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辈子都不会再写周喻了。

【周喻】昼行 10

我流哨向,很不科学很不考据,尽量科学尽量考据

本章5336,爆字数……前章 【周喻】昼行 09

末尾FT有一点瞎bb注意……

这个真相写的我自己都觉得惨,一开始构思好的时候还不觉得多惨,打脸啊……

非常不严谨的推理成分有,请不要认真深究……【。】

 

祝用餐愉快(づ ̄ 3 ̄)づ

10

 

五天后,雷霆完成了对三处设施通讯系统的入侵和接管,确保万无一失过后,首领肖时钦向联盟和三地的首领发送了简明扼要的报告,联盟决定在两天后的周末开展行动,以期出其不意攻其不备。

轮回一直都有积极备战,联盟的命令书来的正是时候,整座塔都在为了能摧毁“The Feral”而士气高涨,周泽楷自然也是如此,这几天都泡在训练场,成天找杜明吴启练手。

这一次轮回精英小队集体出动,江波涛不再留塔镇守,作为轮回最优秀的向导,他也将做起本职工作——辅助轮回的首领,同时也是轮回的王牌,哨兵周泽楷行动,其余几人老样子,至于指挥,则还是由蓝雨的首领喻文州负责。江波涛原本有在后方提供支持,请S级的喻文州去辅助周泽楷的打算,无奈喻文州和轮回小队没有磨合过,最终只得作罢。

经过了这几日,空气里渐渐有了些凉意,没了前段时间的湿热,也适合作战。有了喻文州的助力,轮回很快完善好了作战计划,在联盟最终突入时间确定后,所有参与人员便按部就班,静待着行动的开始。

但在那之前,喻文州收到了来自黄少天的紧急联络,和一份压缩包。黄少天似乎也在忙着和叶修商量着修改计划,那边的声音也乱糟糟的,于是用最快的语速告诉了喻文州压缩包里的图片都是在哪里拍到的,和一些暂时没有根据的猜想,听完黄少天给出的情报,喻文州心里顿时悬起了块大石。

G市的设施,据叶修提前的外围调查,是一座旧天文馆,周围全是清一色的哨兵,远距离照片放大解析后,很明显看得出这些哨兵的精神状态非常糟糕,黑眼圈十分严重,脸色也憔悴的可怕,游荡在荒无人烟的地区,比起追击过喻文州的那些哨兵的状态,这些哨兵简直仿佛幽魂一般……

而在哨兵密度这么大的地方,竟然检测不到丝毫向导素或者向导素类似物的成分。

喻文州有非常危险的预感,最开始的报告里也提到这座设施非常隐蔽,周围地形更是巧妙,里面的人难突围,外面的人也难攻破。

仿佛一个困兽之局。

喻文州记得曾经在G市的那个设施完全不是这样的布置,首先不在郊区,其次周围有规模相似的建筑物掩护,印象里有一所孤儿院……

脑海里忽然闪过一张照片,喻文州蓦地想起来,S市的设施也是类似的布置!

如果说孩子们的存在是为了制造向导,向导的存在是为了制造哨兵,那么S市的这个设施就是一条较短的流水线,以普通的孩子作为原材料,最终目的是制造哨兵,那么……

被制造出来的哨兵去哪里了?

联系起黄少天和叶修的情报,喻文州越发觉得不论是S市或者是G市,两个地方的设施都比预想中更为复杂,一个找不出哨兵去向,另一个则是严防死守找不出更多线索……这两者之间一定有他们没有发觉的联系存在,喻文州揉了揉额角,一手无意识敲着桌面,回想了一遍上次的行动……

孤身潜入,发现药物,盗取情报,身份败露……

再次潜入,意外逃跑的孩子……

逃跑的孩子?!

喻文州忽然睁大了眼,同样是从惨无人道的实验中活下来的人,喻文州清楚地记得当年G市设施里药物注射完毕后的惨状——被迫开启觉醒进程的高热,药物配比错误带来的免疫力骤降,更有甚者的药物和毒药无异,发作时连呼吸都困难……这些也正是研究员们敢集会的原因——没有孩子能在注射结束后还有能力逃跑。

那么,为什么会有孩子能……难道是哨兵觉醒那一边的孩子?

喻文州思来想去,S市这边似乎总有那么几个点无法顺利地联系到一起,而G市那边黄少天刚来了消息蓝雨这边人手充足,叫他不用担心,千万别脑热回G市,喻文州一想也有道理,毕竟兴欣也在,更何况有叶修坐镇,这才放下心来。

然而心里还是有些不满联盟的安排,蓝雨对喻文州来说,也是足够重要的存在啊。

 

另一边,G市蓝雨塔,刚刚结束通讯的黄少天非常不给面子地向叶修翻了小半个白眼。

“这么说行了吧,搞不明白你到底想的是什么战术,愣是一个向导也不肯带,那个治疗医师不算啊太弱了也,不带就不带吧蓝雨又不是没这么干过,可你怎么就这么不想我们首领回来?那破天文馆有那么难打吗!”

