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号开了干嘛来着

【周喻】昼行 11

养好肝回来了,下周继续肝游戏……我尽量存好稿……爱娜娜太过分了积分战和高分战居然要一起开【吐血三尺】

本次更新4915,前章【周喻】昼行 10

我流哨向,很不科学很不考据,尽量科学尽量考据

目前除了BOSS是谁之外的真相已经全部解密,如果有我忘记讲的点请务必评论告知我去改!

有00章客串,突如其来的灵感不知道效果咋样……

黑暗哨兵在二设里也不咋被人用,我就直接脑补了,在我这里应该是逻辑合洽的……吧?

 

嘛那啥,大家吃好喝好,食用愉快!!!

 

11

 

S市的任务顺利结束后不久,霸图那边也传来了好消息,反倒是G市,迟迟不见黄少天或叶修发来的讯息。

喻文州坐在轮回的车上,伴随着地平线渐渐蔓延开的晨光,越发担忧起了蓝雨那边的状况,但又不能在任务结束前发消息过去,说不焦心是假话。

可能是感应到了什么,副驾驶座上的周泽楷侧回头看了一眼喻文州,见到对方渐渐锁起来的眉头,自己心里也不大舒服,无奈不知道说什么比较合适,只能转回了头。

按理来说,G市那边的设施有蓝雨负责,更有叶修助阵,就算设施内部出了什么棘手的问题,也不至于晚了近三小时还迟迟没有消息回报……不好的预感在心头升起,喻文州按了按自己的额角,让自己静下心来。

蓝雨那边不会出问题的……他这么对自己说,但越是如此,喻文州心里反倒越来越不安起来,黄少天那份报告又在脑海里浮现,喻文州越发觉得他忽略了什么……

放下揉按额角的手,喻文州调整了自己的呼吸,稍微冷静一些后,调出了S市设施和G市设施的两份报告比对着开始阅读,一来梳理思路,二来也算打发时间了。

车开得很稳,不知不觉间就已经回到了轮回塔本部,注意到车已经停了的喻文州抬起头的时候正看到天边一片朝霞,再低头看时间,不由得再次蹙眉。

已经近四小时了,蓝雨那边还是没有任何消息传来,连已经回到霸图的张新杰都发来了询问,喻文州轻轻抿唇,再抬头时对上周泽楷不知何时投过来的视线,什么也没说。

“没有消息吗?”周泽楷问,喻文州摇头,“还没有。”这下周泽楷也或多或少地产生了不好的预感,但……喻文州肯定比他更担心蓝雨的状况,从表情上就能读出这一点。周泽楷心里也不是滋味,轮回和蓝雨相距太远,如果是相邻的城市,想必也不会产生这样鞭长莫及的窘迫来,作为友塔首领的周泽楷心里都过意不去,何况本来就是蓝雨首领的喻文州呢?

“先回去吧,我再等等。”说完,喻文州先下了车,车上剩下三个轮回人互相看了两眼,也各自下了车,谁的脸色都不好看,虽然自己这边的任务完成的非常干净利落。

周泽楷落在后面几步,抬眼就是喻文州形单影只地往前走着的样子,眼前一晃仿佛看到蓝雨小队围在这个人身边,黄少天吵吵嚷嚷地和一脸不情愿的郑轩勾肩搭背,宋晓和徐景熙你来我往地聊着天,李远跑着从后面追上来,喊了声什么……

紧接着喻文州回过头来,周泽楷眼前幻影猝然消散——喻文州没有笑,似乎只是感觉到了来自身后的视线转过了头,周泽楷停下了步子,静静地看回去,视线的那端是无声矗立的轮回塔,和塔下面站着的喻文州,他身边没有蓝雨小队,什么都没有。

他并非一无所有,周泽楷却觉得他孤单又寂寥,一个人走在路上,走在朝阳的光里,影子拉得老长——他其实是走在蓝雨的最前面的人,蓝雨唯一的向导——喻文州。

思绪回笼,光消失了,喻文州礼貌地笑过,又回过头去继续前行,继续走他形单影只的路。周泽楷下意识迈出步子,却不料路像是被谁拉长,喻文州在他视线里渐行渐远,放弃的念头一闪而过,他不禁快步追了上去。

