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辈子都不会再写周喻了。

【周喻】昼行 14

我流哨向,很不科学很不考据,尽量科学尽量考据

本章字数6549,快夸我 前章【周喻】昼行 13

爽到飞起,大家吃好喝好

有感请务必评论,么么哒

 

14

 

两天的磨合结束,黄少天姑且算是忍下了一口气,没再对周泽楷发难,交过几次手了解了实力,黄少天也承认周泽楷的强大,勉勉强强觉得这个后辈稍微配得上他们蓝雨的首领了一点。

喻文州和周泽楷的默契度提升飞快,刚开始还会被叶修和黄少天钻几个空子,后来渐渐能限制住黄少天,等两天的训练结束,连叶修都很少找得到他们配合中的失误。

 

一枪穿云的子弹被冰雨挡开,下一刻黄少天连忙闪身躲开索克萨尔的击魂术,夜雨声烦跟着三段斩限制住周泽楷的行动,沐雨橙风的卫星射线被诅咒之箭一一击落,没有来得及回防的夜雨声烦无法阻挡周泽楷和黄少天正面近身战,最终喻文州从周泽楷腰间取走没有被使用的另一把枪瞄准了被幽魂缠绕困住的苏沐橙,自己却也被沐雨橙风同时瞄准,无奈下索克萨尔取消了幽魂缠绕,迅速蓄力打出诅咒之箭引开火力。

战局的关键似乎转移到了两个S级向导的最终对抗上,苏沐橙保持着和喻文州的距离周旋着,谁料喻文州忽然放弃了苏沐橙,转而将精神力投向周泽楷辅助战斗,黄少天猝不及防被压制——胜负已分。

“这局我不服!再来!五局三胜!”黄少天特别不服气地叫嚣着,刚才这局是三局两胜中的第三局,周泽楷和喻文州这一组已经赢了两局了,可黄少天向来是好战好胜的主,不让他赢了基本没完,方才那局喻文州本来打算放水,却被周泽楷制止,他倒忘了,黄少天好胜,周泽楷更不是不好胜的人。

喻文州想,他这算不算舍命陪君子了?

“诶诶,黄少天你这是耍赖啊。”叶修从场外走了进来,“明天要刷的可是两个BOSS,今天消耗要是太大了,你是不是准备被我们几个抬着出来啊?”黄少天咬牙,“叶修你闭嘴!这是蓝雨的私仇,你别管!”“仇什么仇,人正主都没表示,你就消停会儿吧。”

黄少天正想呛回去,眼睛一瞟,喻文州正笑弯了眼看着他,忽然就背后一凉。

“好好好好好我不打了,我回去,我去吃饭,去睡觉,明天保证不迟到,行了吧?”

眼见喻文州还是笑,黄少天迅速离开了现场,苏沐橙在一边笑了会儿,也跟着出去了,说是看看黄少天情况,留下叶修和周喻两人还在训练场。

叶修见自己被两个人看着,觉得不对,“还愣着呢,吃饭了吃饭了。”说着摆摆手,自己先走了。

喻文州苦笑无言,周泽楷偏头过来问他,“去吃饭?”

“……走吧。”

 

战前总这么平静,反倒让人产生不好的预感。

 

到达郊区那座天文馆附近的预定地点时大约九点,天气阴沉的很,周围可见度虽然没问题,但总归人人心里都压着一块石头。

他们脚下的这片土地埋葬了数不尽的人命,更困住了无数游荡的灵魂,一片死寂中只听得到偶尔的脚步声,那是游魂的恸哭,他们失去了为人的意识,失去了最重要的存在,只能不停在这片土地上游走,企图寻找某个已经逝去了的人的一丝生魂,他们不知道什么是不可能,只知道一味游荡,朝着永远无法得到救赎的方向。

“通讯接管已完成。”戴着耳机的李远报告道,得到信号的兴欣小队迅速出动,在天文馆附近形成包围圈,一点点缩小范围,进行地毯式清扫。

游荡的哨兵都是十几岁的少年模样,衣服破破烂烂,沾满泥灰,眼神空洞到了极点,轻轻松松就被放倒了一片。按照叶修的指示,这些哨兵昏倒后交由蓝雨暂管,等天文馆处理完了再由联盟处理。

