算把命拼上也要杀死对方的坚持,而喻文州这边则是两个向导都找不到精神领域中喻文州的所在,还差点被精神领域里几场毫无预兆的星暴砸伤。

解救陷入僵局,苏沐橙和江波涛在见识过喻文州的精神领域后根本不敢轻举妄动,而黄少天和叶修也很难插手周泽楷和黑暗哨兵的战斗——又快又狠,几乎可以说是一场残杀。

江波涛急得不得了,周泽楷是轮回的首领,是轮回的核心,可要是继续这样下去,谁都清楚狂化哨兵基本没什么好下场,外面游荡着的那些就是活生生的例子,谁都不希望周泽楷变成那样。

同样的,黄少天也焦心得很,喻文州是蓝雨唯一的向导,是他们蓝雨不可或缺的首领,哪怕是对精神摧残最大的围剿任务里,都没见喻文州像这次一样昏倒的情况,他抽出一眼的空隙瞟向喻文州的方向,还没醒过来,心里顿时咯噔一下。

叶修还在迂回着帮周泽楷补刀,唐柔则是越战越勇,苏沐橙不得不暂时回到战场辅助——不能出现第二个狂化哨兵,否则得不偿失。

可即便如此,也没有人放弃周泽楷和喻文州。

他们的精神向导——一枪穿云和索克萨尔——还依然坚守在自己的位置上,哪怕索克萨尔的身影正在一分一秒淡去,一枪穿云已然半跪在地,只要精神向导还尚存一分实体,那就证明他们的主人还有清醒过来的希望。

 

是的,还有希望。

 

只可惜没有人能阻挡时间的流逝,所有的坚持都会有尽头。

索克萨尔最先消失,黑色的咒缚随之消散,滞空的子弹瞬发,黑狼和少年依然被困在子弹的牢笼里。

苏沐橙的精神力早已到了尽头,补上空缺的江波涛到了现在也有些消耗过度,同时辅助三个哨兵带来的损耗实在太快太多,对哨兵而言也是如此,原本就经过了一场极度消耗体力的战斗,再为另一场强度相当的战斗辅助,要不是三人临时选择了一定程度的轮换,恐怕现在也没人支撑得住了。

至于呼叫救援,没人有足够的信心能保证救援一定成功,黑哨和S级哨兵的战斗不是随便什么等级的哨兵向导都能接近的。

最先侵入时还较为完好的大厅现在已经被摧残得几乎没什么好地,墙上全是弹孔和大小不一的坑,天花板更不可能幸免,通往二层的楼梯都被毁得残缺,可周泽楷还是没有停下来的意思,黑暗哨兵也没有,像是在拼命争抢着什么。

如果说起初周泽楷还知道自己的目的是什么,那么现在周泽楷则是除了战斗之外就是空空如也,什么都不去思考,只专注于和眼前同样疯狂的人战斗,不停地战斗,直到彻底分出胜负,你死我亡为止。

这一拳慢了,那么下一拳就提高速度,作为哨兵的五感极限一遍遍刷新,又一遍遍被打破,痛感被压制到几乎为零之后,谁还会去顾忌身体的伤害,精神彻底疯狂之后,谁又会去在意精神领域的崩坏?

黄少天已经跟不上周泽楷的速度了,体力也几乎耗竭,只能暂时到稍安全的地方喘口气,等呼吸差不多正常一点了,他才发现喻文州躺在离他不远的地方,毫发无伤。

黄少天扯起一个难看的笑,看了看还在战斗的周泽楷。“真是没救了……首领你要是再不醒,周泽楷恐怕真的要到灵魂黑洞那儿去堵你了……”

很快,一枪穿云也消失了,沐雨橙风和夜雨声烦很快赶来,依然死守着这边的少年和黑狼。

 

最终叶修和唐柔都放弃了周泽楷,五个人围在喻文州身边那块安全区暂时休整。

“我们首领还是醒不过来吗?”黄少天问,苏沐橙摇摇头,“他的精神领域太凶险,根本到不了更深的地方……我不确定。”黄少天偏过头咬紧了牙,“靠。”

“现在怎么办?”唐柔问叶修,叶修站着观望了一会儿周泽楷那边的战况,“三条路,一条,拖住周泽楷然后干掉那个黑哨……”“刚不是一直在试吗,根本插不进去,下一条。”黄少天插嘴,叶修没在意,接着说,“另一条,等周泽楷再撑一会儿,看他能不能也觉醒成黑哨,能的话,精神也会恢复正常,不能的话……”

“第三条,撤退,叫救兵。”

