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号开了干嘛来着

【周喻】昼行 13

我流哨向,很不科学很不考据,尽量科学尽量考据

本章过渡,5218字,前章走【周喻】昼行 12

不知道还能说什么了,大家看得开心就好

 

13

 

从共有精神领域中脱离出来之后,周泽楷和喻文州各自的意识渐渐回笼,重新建立起和身体之间的联系,睁开眼睛,周泽楷才发现他们之前的姿势多么的别扭。

他单膝跪下抱了喻文州那么久各个关节都已经僵硬得不行,肌肉更是麻到他一动也不敢动,喻文州靠在他怀里,手松松地揽在他腰间,像睡着了一样,周泽楷又多看了两眼,还好他没松手,喻文州待会儿醒了应该不会很难受。

至于他自己……周泽楷无语凝噎,手上半点力都使不出来,这下才明白以前训练营那会儿老师为什么说精神结合最好找张床躺着……

默默在心里叹口气,周泽楷小幅度地动了动手臂,以尽快缓解僵硬。

喻文州这时候也醒了,下意识要挣开,动作稍微有点大,周泽楷顿时倒抽一口气——从肩部到指尖全被麻了一通,那酸爽。好在喻文州马上反应过来了状况,二话不说打开屏障,再通过他们之间的连接暂时阻碍了周泽楷的感觉传递,周泽楷这才渐渐缓过来。

手臂还半抱着喻文州,周泽楷莫名有点不好意思,趁着感觉被阻碍的时候放开怀里的人,一不小心视线相对,顿了两秒,两个人都忍俊不禁。

“我再帮你疏导一下。”喻文州示意周泽楷坐到沙发这边,周泽楷乖乖照做,喻文州看了周泽楷一会儿,“……再过来点。”周泽楷看看两人之间的距离,十多公分,这还不够近的?

心存疑惑,周泽楷还是又挪近了点,正不解的时候,喻文州干脆利落地伸出手,把周泽楷的脸掰朝自己,然后再一凑近,额头正抵着额头。

周泽楷忽然慌了,连忙闭上眼睛,他还没见过哪个向导用这种疏导方法的,一般不都是用精神触须做的吗,怎么喻文州是?

“那是有向导素辅助的方法,”喻文州闭着眼睛说,“上次送来的用完了,你将就下。”周泽楷默默“哦”了一声,他感受得到喻文州的精神力毫无阻碍地在自己的精神海里游动,把该检查的节点都查了一遍,还传递着安抚的信号。

很舒服,同时又很奇妙的感觉。

直到这时,周泽楷才有了他们已经精神结/合的实感,如此深度的安抚,他完全无法想象让其他向导来做,他只能接受喻文州,这个见过他最悲惨的回忆和最落魄的过去,并且最终走向了他的人。

独一无二的,他的向导。

嗯,他的向导。

喻文州也感受到了周泽楷的好心情,精神触须被周泽楷的意识扯着不许走,他都快忘了周泽楷高兴的时候会有些孩子气,只好陪着绕了两圈,再慢慢撤出来。

睁开眼睛正好看见周泽楷盯着他不放,喻文州也大大方方望回去,一来二去两回,周泽楷没忍住,轻轻碰了下喻文州的额头,喻文州还没反应过来是个什么展开,就听到周泽楷说:

“以后别那么想,你没有错。”

喻文州愣了一下,他没想到周泽楷会突然提起这个,被精神链接强行脱离负面情绪进入结合进程之后他就没想这个了,回到现实后也觉得自己那么想太可悲,本想就这么揭过去,不过显然周泽楷不这么认为……周泽楷怕他揭不过去。

喻文州笑了笑,“好。”

他没法不答应,没法不答应这个给过他温暖,还坚持要把他带出黑暗的人——他的哨兵。

他此生唯一的哨兵。

 

事情一码归一码,等两个人的状态都恢复的差不多了,喻文州也把正事提了出来和周泽楷讲。

也就是他之前关于G市设施的猜想,将已觉醒的哨兵向导运到里面,控制住哨兵的行动,通过注射死亡的方式使向导死亡,进而逼迫哨兵狂化,从而开启原本几率极低的黑暗哨兵化进程,制造黑暗哨兵,其最终目的不言而喻。