四十分钟后,天文馆周边清扫工作完成,蓝雨派出三个小队收容了这些少年,又过了二十分钟的时间,天文馆周边彻底被清场。轮回的向导小队紧跟着在天文馆外构建起足够强韧的精神屏障,在确认过强度后,负责一层的三组人员踏进了天文馆内部。

叶修带来的哨兵是唐柔,精神向导是战斗法师寒烟柔,这件事在前两天的磨合训练中就得到了确认,难得的,黄少天和周泽楷都认同了姑娘作为哨兵的实力,只是姑娘刚进联盟没多久,还没正式测评过等级。

天文馆内部有两圈环形走廊,其中又有五处过道连接,正是个星型。最外层走廊有自然光做照明,内层则靠只亮得起半排灯的照明系统,喻文州和苏沐橙在一行人经过过道进入内层走廊后就增加了视觉上的辅助,保证视野的清晰。

天文馆内安静得可怕,确如叶修所说,半个活物都没有。

……但实在是太安静了,就算加强了听觉,在场四个哨兵都没有听到异样的声音……这太奇怪了,连通风气流带来的影响都没有,未免诡异……

又前进了一段路,走廊里出现了尸体——白大褂和挂牌,可以判断得出是设施里的研究员,身上没有大片血迹和致命伤,应当是死于黑暗哨兵觉醒时过于强烈的精神共鸣。同样死状的尸体前面的路上还横陈着几具,被这只有半边的灯管照着,有一种无声的恐怖感。

一行人不一会儿到达了预定过道口,这个过道口有在上次任务中打破的木门,从这里进入的话能够直接开战,同时也能为预定从下一个过道门入侵的一组人吸引目标的注意力。

在黑暗哨兵的绝对实力面前,侦查只会暴露自己,因此,叶修指定的作战方针是——

出其不意,直接开打,偷袭跟上,尽量拖延。

尽管设施内空气质量实在不怎么样,苏沐橙还是深呼吸了两次,率先走出了阴影,一步一步走进半明半灭的大厅,沐雨橙风跟在她身后,手炮口对准了正前方坐在通往二楼的旋转楼梯上的男人——

“你好,再次见面——”

话音未落,黄少天和周泽楷先窜了出去,夜雨声烦紧随其后,冰雨一挥,堪堪挡住巨蟒一击,枪声立起,黑狼被打回地面,周泽楷又一侧身躲过少年的拳头,而后沐雨橙风火力立刻跟上,巨蟒扭身尾巴一扫,双方暂时战平。

“这次能告诉我你的名字了吗?”电光火石间,黄少天枪口已抵上男人额头,男人的眼睛漆黑而空洞,似乎不是很明白当下的状况,眨眨眼,男人伸出了手,黄少天才不管这些,迅速扣动扳机抽身离开,身后苏沐橙瞬间张开屏障阻止了巨蟒的回防,接着也迅速闪身绕到大厅另一头——

男人躲过了黄少天方才的子弹,那是常人根本无法理解的速度,黄少天此时却笑了一下,果不其然,男人的颈侧多了一条浅浅的血痕。

“爷可是‘妖刀’!”

他不知道什么时候抽出的匕首被他把玩在手里,挽了个漂亮的花。

与此同时,大厅的另一半战场上,一匹黑狼撕破幽魂的禁锢,以难以辨认的轨迹躲开了大多数的子弹,喻文州闪身蹲下避开少年的拳头,一个扫堂腿撂翻了少年,匕首紧随其后却被少年当空握住,喻文州连忙放手闪避躲到展台背后,枪声骤然密集,喻文州展开精神领域短暂地控制住少年行动,周泽楷的枪法毋庸置疑,无奈喻文州不能限制太久,少年吃了几发子弹就脱离了控制,干脆迎难而上从弹药雨中逆流而上,以极快的速度给了周泽楷十成力气的两拳。

少年的伤也不止如此,索克萨尔和一枪穿云在和黑狼周旋的同时也全力抽出一点空隙补给了少年一个束缚术和两发有精神影响作用的子弹。

双S搭档勉强能和这两个黑暗哨兵战成平手,但在场四人都清楚再过不久他们很可能就没办法继续这样高度集中的战斗了,对方的速度和战斗力都远超他们,这一回合的平手多亏开始的奇袭和相比上次突然提高的战力水平——向导的辅助增益尤为明显,特别是周泽楷和一枪穿云,速度上和黑暗哨兵比起来只差了一点。

