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辈子都不会再写周喻了。

【周喻】昼行 12

我流哨向,很不科学很不考据,尽量科学尽量考据

本章我流精神结合,考据党慎入

前章走【周喻】昼行 11 本章字数5556

这章糖多且大,我流设定的解释在最后FT。惯例求红心蓝手,我好决定要不要暂停买买买……

 

大家食用愉快!!!么么哒!!!

 

12

 

他认得这个地方,周泽楷想。

高悬于九天之上的星幕,无声地按照亘古的规律行走变幻,除此之外再也没有其他任何实物存在,伸手尽是虚无,唯有星光刺破黑暗,织成一张密集的网,让人几乎忽略了星幕最深处仿若墨汁一般凝滞的黑暗。

是他曾无意间闯入的地方,也是那个人不允许他踏足的地方,而现在他置身其中,无人阻拦,说是趁虚而入大概也不为过。

他在喻文州的精神海里。

 

濒临混沌的状态下,哨兵很容易就能进入濒危状态向导的精神世界,再说当时周泽楷也确实是这么个想法,进入喻文州的精神世界把他从混沌状态里拉出来什么的。

其实也只是不想让喻文州独力承担那么多而已。

契机似乎只是一个对视,周泽楷记得,几分钟之前他慢慢松开手臂,把怀里的人放开,还没来得及关心别的,视线交汇之后,他就到了这片星海里。

期间听到一声几不可闻的“喵”。

周泽楷微微蹙眉审视着四周的虚无,伸出手确认过后,一时不知如何是好。要是喻文州像之前那次一样出现的话,至少周泽楷还能知道向哪里走是正确的——他只要往喻文州那里走就对了,可现在周围空无一物,据他所知喻文州也没有研究星象的兴趣,看星图找方向更是天方夜谭。

喻文州在哪里呢?

周泽楷有些困扰地抿起唇,就在这时,似乎从遥远的某处传来一声细细的猫叫声,这叫声勾起了周泽楷久远的回忆,猛然回想又觉得模糊,一时想不起在哪儿听到过。

 

“你知道该往哪里走的。”身后忽然传来没有听到过的男人的声音,周泽楷下意识掏枪回头,身后不远处站着个黑袍子的男人,周泽楷顿了三秒,收起了枪。他认得的,那个男人是索克萨尔,喻文州的精神向导。

周身自带黑暗气息的精神向导掀掉了兜帽,露出自己的本来样貌,轻笑着走到周泽楷面前,慢慢抬眸,望着周泽楷的眼睛,一字一顿地开口:“你知道的。”

周泽楷没有退让,他盯着索克萨尔,“是吗?”得到如此回应的索克萨尔一挑眉,接着往旁边挪了一步,“不信拉倒。”话音刚落就潇洒地从周泽楷身边走过,身影融进了星幕之中。

他周泽楷当然知道往哪里走,在这片星海里,只有喻文州的所在是他的目的地,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可问题在于怎么走。

 

周泽楷仍然站在原地,他闭上眼,最大限度地开放哨兵感官,在这片无尽的虚无中寻找他无比熟悉的那个人的踪迹,如果这片虚无无法用眼睛感知到,那就用耳朵,用鼻子,用裸露在外的每一寸皮肤,用延伸开去的每一条精神触须……

用尽全身的力气,去寻找那个人。

被压低到极致的雨声顺着精神触须爬到了周泽楷的耳边,递上更加微小的喵咪叫声;零星的雨水气息也触碰到了鼻尖;皮肤上传来几乎无法感知的凉意;最后是一间老屋的投影,在周泽楷的脑海里一闪而过。

周泽楷不可自持地扬起嘴角,慢慢收回了自己的感知,他依旧闭着眼,转了个身就往前走,周身皆是虚无,他却知道该在哪里拐弯,该在哪里推门,明明那里什么都没有,星海里却回荡着他无比熟悉的“吱呀”声,雨声早已停歇,周泽楷在一片繁星满缀的地方停下脚步,手放在身前,往下一用力,星幕仿佛被折叠进了更深的黑暗——那是一扇门。

周泽楷睁开眼,义无反顾地走进了那片黑暗里。

 

温暖的灯光伴随着关门声渐渐亮起,黑袍子的术士坐在老旧的圆桌前,抱着一只黑猫挑起眼角笑着看他,“我就猜你比他先回来。”

周泽楷默默坐到了圆桌另一边,问道:“到底怎么回事。”