周泽楷想,路这么长,喻文州一个人走,该多寂寥啊。

他当然知道喻文州不需要陪伴之类的东西,他们错过了这么多年,谁都活得很好,谁都不需要谁,可那样太寂寞了,太孤独了,热闹喧嚣过后总觉过分冷清,那里本该有什么东西存在,却早已不复存在,于是他们无意识地把它建在了精神世界的最深处……

周泽楷伸出手去,拉住了喻文州的手腕,目光相撞的那一刻,一种失而复得的怀念感涌出了心房,凝视着喻文州仿若黑曜石一般的眼睛,周泽楷露出了一个安心的微笑。

他说,“没事的。”

会没事的,一定没事的,肯定没事的。

尽管被吞掉了几个字,但周泽楷觉得,喻文州明白他的意思,于是他没有逃避,安静地望进喻文州的眼睛里,手上的力道没有任何改变,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星海亮起复而湮灭,喻文州对周泽楷笑了笑,“谢谢。”

似乎是在感谢什么,又像只是一句客套。

周泽楷嘴角的弧度提了些。

喻文州懂他。

索性干脆利落地放了手,断了连接的视线,像是默契又像是碰巧,各自回到自己的路上……

目的地却还是一样的。

 

朝阳初升。

 

目睹了全过程的轮回一行人不禁望着自家的首领留下了感动的热泪。

——存了这么多年的份子钱总算能送出去了。

 

说不上具体是个什么心情,喻文州回到自己房间休息的时候,那些焦躁一类的情绪已经消退了不少,像是被周泽楷那三个字安抚了精神似的,想想自己还是个S级向导,顿时觉得有那么一点讽刺。

心里隐隐有了个猜想,无奈现在不是去确认的时候,喻文州卸下多余的力气陷进沙发里,举起终端,黄少天还没发来消息,在收到消息之前他还不能休息,他必须确认蓝雨小队和兴欣支援队的状况,这是他无法假手他人的责任。

抬起的手骤然落下,喻文州忽然觉得累极,恍惚间困倦的不行,只好起身泡了杯绿茶提神。

水刚烧开,刚要倒进杯里,黄少天的通讯来了,喻文州放下壶去接,回过神来才看到左手被烫红了一块。

“首领!哎哟我的,天,我们总算从那个,鬼地方出来,了,可把我搞得够,呛……”

听出黄少天还在喘息着调整呼吸,喻文州稍安心了些,“少天你别着急,慢点说。”黄少天边说边喘了会儿,呼吸回到了正常,似乎被谁吐槽了两句,也就没扯别的,直切正题道,“那个设施咱们和兴欣联手搞不下来,外面已经清了场,但里面有两个黑哨,哎我当哨兵这么多年了还真是第一次见到黑哨还一来就是俩,特别难打,咱们好几个人差点折在那儿……”

喻文州心里咯噔一下,黄少天也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赶紧补救,“不过首领你别担心,不是啥重伤,养他半把个月就能好,老叶带来的那个向导医师可真够厉害的我简直怀疑他是不是张新杰失散多年的小师弟……”

“少天,你先等会儿。”喻文州打断了黄少天的话,黄少天登时闭了嘴,“你们遇到了,两个黑哨?”“啊,哈哈,是啊,哎还真挺难打的……”“两个,黑暗哨兵?”

喻文州的语气没有给黄少天任何一点转圜的空间,本想先稳住喻文州情绪的黄少天现在也只好为自己的口无遮拦收拾摊子,“是啊,两个,看精神向导估计是B级直接觉醒的,一条巨蟒,一匹黑狼,都没个人样。”

“……”喻文州在这头平复了下自己的呼吸,“少天,你老实说,伤亡究竟怎样?”“哎哎首领你别!哎我就知道你会这样,我们这边真没人重伤,外围那些游荡的哨兵脆的很随便几拳就放倒了,那个天文馆里面只有两个黑哨,其他所有活物都被他俩搞死了,进去里面的是我和老叶,还有郑轩和魏老大,方锐也在,战力综合勉强能匹敌吧,但你看老叶方锐魏老大这阵容,打不打得过先不说,跑肯定是跑得过的不是!”