空气仿佛忽然寂静,江波涛和黄少天反应了好一会儿才明白叶修的意思。

“你是叫我们坐以待毙吗?!我靠,我不同意!凭什么我们非得等,觉醒黑哨多难概率多低我又不是不清楚!你要我在这儿干等着,我们首领还昏迷不醒,我不接受,不就是一战到底,他周泽楷能和黑哨打到现在,我黄少天不可能做不到,我去拖住……”

“黄少!”江波涛打断了黄少天的愤慨,黄少天正在气头上,哪儿肯被堵话,“都不许拦,大不了老子一个人去,不就再打一架,谁怕谁还不一……”“请允许我和你一起去。”

江波涛的话把黄少天搞懵了,“你、你说什么?”

“轮回不同意第三条,第二条可能性太小,轮回赌不起,所以我选择第一条,就算拼上这条性命,也要把首领带回来。”江波涛定定地看着黄少天,同为副首,黄少天当然理解江波涛话里的意思,他们都无法舍弃自己的首领,在战场上,与其保全自己的性命,他们更愿意为了大局将自己舍弃。

两人一拍即合,“好!辅助就交给你了!”“没问题。”

叶修没有阻拦两个人的行动,看着他们离开了安全区,唐柔也想加入,却被叶修拦了下来。

“就知道这俩会选这条……”叶修轻轻叹了口气,“拖点时间也好,不然一会儿黑哨觉醒,喻文州要是不在,外面的精神屏障恐怕撑不了多久。”

“叶修……”苏沐橙似乎有话想问,叶修示意她不用说下去。

“狂化本身就是黑哨觉醒的必要条件,只要最后的极限突破了,觉醒就是必然结果。”

“周泽楷的速度已经超过了那个男人,觉醒只是时间问题了,就怕他觉醒的时候没人能建立足够强的精神屏障,黑哨觉醒的精神波动可不是闹着玩的。”

叶修接通了通讯频道,和外围通了消息,让他们加强屏障,苏沐橙则坐在一边闭目休息,唐柔站在更外一点的地方,处理那些误飞来的攻击。

 

“我靠,周泽楷怎么还这么快!”黄少天退到一边闪开几个碎块,江波涛也跟着闪开,“比之前更快了,已经快要跟不上了。”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啊,外面那些狂化的可都不像他这样,还是说……真要觉醒成黑哨了?!”

这个猜想让两人都是一惊,黄少天咬着牙想了想,“不行,继续跟着拖时间也没办法抽出空打黑哨……江波涛?!”

黄少天思考时,江波涛忽然意识到了什么似的两步冲到黄少天身前,以最快的速度展开了精神屏障,黄少天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呢,精神屏障就碎了,江波涛也愣了两秒,而就是这两秒的时间里,两人的精神都受到了不小的冲击。

“那个黑哨,什么时候被周泽楷打趴下的?!”回过神来,黄少天只看到不远处周泽楷掐紧了黑暗哨兵的脖子直接按进了墙上的坑里,也不知道那个坑是不是方才这一按搞出来的。

“刚才的波动……”

没有给思考的时间,通讯频道里传来了叶修的指示:“就近隐蔽,第一波觉醒波动刚过去,还有时间。”“什么觉醒……你说的不会是……”“就是你想的,黑哨觉醒,别废话了还想活命就赶紧躲着去。”

 

君莫笑和寒烟柔姑且制作了一个能抵挡一阵子的屏障,苏沐橙也帮了把手,好好地把这边的四个人护在了屏障里,叶修见黄少天和江波涛也借助过道口隐蔽了起来,放下了心。

他低下头看着喻文州,“再不醒就来不及了……”苏沐橙也抿着唇满心担忧,似乎想起了什么往事似的皱紧了眉头。

 

——你赢了。

是谁在说话?

身边一片白雾,仿佛是从很遥远的地方传来的声音……周泽楷有些茫然地往前走了一步,却听到对方的痛呼。

——杀了我吧。

对方这么说,周泽楷不太明白话里的意思,不解地歪歪头。

——这边的世界太孤独了……他已经死了,我再也无法感受到他……

——我不知道那个人是不是他,他们的眼睛太像了……可眼睛相似的人太多了……那里的,向导,眼睛都一模一样……

——可我已经认不出来了……除了眼睛之外……我看不清所有人的脸,只看得到他们的眼睛。

——是我认错了人……我忘了……他已经死了……

——……请你杀死我。

周泽楷的大脑一片空白,不知道该怎么办,身体却下意识地往前……

而现实里,他掏出了腿上备用的匕首……另一只手掐住了黑暗哨兵的脖子,那个黑暗哨兵难得地露出了除了狠厉之外的表情,却是又哭又笑,大悲大喜。

——杀了我吧……

 