索克萨尔一边爱不释手地撸着猫,一边和周泽楷解释,“你知道你们有一条本人没发现的精神链接吧。”肯定的语气,周泽楷不打算回答。“那条精神链接太隐蔽了,建立的也特别不是时候,那会儿你也知我主人什么情况,我发现的时候已经没办法通过精神向导的能力解除了……不过这里面80%都是你的错,联盟下令禁止高等级哨兵接近,你还不依不饶守着,也是没知情人敢拦你咯,不然也没有后来的事。”

“为什么不可以接近?”周泽楷打断了索克萨尔,索克萨尔不介意,接着低头撸猫。“说结合热不稳定你肯定不信,没有向导素只有结合热根本发挥不了原有的,那啥效果你懂的。”说着冲周泽楷眨了两下眼,然后继续一边撸猫一边说明。“所以结合热只会折磨他自己,对别人没影响,但对哨兵有一点不一样,你知道,越高等级的哨兵对向导精神疏导的需求量越小,而那本质上是对向导素的需求,也就是说,在同等结合热指数下,向导素越少的向导越是对高等级哨兵有吸引力。”

“伴侣之间的契合是刻在本能里的需要,谁都拦不住,弄出个精神链接算轻的,要是个根本不需要向导的黑暗哨兵在……估计没人保得住我主人。”索克萨尔手上的速度越来越慢,腿上的黑猫不满地喵了两声,他给黑猫顺了顺毛,转而望着周泽楷。

“我只是个精神向导,在你们的世界里甚至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很多时候无能为力……他不想拖累别人,我知道,可他要是继续这么下去,等不到退役就得油尽灯枯,我宁可他拖累个人,多撑几年,等退役了觉醒特征消失了,还能接着好好活几十年。”

周泽楷看着面前这个说着说着眼眶就泛红的精神向导,不知道勾起了哪段回忆,只是忽然有种怀念的感觉,那只黑猫在术士怀里缩了缩,换了个更舒服的地方拉伸筋骨,随后接着缩成一团,溜圆的眼睛盯着周泽楷。

索克萨尔,那只黑猫就是他们以前养的那只。

“我希望我的主人,剩下的大半辈子都能好好地……你明白吗?周泽楷。”

周泽楷把视线移回精神向导的身上,对方盯住他的那双眼睛像极了怀里那只黑猫,周泽楷看着他,郑重其事地点了三下头。

“嗯。”

得到肯定回应的精神向导站起身,周泽楷也跟着站起来,最终接过了那只黑猫。

“他从放你进这屋子的第一天起就接受了你,不该担心的别瞎担心,不该怀疑的别瞎怀疑,你要是敢对他不好……”精神向导的眼神骤然危险了起来,咧开嘴笑得阴测测的,“我挠死你。”

那样子像极了一只猫。

周泽楷一阵无语,抱着猫顺手撸了两把,猫爪在他胸前挠啊挠,他只好低头去看,正巧对上极漂亮的猫眼,一阵恍惚后,周泽楷似乎进入了另一个空间,怀里的猫不见了,可他还在那间老屋里,慌忙回头,冷脸的神枪手替他打开了门,喻文州抱着一只黑猫出现在他视野里,见他在屋里便弯起眼眸笑了笑。

“我回来了。”

 

时间回到现实中他们对视之后的那一刻。

如果说周泽楷是通过对视得以进入喻文州的精神世界,那么对于喻文州而言也是同样,濒临混沌的状态下,即便是喻文州也很难在短时间内恢复正常,不由自主地就被拉进了周泽楷的精神世界里。

这是他第一次见到周泽楷的精神世界,和他自己那片无尽星幕不同,周泽楷的精神世界只有一片浓厚的白雾,环绕在喻文州身边,更延伸到了遥远的彼方,看似除此之外空无一物,而实际上……

喻文州向前迈了一步,周身白雾瞬间离他远去,消逝在他看不到的尽头,一片不知名的废墟出现在他的面前,断壁残垣上布满了焦黑的印记,仿佛被来自地狱的业火灼烧了三天三夜一般,狰狞而可怖。

从废墟边缘的形状,勉强能辨认出一个院落的样子,看废墟面积大小,和塌了一半的建筑物墙壁角落留下的彩画,大概是个孤儿院,喻文州猜想。

他绕着废墟走了一圈,得到的信息也只是确认了他的猜想而已,再没有别的信息,就在他回到原处仔细思考的时候,废墟里传来了极细微的响动,按常理是听不到的,但这一点点响动却在整个精神海里回荡,不可能感知不到。