周泽楷表情格外凝重,皱眉低头,心情也沉重的不行,忍了老半天,说了和韩文清一样的话:“丧心病狂。”喻文州谨慎地安抚周泽楷的精神,“待会儿叶修把他们那边的情况发过来,我整理一份完整的传给联盟,行动指示应该很快就能下来。”

“嗯。”周泽楷回答。

“看来之前说的联合演习又要往后推了。”喻文州忽然提起,周泽楷也记得这回事,现在确实是没时间,还没等周泽楷说话呢,喻文州又提了一句,“不过分组该怎么分呢?”

“……”周泽楷选择沉默。

作为拐走了蓝雨唯一向导的哨兵,周泽楷觉得,他或许应该先和轮回商量下防御方案,毕竟蓝雨护短全联盟皆知。

不过他也不怕黄少天他们来算账就是了。

 

喻文州上传了报告之后,黄少天也上传了他和叶修的侦查结果和初步推论,两份文件结论一致,彻底惊动了联盟高层。

时间太紧迫,联盟再也没有多余的时间去试探这个计划,摆在他们面前的是一场无比残忍的杀戮盛宴,而这场盛宴牵涉到的地区贯穿南北,横跨东西,仿佛一张鲜血淋漓的大网埋伏在这片土地的深处,流动的同时,更在贪婪地吸取新鲜的血液,啃食年幼的灵魂……

“The Feral”计划,不论对哨兵向导这个特殊的觉醒群体还是对普通人群体而言,都是极端没有人性的可怕实验,必须尽快阻止,否则一旦让这个计划走到后期,最终结果必然是生灵涂炭。

好在发现的尚且不算晚,根据叶修的侦查,G市设施只是黑暗哨兵觉醒的实验所,其中除了已经觉醒的两个黑暗哨兵之外没有任何活物,很可能是实验时狂化没有被控制住,导致哨兵暴走或者故意报复。同时,蓝雨发现设施的线索正是这所设施定期发送的无线电,破译正在进行,叶修猜想是程序设置。而从其他普通觉醒设施依然在向外输送觉醒人类这一点可以看出,除了G市,他们还有别的据点。

唯一无法确定的是幕后黑手是否知晓G市设施的情况……线上首领会议中,叶修提议兵分两路,一路支援蓝雨兴欣挖掘G市设施中没能被获取的数据情报,另一路则追查剩余据点,但绝对不能轻举妄动。

提议一致通过,联盟也很快下达了新的命令书。

G市任务交给蓝雨兴欣轮回三塔,指挥由叶修负责,人员分配由叶修和喻文州共同决定;追查任务则交给其他各塔各自负责,情报共享,总负责为微草塔首领王杰希。

 

“The Shield”。

和轮回小队一同前往G市的途中,喻文州坐在机舱内,透过玻璃眺望着远方的云上青空,想起了联盟曾定下的这个行动的名字。

“The Shield”——屏障,精神壁垒,作为向导,喻文州当然更清楚它的作用,只是现在反观,这个行动虽然已经保护了足够多的人,但也没能保护到很多人,更不清楚未来能否保护更多的人。

但他们会尽全力去完成使命。

他们是哨兵和向导,是天生的战士,从觉醒的那一刻起就被注定了命运——为了保护而战。

保护战友,保护普通人,保护弱者。

这或许就是他们获得超群五感和特殊感知的代价,成为盾牌站在人群的最前方,没有别的东西能保护他们自己,他们只能战斗,直到这份铭刻进基因里的力量消耗殆尽,才能从最前方退场。

哨兵向导对彼此而言的意义,大抵就是互相依靠吧,孤独注定最终被孤独吸引,在无尽的意识之海中遥遥地伸出手,用脆弱又坚韧的精神相互连接,挣扎着渴求救赎……

究竟谁是谁的精神壁垒呢?恐怕没人说得清。

感受到小小的精神波动,喻文州发觉周泽楷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悄悄覆上了他的,一转头,周泽楷正一眨不眨地盯着他看。