但接下来就不一定了。

第二回合,两个黑哨的速度比上一回合更快,虽然没有直接造成伤害的武器,但喻文州和苏沐橙都感受到了固有精神屏障在受到毫无章法的猛烈攻击,如果不是战斗经验丰富和精神素质够高,换成A级向导来的话,没几分钟就会被攻破屏障陷入混沌。

同样的,周泽楷和黄少天也没那么轻松,尽管两个向导压制了他们的精神敏锐程度,可猛烈如冰雹的精神攻击就算再迟钝也不可能毫无知觉。

周泽楷感受得到自己的压力正在一点点减轻,根本不用思考都知道喻文州做了什么,他们两个的精神领域已经完全共有,他的压力减轻了,那么喻文州的压力就可想而知,然而周泽楷根本没有空闲去和喻文州说什么,他必须全神贯注应对少年角度越来越刁钻的进攻,还要在最短时间内适应喻文州限制痛觉感知后的五感状态,紧接着做出防御和反击。

一枪穿云和索克萨尔也陷入了苦战,索克萨尔的瞬发技能无法长时间克制黑狼的行动,一枪穿云的子弹也渐渐因为黑狼的速度弱化了效果,索克萨尔只能加快蓄力和吟唱速度弥补攻击链条的断裂。

原本等级偏高的人型精神向导在黑暗哨兵的绝对实力面前也不得不渐渐落于下风,低级兽型精神向导觉醒后原来实力也能飞跃到如此地步吗?!

 

最先出现体力不支的是苏沐橙,她和黄少天之间只有普通的精神链接,不像周泽楷和喻文州那么坚固,几番攻击防御后已经摇摇欲坠,可根本没有再次修复的时间,苏沐橙的向导素已经随着她体力的下降而减少,在黄少天极度亢奋战斗的时候更难传达,很快就要无法继续支持快而密集的精神辅助调整。

最后躲过一记直拳,苏沐橙迅速退出战圈,黄少天早得到信号,扣动扳机改变了巨蟒的移动路径,战矛从天而降,正中巨蟒尾部,巨蟒无声立起长长的蛇身无声地嘶吼,黄少天趁机赶往沐雨橙风那边保护苏沐橙。

短发的战斗法师一记狠踢之后落地,拔出战矛直迎着蟒头捅了过去,巨蟒重创,重伤的尾巴朝天一甩,没能阻止举伞的散人降落,伞中剑出鞘,君莫笑反手直插巨蟒七寸,巨蟒再次无声哀嚎,另一边的男人感受到精神向导的呼唤,不再攻击黄少天,转而赶回巨蟒身边,半路却被唐柔杀了个措手不及,一切太过突然,黄少天和苏沐橙修复好链接便紧跟而来,和唐柔一起夹攻黑暗哨兵。

君莫笑飞快地撤出,伞尖调整了方向对准周泽楷这边的少年毫不留情地扫射,少年的攻击产生了空隙,让叶修的奇袭有机可趁,在叶修融入喻文州制造的精神领域后,君莫笑也加入了对黑狼的包围战。

奇袭的开始也是二层小组潜入的信号。

和上次入侵时的情况一样,这两个黑暗哨兵几乎没有自我意识,本能的领地意识倒是强到不能更强,只要能够把这两个黑暗哨兵拖住,二层就有足够的时间破解和备份数据。

黑暗哨兵再怎么强大,可这里的两个说到底也是没经过正规训练的杂兵,实力再强,一个人也挡不住两个S级哨兵的夹攻,再加上S级向导的辅助和干扰,就算发现了二层的入侵也没法抽身。

叶修他们的目的本来就不是战胜,只要现在能拖住,待会儿能脱身,就已经是无比幸运的了。

 