“……”喻文州没说话,等黄少天说完。“就郑轩得在病床上多躺几天,精神波动还不稳定,其他几个都没大问题,你看我这还在跟你报告呢,真没大事,你在轮回那边怎么样,应该都搞定了吧?”

“嗯,都搞定了。”喻文州拿着终端去把绿茶拿了过来,“那就好,我估摸着G市这边要打下来的话,不加你和周泽楷搞不定……以前实力就算再不济,觉醒成黑暗哨兵了,实力比咱们照样都得高一段位,虽然有老叶吧,但这个战圈,不是S级根本没法辅助,还没链接上呢就得被对面怼了……”

“先休整吧,事情处理的差不多了再理任务报告,我去报给联盟。”

“啊?老叶你说啥?哦……老叶说报告他来弄,过几小时发你。”

“行,我知道了。”

通讯切断,喻文州还是没能彻底放松,千算万算,也没想到那座设施里居然有黑暗哨兵。

黑暗哨兵相关的研究是被联盟严令禁止的,而且相关的信息非常少,少到三言两语就能说完的程度。

他们是哨兵中的最强者,几乎没有在历史上出现过,但一旦出现,就必然成为这个国家甚至这个大陆的最强存在,他们不仅有着比S级哨兵更强大的哨兵特质和能力,更能够自行控制好自己的情绪,实现近乎完美的自控,从而摆脱对向导的需要,凌驾于所有哨兵向导之上。

出现的原因众说纷纭,其中比较令人信服的有两个说法,一个是基因决定论,另一个则是突破极限论。前者认为这是铭刻在基因上的既定命运,后者则认为这是哨兵在面临精神上极端的折磨之后到达极限,能挺过去的就觉醒为黑暗哨兵,而挺不过去的就陷入“The Well”——灵魂黑洞——中,意识消亡,沦为行尸走肉。

这样一对照……设施外轻而易举就能放倒的,正像是意识已经消亡了的表现,而设施内确实有两个黑暗哨兵,喻文州推测,这些哨兵很可能都面临了相似的状况,在濒临崩溃的状况下发生了这两个极端的转变。

那么制造出这一极端刺激的事件又是什么呢?

喻文州想到先前黄少天的报告,设施周围没有任何向导素和向导素类似物出现,也就是说设施里没有向导,这一点又切合了其他设施出来的向导的最终失踪,其中存在了一段空白时期,喻文州暂时没有头绪。

“‘The Feral’……”喻文州喃喃道,“feral”的意思是哨兵狂化,狂化……

灵光一闪,狂化不正是哨兵精神被逼到极限时的表现之一吗?!以此为计划命名,莫非其目的就是诱发哨兵的狂化?那么又何必大费周折地搞出“The Chaos”去制造向导,比对成本,当然是使用向导素类似物更加节省经费了,究竟……

 

“你知道我的向导在哪里吗?”

“你的向导?”

“是的!我们说好他能活着从那间实验室出来的话,他就做我的向导!”

 

毛孩子的话似乎给了喻文州灵感,那些要被觉醒的孩子们是被关在一起的,而且有一对约定了类似的事的话,其他孩子必然会效仿,在那样极端的境况下的话……这样的约定,会变得近乎刻骨铭心。

想到那些失踪的向导,喻文州叹了口气,这样的分别对双方来说都是极度痛苦的吧……

不对!喻文州猛然意识到矛盾,如果只是失踪,哨兵没可能到狂化的地步,除非加以监禁之类的诱导,或者……

那个有过生死约定的向导,死了。

一阵寒意渐渐包围了喻文州的全身,他还记得微草的第三份药物报告,毒药,速效毒药,对,如果当着已经经历了觉醒时生死考验的哨兵的面毒死他的向导的话,哨兵几乎没有不狂化的可能……