是了,就是这双眼睛,雨夜中也好,病房里也好,一直都是这个样子,漆黑如墨,深邃得仿佛夜幕,或许他早该承认这双眼睛对他而言的吸引力,否则也不会让这个人一而再地闯入他的世界。多年前如此,多年后也如出一辙。

喻文州轻轻摇头,打散脑海里那些想法,再望着周泽楷。

“没事。快到蓝雨了。”

周泽楷看看航路图,“嗯”了一声,“快了。”

手被人拉住,再叠上,扣紧,喻文州默笑,扣了回去。

他知道周泽楷的嘴角现在是个什么弧度,凭经验,也凭他们无法割裂的连接。

他们似乎早该如此,可要是时间倒流却又觉得少了什么,大概是年少蒙昧,分辨不清那些暧昧不明的东西,现实又诸多枷锁,直到有了分离的契机,独自经历了够多,重逢过后才明白当年那层窗户纸叫什么,好在总有一个人没有放弃,总有一个人选择了回应。

好在有的东西一直被珍藏,没有因时光而褪去颜色。

 

到蓝雨的时候,黄少天拽着徐景熙来接的人。

周泽楷紧跟着喻文州下来,映入眼帘的就是蓝雨其乐融融的场景,黄少天问东问西偏要找出轮回对喻文州不好的证据去兴师问罪,喻文州圆了两句又去问徐景熙郑轩的情况,黄少天一直说个没完,好容易逮到个空,也只够喻文州招呼两句,就被黄少天拉走了,留徐景熙压力山大地带轮回的人进塔。

“哈哈哈,我们黄少一直都是这个样子,他比较关心我们首领,见笑,见笑哈……”

周泽楷脸色有点不好,不过蓝雨毕竟是喻文州的地方,他心里不舒服也没什么好抱怨,一旁的江波涛倒是一脸“我懂”的表情,也不知道懂的到底是黄少天的脾气还是徐景熙的苦笑。

安置好行李物品之后,就是联合会议,蓝雨的风格和轮回很不一样,子塔有两座,一座医疗用,一座……是食堂,会议室在主塔内。

叶修将汇总情报每人发了一份,各自阅读完毕之后才开始制定作战计划,由于上次行动结束后,兴欣和蓝雨又合作侦查了一次,所以情报更新内容较多。

本次行动的任务是获取设施内位于二楼的数据情报,为此需要经过一楼游荡的两个黑暗哨兵,根据黄少天所说,这两个黑哨几乎没有理智,见人就打见人就杀,五感还灵敏的可怕,踏进去没多远就会被找到,从外部直接上二楼也一样,所以这两个黑哨必须解决掉。

叶修的对策是选三组甚至以上数量的高等级哨兵向导组合打拖延战,之后再派两组擅长数据处理的组合从外部直接进入二层,数据传输回蓝雨后两路人马各自撤退。

“按上次的经验来讲,撤退没什么问题,跑得够快就能脱身,当然,你们要是能把他们干掉我是没有意见的。”

“黑哨的存在很容易影响向导的精神,尤其是不会控制自己精神的黑哨,当场打碎向导的精神壁垒也是有可能的,所以,一层的三组人员里必须有S级向导,咱们正好三个,分两个在一层,剩下一个去二层,以防万一。”

叶修的大致安排如此,喻文州思衬了一会儿,补充了自己的意见。

“但我们目前只有三个S级哨兵,一层还有一个空缺,这个空缺由A级向导来补上,可行性如何?”

“不用,我不需要辅助。”叶修语出惊人,在场所有人都一致向这个曾经的“斗神”致以注目礼,本人却毫不在意,“向导两个,再多,对面就要过来抢人了,他们可都是没有向导的可怜哨兵,见到向导就得扑,你们舍得?对吧,黄副首?”

“舍得你大爷!我才说你上次怎么不带向导就敢进去!那还带什么带,干脆六个哨兵正面怼,我就不信了都是单身汉谁比谁惨啊!我们蓝雨只有首领这么一个向导,要被拐了我们全塔哨兵跟那家伙当场拼命!还说我们舍不舍得,你呢,你舍得苏妹子吗?”