大厅里压力最大的应当属黄少天那边,楼梯离他们最近,防守和阻碍的压力更大,按常理应该让综合实力更高一些的叶修周泽楷喻文州来负责,但事实上目前的安排才更加有效。

两个黑暗哨兵的实力也存在差距,黑狼的那个少年比起驱使巨蟒的那个要弱一些,苏沐橙刚踏进大厅的时候,喻文州就有所察觉,巨蟒的那个对入侵的反应没有黑狼的那个快,但这并不意味着实力也和反应速度同理,而意味着那边那个长相稍成熟的男人还残存着一定程度上的自我意识,只是太过弱小,在黄少天进攻到面前之后便荡然无存。

叶修当然在上一次就注意到了这细微的差别,作战安排也做出了调整,先把那个横冲直撞的少年咬紧了,再集火另外那个男人,这样成功撤退的可能也更高。

一切似乎都照着叶修的预计发展着,少年被三S的组合渐渐压制住,黑狼也陷入了三个精神向导衔接完美的攻击循环无法脱身,时机已到,喻文州将精神领域缩小,集中精神力最后给了少年一次猛击,趁少年恍神被夹击的期间赶往另一边去替换体力不足的苏沐橙,没有让攻击链断裂,喻文州很快链接上了唐柔和黄少天,飞快地调整了两人的感知和精神,也给了眼前的男人出其不意的一击。

沐雨橙风更换战场,和三个精神向导一起集火,黑狼失去战力后,少年也很快被叶修和周泽楷逼到大厅一角,索克萨尔吟唱跟上,黑色的触手把少年和黑狼困在当场,一枪穿云补上一个扇面的子弹被索克萨尔的黑雾滞空,只要里面的人脱离掌控就能立刻射出。

 

但就在这暂时能松一口气的时候,周泽楷一瞬之间感到头疼欲裂,一枪穿云也不由自主往后倒了一步,索克萨尔也不好受,要不是有法杖撑着可能这时候已经倒在地上了。

周泽楷看了一眼叶修和苏沐橙,两人安然的状态让他瞬间明白了这剧痛的来源——

喻文州出事了。

 

时间倒流回两分钟以前,喻文州接上黄少天和唐柔的精神链接之后。

男人方才被沐雨橙风的卫星射线逼到了五米开外,这时候刚刚站起身子,空洞的漆黑眼眸死盯着三人,喻文州提醒两个哨兵注意迎敌,唐柔和黄少天抹掉脸上的血痕摆出了战斗姿势,这一来就把喻文州暴露在了男人的视野里,毫不意外地,男人看到了喻文州的眼睛。

时间仿佛静止,男人空洞的眼睛忽然有了一瞬的神采,似乎是想起来了什么久远的回忆,平白无故地,男人的眼眶里渐渐盈满了泪水。

时间继续流动,男人一步一踉跄地走了过来,唐柔和黄少天都是一惊,更加严阵以待,喻文州却感受到一根精神触须正在小心地拍打他的精神领域,像是在请求许可想确认什么,喻文州不可能放这根触须入侵,暗自加强了防御。

那根精神触须遭到了拒绝后就在喻文州的精神领域外到处晃悠,也不知道想表达什么,但一晃悠,喻文州和周泽楷的共有连结就被发现了。

男人前进的脚步顿住,漆黑的眼珠转了一下,眼泪滑了下来,喻文州不用刻意就能感受到这个黑暗哨兵的情绪,竟然穿过了他的固有屏障传达到了他的脑海里——

绝望、愤怒、失望、悲痛……

像是最珍爱的人被他人抢走一般。

男人张开口,似乎想要说什么,出口却只有“啊,啊……”眼泪滑落的越来越多,男人的脚步也越来越快,喻文州带有防御性质地后撤一步,男人仿佛受到了什么巨大的打击,睁大了眼睛,猛冲了过来。

黄少天和唐柔也发觉了这个男人对身后的向导似乎有什么企图,根本不能忍,干脆迎上去直接开打,喻文州这次没有跟上,他的精神领域被入侵了。

眼前一黑,喻文州只好单膝跪下支撑住自己,一手扶地一手扶膝盖,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这才没倒下。

方才只有一根的精神触须骤然变成了成千上万根,毫无规律地攻击着喻文州的精神屏障,太过突然太过猛烈,喻文州没有办法阻挡住全部,有一部分触须成功入侵,在喻文州的领域内开始兴风作浪,到处搜寻,企图找出什么。