那不是喻文州第一次陷入混沌,作为向导,关于混沌的训练也做过无数遍了,只是这一次,他花的时间长了很多。

在那片虚无的白里没有喻文州熟悉的星幕,只有漫无边际的纯白,没有路,更没有路标,往哪里走似乎都是对的,但又似乎都是错的。

于是他向前迈出了第一步,紧接着无边无际的剧痛逼得他退回了原地。

他想起了混沌前他做的事——他借助最后的连接把周泽楷那边的剧痛和精神震荡都引到了自己的精神领域……连接断了,他就必须得把这些东西都消化了才行。

喻文州笑了笑,再次迈出了这一步。铺天盖地的痛和绝望将他淹没,而他依然挺直脊梁,默默地接受了这一切。

不知道过了多久,身体变得轻松了一点,喻文州试着迈出了下一步。

剧痛再次席卷了他——这是精神纽带被生生扯断的时候。

他就这样一步一步地往前走,一步一步地回收昏倒前的所有经历,因为这是离开混沌最快的方法。他不记得自己为什么这么急着回去,他只知道他必须尽快回去,为了……

为了谁呢……

脚步顿住,喻文州停在纯白的空间中,仔细感受着这一步里的温暖……

大概是为了不知道谁带给他的温暖吧……

他继续向前,身边的温度却越来越低,冷的他几乎无法前进,他想起曾感受过的温暖,忽然就很想回头看看,但他不能,在脱离混沌的这条路上,他不能回头。

“他叫周泽楷。”身后传来不知名的声音,喻文州没有回头,他觉得这个声音非常熟悉,却一时想不起来究竟是什么人。

“他是你的伴侣。”

“他不在你的过去……”

“他在……”

“喵。”一声猫叫格外突兀地出现,喻文州发现自己的脚边不知何时多了只奄奄一息的小黑猫,小黑猫仰着脑袋,眼泪汪汪地看着他,“喵……”还蹭了蹭他的裤脚。

记忆的碎片纷至沓来,喻文州愣了好一会儿,又花了一点时间把碎片按时间顺序整理好,白雾开始消散,黑猫也彻底瘫倒在了他脚边。

他记起来了。

喻文州抱起黑猫,手掌温柔地抚摸着,“谢谢。”

“喵……”

他转身,朝着白雾消散后的一片漆黑里飞奔而去。

他要找的人不在他的过去,给他温暖的人不在他的过去,那个人好好地活在他的现在,活在他看不清的未来之前,在白雾和黑暗的交界处……

喻文州站在黑与白的分界线,抱着那只黑猫,义无反顾地朝深不见底的黑暗里跳了下去。

再次睁开眼,他便回到了现实。

喻文州醒了。

 

“咳……”

轻微的咳嗽声让叶修的注意力回到了屏障内,果不其然,喻文州醒了,苏沐橙听到声音连忙来到喻文州身边,两人合力帮喻文州坐起身来,这才注意到一只小巧的黑猫正睡在喻文州怀里,还没来得及问什么,喻文州先开口问了。

“小周呢……”

“黑哨觉醒刚过去第一阶段,意识沉睡,五感消失,现在正要干掉那个黑哨。”叶修回答。

喻文州揉了揉自己的额角,“那还真是糟糕……”说着他把黑猫托付给了苏沐橙,抱着黑猫,苏沐橙感应到了什么,有些惊讶地望向喻文州,可这时喻文州已经站起了身,踉跄了两步,这才一步一步走出了屏障。

他踩着碎石前进,头晕还没有完全消退,这使得他的脚步不再稳健,可他依然凝望着那边,望着周泽楷的背影,眼神里却没有丝毫悲伤一类的负面情绪,只是这么看着,渐渐加快了脚步。

没有人知道他苏醒之前经历了什么,也没有人知道他为什么冒着性命危险也要去到那个人的身旁。

他想救他,仅此而已。

 

“放着他们不管,真的没关系吗?”苏沐橙担忧地抱着黑猫问道。叶修站在屏障里,看着眼前荒凉的大厅。

“也只能去相信了。”

 

假如我们忘记所有,仅仅记住爱也就足够了。

 

TBC.

 

最后一句实在想不出什么好句子就用了以前不知道哪儿摘抄的……

大概就是这样

希望周一能收到好消息

期待打架的可以冷静冷静了……最后的BOSS战一点都不激烈【。】

开始收尾啦~~~

评论(5)
热度(66)
©kKusuriI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