叶修倚在窗边,叼着根没点着的烟瞟了黄少天一眼,“这不是要和你解释了,着什么急。”“那麻烦你别卖关子了,提前侦查出了这么个情况我可比你着急多了,在蓝雨地界上要是出了岔子,你不嫌丢面子我嫌。”黄少天一甩手,走到叶修对面,“所以那边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作战计划有需要改的地方吗?”

“不用改,出了变故随机应变就行。”“哟你这随机应变可以的哦,不带向导,队伍里能剩下几个神志清醒随机应变的,你算过没啊?”“我们没向导,对面也没向导,怕什么。”“没有?!老叶你开玩笑呢吧,就算没有侦测到向导素,那可是‘The Feral’,没向导还敢搞事情?”

叶修睨他一眼,“你还记得外围那些跟鬼一样的哨兵吗?”黄少天微微皱起眉,“记得,跟死了全家似的。”叶修点点头,“那是哨兵狂化后遗症,没有向导疏导的狂化哨兵最后一般都那个下场。”

“我操!你等会儿,这个信息量有点大,我消化会儿。”黄少天伸手示意叶修先别说话,他一个人皱着眉想了一会儿,再抬头看叶修,“哨兵不会无缘无故狂化,除非是受到了极大的刺激,如果要出现你说的后遗症还得没有向导疏导,而那边现在没有向导素被测到……也就是说——”黄少天越说脸上越是难以置信,叶修还是那个样子,点了点头,“十有八九就是那样。”

黄少天终于无法控制地大喊:“我操!丧心病狂!他们的人性呢!狂化状态不加以疏导,这是要活活把人往死路上逼啊!”

叶修拍了下黄少天的肩,“或者更糟糕,你还记得其他地方被人工制造出的向导吗,我们查不出那些人的下落,你再仔细看这片荒郊野岭,周围有几块地好好地长着草?”黄少天瞪大了眼,愣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我怀疑,那些去向不明的向导孩子,全都在这片地底下。”

 

喉咙彻底梗住,黄少天低着头,只咬着牙挤出了一个“操”,叶修没说话,默默掏出打火机点上了烟,火星明过再灭,黄少天攥紧了拳头。

“不把这群王八羔子彻底一锅端了,我黄少天就不姓黄!”

 

行动开始当日,天气略微有些阴沉,尤其是S市,到了傍晚还下一场说大不大的雨,不过幸好,行动时间是在雨早已停了的午夜和第二天凌晨。

依然是上次的孤儿院不远处的小巷,凌晨的街道只有路灯孤零零地亮着,喻文州坐在车上,设备的调试确认刚刚结束,他正戴上耳机待命,周泽楷和江波涛则在车外站着,一人确认其他小队的位置,一人靠着车一言不发,其余小队成员也严阵以待,大气也不敢出。

时间到,喻文州向先头小队发出了出发命令,十五分钟后,三道防线攻破完毕,喻文州暗自感叹了下肖时钦的黑客技术,随后派出了包括周泽楷小队在内的四只小队,潜入设施内部实行第一轮抓捕清洗,和人质保护。

“一切小心,随时汇报。”喻文州在频道内叮嘱道,周泽楷“嗯”了一声,其余小队长回答“是”,周泽楷手势下达,四只小队一前二中一后潜入了孤儿院。

车内屏幕上出现了四个实时画面,喻文州随即派遣一支小队在孤儿院附近开始巡逻,一方面防止影响市民,另一方面也防止漏网之鱼溜走。

上一次的潜入毫无疑问非常成功,设施内的警备和之前没有区别,主要依然是防御系统,偶然两个巡逻人员只是普通人,非常容易解决。

目前为止,一切顺利。

走过前方的路口,四个小队便兵分四路,周泽楷小队负责的是核心区域孩子们的解救,和核心区附属实验室人员的抓捕。

用盗取的卡片刷开了核心区域的大门,直接映入眼帘的是一间白的瘆人的实验室,里面睡了三五个研究员,可能是研究太辛苦的关系,睡得非常死,抓捕很顺利,周泽楷听取了喻文州的建议,直接把人封了口铐死在排水管上,疯狂研究员再疯狂说到底也是死宅男,和哨兵比力气,还是省省吧。

留下吴启看守,周泽楷等人来到了实验室后面的那扇门前,江波涛刷的研究员的卡,周泽楷则举着枪以防万一,门渐渐开了,里面很安静,周泽楷听到很多孩子或者少年少女呼吸的声音,算不上平和,但好歹是睡着了的。探测器扫描过两遍,确认没有危险后,周泽楷在实验室守卫,江波涛和杜明方明华进去叫醒里面的孩子们。