注意到了什么的喻文州猛然转身,身着灰色风衣的神枪手正站在他身后不远处,手指着废墟的某处,像是在让喻文州过去看看。

喻文州犹豫了一秒,回过身,缓步走向了精神向导所指的地方。建筑物全都坍塌了,也许是巧合,只有那一处在坍塌时留下了一点狭窄的空间,根本不够一个成年人保全自己,可能只有八九岁的小孩才能缩在里面,暂避一难。

一个看似荒谬的猜想闪过,喻文州不由得加快了步子,心里没由来地着急,干脆踩着瓦砾断壁爬上了废墟,到了那个狭小空间的正上方,心里越发焦躁,注意到的时候双手已经推开了一块稍大的墙壁遗骸,听到窸窸窣窣的瓦砾掉落声又加快了动作,最终扒出了一个不算大的出口,借着不知道哪里来的光,喻文州看到那片狭窄的空间里缩着一个小小的孩子,灰头土脸的,手臂上和脸上都沾上了不少鲜血,可怜得揪心。

喻文州喉咙里像是堵住了什么东西,看着那孩子水汪汪的眼睛,说不出一句话。

那是周泽楷,他十岁那年遇见的,九岁的周泽楷。

他认得那双眼睛,怎么可能不认得?第一次在暴雨夜遇见的时候,周泽楷也是这么看着他的,让人根本没办法放着不管。

喻文州连忙伸出手,想把那孩子从废墟里救出来,却发现自己的手穿过了那孩子的手——是幻影。

世界瞬间坠入黑暗,一切都消失得一干二净,遥远的彼方渐渐升起光点,组成了一幅泛黄的图景,镜头在画布和调色盘间互相转换,接着转向地下,再移起来的时候窗外闪出不知名的光,刺耳的铃声响起,汹涌的热浪和冲击最终击碎了图景。

是爆炸,发生在“The Chaos”那时候的,那场惨绝人寰的实验的,开幕曲。

喻文州的视线无法移开,他死死盯着那幅图景,咬紧了下唇,尽管不忍心继续看完,却还是看到了最后,周泽楷被废墟掩埋——一切再次归于黑暗。

 

“喵。”

“喵、喵喵……”

身边亮起路灯一般的光,喻文州红着眼睛低头看,一只受伤的黑猫正缩在前面不远处哼哼唧唧——索克萨尔,喻文州差点就叫出了这个名字。

身边冷不丁冒出个人挡住不少光,喻文州侧头一看,果然是一枪穿云,于是收回了已经迈出的步子。

“如果不想继续的话,我可以把枪借给你,杀了那只猫,一切都结束了。”

喻文州笑笑,“确实,中断精神结合进程,最直接无害的方法就是彻底抹杀已建立的精神链接……你们两个似乎都以为我不知道,是吧?”

一枪穿云绷紧了神经,“哦。”一看就知道是跟谁学的回答方式。

“你似乎不是很希望我做你主人的绑定对象?”喻文州看着猫,慢慢走了过去,蹲下身小心翼翼地把猫抱进怀里,顺了顺它被淋湿的毛。

一枪穿云跟在旁边,踌躇了一会儿,“……虽然我主人挺喜欢你的,可我觉得你不喜欢我主人。”

喻文州愣了,神枪手又沉默了老半天,纠结了很久才敢说出自己的看法,“你们两个在一起,我想不出能从对方身上得到什么,你们彼此没有需要,就没有付出,没有付出……就没有结合的必要,我不是说生理,我说的是……”

喻文州插了一句,“你还挺懂的。”一枪穿云被堵的忘词,绷着脸又想了一会儿才重新组织好语言,“不说这个……总之,我觉得,你喜欢我主人,远远没有我主人喜欢你那么多。”

“……”喻文州沉默着撸猫,怀里的黑猫也没动弹,过了一会儿喻文州才说道:“你要是在我进那片废墟之前说的话,说不定我就已经走了。”

喻文州抱着猫站起来,和一枪穿云对视着。

 

“我以前也这么想,S级哨兵几乎不需要向导,我没有向导素也不需要哨兵,比起做伴侣,似乎做普通的战友和朋友更好,以前怎样都和现在没有关系,井水不犯河水,我这体质也不会关键时刻害了他。”

说到这,喻文州苦笑了一下。

“比如没能及时发现的精神链接,和现在只要再往前一步就无法中断的结合进程。”