茶凉了,喻文州也没有了去喝的心情。

这才是那座设施的真面目,带去自以为解脱了的刚觉醒只能遵从本能的哨兵向导,毒死向导,逼哨兵狂化,制造出黑暗哨兵,之后能做什么,不难想象。

那绝对是能颠覆一个国家的绝对战力。

 

理清真相之后,喻文州全身的力气似乎都被抽干了,他倒在沙发里,双眼几乎失去了神采。

他控制不住地把“The Chaos”和“The Feral”两个计划连在一起又整理了一遍思路,只觉得全身的寒意又冷了三分。

他想,如果十二年前那天,他死在了那座设施里,是不是就不会有后来这些惨绝人寰的事情发生了?

是啊,如果没有他活下来的话,他曾经的向导素就不会被采集,“The Chaos”就不会成功,以“The Chaos”为基础的“The Feral”就无法进行……

那样的话,该有多少孩子能免遭此噩运……又该有多少家庭,多少无辜的普通人……

喻文州忽然觉得身上仿佛被铐上了千万条锁链,沉重无比,压得他喘不过气,每条锁链的尽头都连着一条曾经鲜活的生命和一片荒芜的光景,顺着锁链苟延残喘着爬到他的身边,一遍一遍地质问他为什么还活着。

他有那么一个瞬间想把这些锁链推给曾经那个邪恶的计划,但一想到眼下这个更加残酷的计划是由他自己的向导素而开启,心脏就被狠狠地攥住,鲜血倒流,五内俱伤,手指都在无意识地颤抖,半是因为计划血淋淋的真相,半是因为……他自己。

鼻头酸的不行,眼眶红的不像样,喻文州看着自己的手,觉得上面沾满了鲜血,颤抖着双手捂住了脸,喻文州咬紧了下唇。

他的脑子现在陷入了混乱,几乎没有思考的方向,对计划的憎恶和自身的痛苦交替上演,几乎要把他的精神逼到混沌中去。

“The Chaos”,混沌,距离陷入灵魂黑洞最近的状态。

他从十二年前开始就恨极了这个计划,却想不到到头来竟然要以同等的恨意送给自己。

讽刺至极。

他忽然想笑,眼角却滑下一滴泪。

 

万死中的一生,一生后的万死。

就像一个轮回。

 

门突然被人撞开,喻文州连忙从手掌里抬起头来望过去,是气喘吁吁的周泽楷,看样子大约是跑过来的。

没有给濒临混沌的喻文州足够的反应时间,周泽楷大步流星地走到了喻文州面前,单膝跪下,挺直了腰直接把喻文州塞进了自己怀里,手臂紧紧环着不敢松懈半点,周泽楷把脸埋进喻文州的头发,深深地吸了一口极淡的香波气味,开口的时候,声音都在颤抖。

“家里,不能,没有你。”

“我一直,在等你,回家。”

“你不要,那么想……”

家?喻文州没有反应过来,想了几秒才想起雨夜里的那间老屋,于是望着天花板无意识地微笑起来,也不管有没有人能听清,便轻声喃喃道:

 

“我是在一个下着暴雨的夜里发现他的,那时候他抱着索克萨尔缩在我家门口的屋檐底下,索克萨尔饿得一直喵喵叫,他就把索克萨尔抱得紧紧的,自己身上湿了大半,索克萨尔却半点水都没沾着。”

“我记得那年他九岁,我十岁,两个孩子和一只黑猫一起住在那个小房子里面,刚刚好。”

 

周泽楷哽咽了。

 

TBC.

 

感谢my基友my舍友【……】的倾情催稿把我从刀男和小偶像里拉到了WORD……这章写的蛮爽的虽然到最后我自己也有点担心下手是不是太狠了……不过反正这篇不是傻白甜,虐一点大家还是能接受……的吧?

下一章是精神结合XD至于肉……让我考虑考虑【。】

好像没啥要讲的了??

求红心!求蓝手!求评论!求表白!【要点脸】

好啦我们下周……尽量见……要考试【。】

评论(9)
热度(74)
©kKusuriI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