“那肯定不行。”叶修说,“所以我们也公平点,你们出文州,我们出沐橙,刚好两个。”

黄少天被呛得瞪大了眼,简直被叶修的逻辑折服,他本来想让轮回和兴欣出向导,喻文州接着管指挥,没想到先被叶修抢了话头。

叶修见黄少天没接上话,接着说:“轮回也出一个向导,要我们几个能活着出来,还得来个人接手疏导,万无一失嘛。”

“我搞不懂,你们定吧,到时候反正开打就是了。”黄少天自暴自弃地抱起手臂,作壁上观。

“设施外精神屏障交给轮回,可以吗?”叶修问道,周泽楷点头,“可以。”叶修转朝蓝雨那边,“接管雷霆控制的通讯,有问题吗?”“没问题。”喻文州应下。叶修又把椅子转回原位,“外围清扫就归我们了,后勤三个塔一起负责,有异议吗?”

没人回答,算是默认。

“再来是人员安排,自己的部分自己处理,先来一层主力队,兴欣我和沐橙,蓝雨呢?”

“我和少天。”

“轮回?”

“我和……”

“要哨兵,不要向导。”

周泽楷噎了一下,“杜明。”

“我觉得他更适合二层,”喻文州插了一句,“如果一层精神波动太大的话,二层的哨兵精神力会受影响,印象里杜明的精神力不错。”

“那二层……”

江波涛主动举手,“就交给我和杜明吧。”

“行,二层被轮回包场,蓝雨在休养,兴欣多出一个哨兵去一层,成?”

“我没有意见。”喻文州回答。

叶修又环视一圈,确定没人有意见了,屏幕一关,“那就这么定了,磨合两天,大后天早上七点半出发。”

 

散会后,黄少天扯着喻文州又是一通没个中心主旨的吐槽,周泽楷和江波涛落后两步,讨论着到时候的安排,周泽楷总不自觉往喻文州那里看,连最后面的叶修和苏沐橙都注意到了。

叶修别有深意地在这两个人之间晃了几眼,压低了声音对苏沐橙说,“黄少天怎么还没和周泽楷拼命,蓝雨呆久了连精神结合的气味都分不出来?”苏沐橙也往前面看了看,“真的是诶……你不说我还没注意,波动确实不一样,不过气味,也就只有你一个人分得出来吧。”

叶修笑笑,掏出一支烟叼着,没点,“那是,也不看我是谁。

“真的很难想象没有向导素会是什么日子。”苏沐橙没头没尾地说了一句,走了好一会儿三组人都散了,叶修才说话。

“按你哥的理论,他这状态要是没有哨兵,顶多撑十年,到现在进联盟起码七年了吧,也够不容易的。”

“也幸好有人陪着了,不然过了这十年,蓝雨和联盟不知道再得过多少年才能有第二个喻文州。”

苏沐橙没接话,安静地走在叶修身边,看着这个男人点燃香烟,想也知道他在怀念什么。

 

第二天,蓝雨塔训练场,分组结束后。

黄少天和周泽楷打了一架。

喻文州没拦住。

蓝雨哨兵要和轮回哨兵约架。

喻文州拦住了。

黄少天又要和周泽楷打架。

喻文州拦住了。

黄少天不服,开嘴炮,蓝雨哨兵被煽动,准备直接开打。

于是在场所有哨兵向导都见识到了蓝雨向导首领的管理手段,江波涛副首说这个他学不会,苏沐橙副首在一边和善地微笑。

被联通精神领域之后又被告知要是开打就断一个月早茶的蓝雨哨兵们欲哭无泪。

周泽楷很高兴,站在喻文州身后笑得特别开心。

喻文州回头望他,“笑什么。”周泽楷抿唇,不笑了,从精神结合的地方传过去两个字。

我的。

 

喻文州板着脸,给蓝雨哨兵们和黄少天安排了任务,再转回来看周泽楷。

“不磨合练习一下吗?周首领。”

周泽楷欣然从命。

 

 

TBC.

 

红心蓝手大家随意,有可能的话提前求个完结后的长评

这篇在白熊也有搬运

以后不知道还会不会写周喻,都随缘吧。

评论(11)
热度(86)
©kKusuriI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