“但在这个真假界限模糊的精神世界里,却是最难做出违反意愿行为的。我在看到那片废墟的第一秒就知道踏入了精神结合的步骤里,我该停下的,可我不想停下——周泽楷从来没和我提过那个地方,但那里一看就知道发生了悲惨的事情,我想知道他经历过什么,所以没有停下。”

“以前他就是这个样子,现在也没变,自己的事随意得很,熟人的事倒特别在意……不对,我说这个做什么。”喻文州摇摇头。

“我看到他伤成那样缩在废墟里等人来救,没办法放着不管,我一直都没办法放着他不管,可只有这次,我管不到,我拉不到他……”

一枪穿云没有打断,默默听着喻文州垂眸慢慢诉说,黑猫还闭着眼睛,一身的雨水沾湿了喻文州的衣服。

“不,不止,后来我去蓝雨,他觉醒那一年,我无法想象是什么样的日子,老屋里那么破旧,他是怎么过来的……”

“我一直都很矛盾,重逢后想打好关系,又不知道到什么程度才算对得起相依为命的那几年的感情,这还是我第一次为人际关系烦恼。”

“大概即便他不需要我,我也会……”

“说不定你只是愧疚,仅此而已。”一枪穿云说,喻文州只是笑,低着头道:“是有愧疚,我不否认,但我想如果只有愧疚,我不会告诉他我是那个计划里唯一的活口,我只会说‘有一个幸存者’,明知他会很在意。”

“……”一枪穿云仍然沉默着,喻文州抱着猫,等猫有了点清醒的迹象了,才抬头,准备结束和精神向导的对话。

“所以我想,真正的原因不是愧疚,只是我一直没有去面对,年纪不够的时候习惯用类似亲情之类的想法来遮掩,但如今我既然已经走到了这一步,就不会退让。”

一枪穿云皱着眉,不想接话,喻文州笑着,毫不在意。

“我们可以打一个赌,在进来之前我的精神世界一片混沌,也就是最接近无意识的状态,如果你的主人在那里受了伤,我就认可你之前的说法,反之同理。”

 

——我觉得你不喜欢我主人。

一枪穿云一愣,随后冷下脸,敷衍似的“嗯”了一声,身影随后消失,想必是去了周泽楷意识的最深处。

“还有,谢谢你。”也不知道一枪穿云听见没有。

喻文州揉了揉黑猫的脑袋,按记忆里回老屋的路线走着,身旁的黑暗一点点褪去,留下灰色的底,老屋出现在喻文州眼前,他腾出一只手推开生锈的栅栏,来到老旧的门前。

和多年前无数个黄昏一样,有人为他打开了门。

周泽楷完好无缺地站在屋里,喻文州不由露出笑容。

“我回来了。”

 

无边星幕笼罩了这片天地,废墟无声矗立在远方,流星划过老屋上空。

 

喻文州在厨房洗杯子茶壶,周泽楷在前面和一枪穿云谈心,最后索克萨尔实在看不下去了,干脆把骨子里和主人一样固执的神枪手拖走,留周泽楷一个人在餐桌边,周泽楷无事可做,只好默默去了喻文州所在的厨房。

喻文州听到他来了,没回头,递过去两个杯子,周泽楷正准备接,就听到喻文州说:

“小周,我好像忘记告诉你一件事情。”

喻文州一手扶着洗碗池,半转身微仰头看着周泽楷,像是在说最普通的家长里短一般开口:

“我从很久以前,就很喜欢你了。”

周泽楷先愣了两秒,随后怔怔地接过杯子,看着杯子发了两秒呆,又去看喻文州,这人依然笑着,眉眼弯弯,等着他的回答。

于是他微微笑着倾下身,闭上眼睛,温柔而克制地吻了喻文州的额头。

 

我也是。

喻文州听到周泽楷直接通过连接传到他脑海里的话,手挡住了嘴,笑得不行。

 

TBC.

 

设定哨兵向导在对方精神世界安全到达最深处,且从最深处再次建立链接,就算精神结合成功,周喻因为提前有链接在最深处(老屋)了,所以只要到达,就算数

感情线未来还会有进展,可能会扯上点灵魂之类的,一本正经胡说八道,尽量逻辑合洽

下章刷G市的BOSS,刷完刷幕后BOSS,两个BOSS战结束,差不多就是收尾工作了

出本在考虑中,如果我能在弥赛亚外传出预定之前完结的话,就出本,如果不能……那就随缘吧……有意向收留我的主催姑娘请务必联系我!!!

大概就这样XD下章见!!!

评论(11)
热度(68)
©kKusuriI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