很快,一根触须发现了他和黄少天唐柔的而精神链接所在,呼朋引伴地开始猛力拉扯,一切发生的太快,喻文州原本就消耗了够多的体力和精神力,全力的反抗在黑暗哨兵的直接精神入侵面前显得那么无力,他没有办法,只好集中注意力保护那两处链接,却不料顾此失彼,他和周泽楷的连结也被发现了。

脑海深处的骤然狠厉的剧痛让他根本没办法站起身来,也没办法继续辅助黄少天和唐柔,拼着仅存的清醒,喻文州在通讯频道叫来了苏沐橙。

辅助不能切断,黄少天已经快体力透支,唐柔的精神也必须有人控制,一旦在现在的时点断裂,后果很可能是狂化。

喻文州尽力睁开眼,想确认下另一边战况。

周泽楷正朝他奔来,一脸的焦急。

脑海里已经疼痛到快麻木,喻文州只能从表情去判断周泽楷的情绪,周泽楷蹲在他身边,急得不行,可喻文州眼前已经开始模糊,他连周泽楷的脸都看不清了,只能勉强伸出手……

却在周泽楷拉住之前垂落。

 

苏沐橙再次接受了链接,叶修紧急确认了二层情况,直接加入战斗。江波涛很快从二楼赶来,和苏沐橙一起为三个哨兵辅助,而杜明也带着数据离开了天文馆。

这些周泽楷统统感受不到,他把喻文州紧紧抱在怀里,低下头,拼命地在自己精神领域的那片废墟外奔波寻找,却一无所获。

他和喻文州的连结,断了。

他感受不到喻文州,方才的剧痛也好,精神领域也好,向导素也好,他一样都感受不到,他只好抱紧这个人现实当中的躯体,却绝望地发现呼吸速度在减缓……

他猛地抬头,那个男人空洞的眼睛里现在满是疯狂和执着,死死地盯着他怀里的人,要不是被人拦住,下一刻就会过来抢夺喻文州。

决不允许,绝不原谅。

周泽楷垂下眸,缓缓地喻文州放在地上,轻轻地摸了摸喻文州的头发,继而站起身,眼底的情绪已然换成了发狂边缘的愤怒。

 

叶修最先注意到周泽楷的不对劲,心下一惊,根本顾不上躲闪,硬接下了黑暗哨兵的全力一击,嘴角的血都来不及擦就赶忙冲其他人喊:

“闪开!避开周泽楷!”

“他那……狂化先兆!”

 

与此同时的黑狼和少年那边,索克萨尔已经跪倒在地,双手握紧了法杖,死命支撑着自己不倒下,以此维持着设下的阵眼。

一枪穿云和他一起看守这边,也是焦心的不行,喻文州精神重创,索克萨尔也肯定不好受,但眼下他们两个都不能离开,这边的黑暗哨兵要是放跑了只会让情况变得更加混乱,所以,哪怕最后耗竭了最后的精神力到形神俱灭,索克萨尔也必须要撑住。

就算再怎么担心喻文州,也不能回到精神领域去救自己的主人。

索克萨尔死死地咬着牙,用精神向导交流的语言对一枪穿云说:

“你留下,如果我撑不住了,请你接手。”

“我知道你想救你主人,但请你忍耐。”

“请你,求你,留在这里,守住这里。”

“我请求你相信我的主人,哪怕就这一次也好,他会从黑暗的深渊回来……”

“不会对你主人弃之不顾的……”

“求你,在我消失之后,守住这里……”

索克萨尔越说越哽咽,脸藏在兜帽里,滑过两行眼泪。

手指一根根收紧,一枪穿云站到了索克萨尔身前,单膝跪下,双枪上膛。

 

“我答应你。”

 

“谢谢。”

 

TBC.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终于写到这里了哎呀我的妈呀真是爽死我了

小周狂化!猜到了吗!又是一波高潮!猜到了吗!!下章接着高能!!!评论!记得评论!说不定能开启日更副本!!!!

哎呀我的天可爽死我了终于写到这里了

夸我!必须夸我!!更新这么快!快夸夸我!

【太不要脸了于是先去吃饭】

下章高能啊!!!!!

评论(9)
热度(70)
©kKusuriI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