行动很顺利,周泽楷在频道内说了一声“完成”,下一步则是进入中央控制室彻底截断通信系统,这项任务由周泽楷和江波涛完成,在这期间喻文州会派进增援,将设施内所有研究员和人质带出设施。

多亏了计划的周详,计划顺利的出奇,周泽楷这次没再想会不会顺利过头之类的问题,专心和江波涛一起处理最后的任务,通信系统顺利切断,防御系统彻底关闭,最后的“完成”传达到喻文州之后,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The Feral”计划S市分设施,无伤摧毁。

这大概一半左右要感谢喻文州曾经那段经历所带来的经验,周泽楷看到中央控制室屏幕上被关闭了的最后一道防御机制,后背一凉,这座设施比起“The Chaos”中的设施经过了改良,设施里的毒气配置了两种,一种针对普通人,一种针对哨兵向导。

研究员们几乎全在疯狂挣扎,嘴里不停“呜呜呜”想说话,无奈说不出,只能瞪红了眼盯着轮回的队员们,孩子们则比较安静,还处于刚睡醒的懵懂状态,但有一部分孩子却是被担架抬出来的——核心区的那些孩子。

看着这些孩子,周泽楷心里五味杂陈,既有对计划的憎恶,也有私人的感情……这些孩子让他想起喻文州,被注射过药剂的喻文州在那天的最后说不定是被魏琛背出来才躲过最后的大爆炸,也像这些孩子现在这样浑身无力发着高烧,但在被人触碰到的时候又会特别明显地抽搐……光是想象,周泽楷心里就难受的不行。

没有深究原因,周泽楷走回了车旁,喻文州已经下了车,在一旁看着轮回的人处理,没有插手,探照灯光下,周泽楷发现喻文州没有更多的感情波动,只是静静地看着而已,他抿抿唇,来到了喻文州身旁,一句话也没说。

喻文州见到周泽楷过来,挪了点空位给周泽楷能靠着车,“行动很顺利啊,今天。”“嗯,辛苦。”“我又不在前线,没什么辛苦的。”周泽楷没回答,学着喻文州的样子靠在那,喻文州看他这样正想打趣两句,谁料方明华忽然朝这边走过来,喻文州便噤声了。

“首领,这个孩子说他想找他的朋友,行吗?行我就带他过去。”周泽楷闻言侧头看了眼这个孩子,一眼就认出他是那天逃跑的那个,蹙起了眉头,很纠结的样子。那个孩子也不怕周泽楷这个表情,挺直了腰板问他,“你知道我的向导在哪里吗?”

毛孩子语出惊人,一句话把在场三个大人都吓得不轻,方明华嘴巴都快成个圈了,周泽楷也是一脸不明状况,喻文州还比较冷静,转身来到孩子面前,弯腰和他对视,“你的向导?”“是的!我们说好他能活着从那间实验室出来的话,他就做我的向导!”周泽楷心想哨兵向导绑定关系哪里有这么随便的,喻文州没有正面回应,反而接着问道:“那么你是要准备觉醒成为哨兵吗?”“嗯!因为我对最开始的那支疫苗没有反应,就只能去做哨兵了。”

喻文州笑笑,直起身对周泽楷压低了声音说,“让他去吧,说不定是最后一面了。”周泽楷意识到了什么,冲方明华点点头,孩子见到周泽楷点头也很是高兴,道了声“谢谢”就跟着方明华去了另一边江波涛在管的人员登记的地方。

“回去还要查一下那个‘疫苗’,我担心那是向导素类似物……用来试验是否具有向导觉醒潜质……”喻文州回到周泽楷身边说,周泽楷应下,给方明华发去了讯息。

夜风习习,凉的透肤,喻文州蓦然抬头看天,说:“活到现在,还真是幸运。”周泽楷转过头,看到喻文州眼底沉淀的岁月痕迹一般的感情,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接话。

喻文州比谁都清楚那间实验室里的孩子究竟有多大的可能性活下来,再设身处地去想象那个孩子的期待,不免觉得残忍又凄凉,对那两个孩子是残忍,对他自己则是凄凉。

他挣扎着活到了现在,作为联盟一塔的首领,却无法更早地阻止类似悲剧的发生,周泽楷知道喻文州是什么样的人,他不可能不去想这些。

周泽楷望着喻文州的眼睛,不发一语,像是呆住了一般,又像是在回忆过去,等他回过神的时候,喻文州正好也转过头来,微微仰头对上周泽楷的眼眸,周泽楷看到了倒映在一片星幕中的他自己,这场景勾起了他不久之前的回忆,而喻文州的眨眼又让他回到了现实。

他忽然就想,要是以后做完任务,喻文州都这样就好了。

都哪样?周泽楷一下子又想不明白,是站在车边等他,还是这么闲扯几句?

可那样……周泽楷觉得不够,如果只是这样的话,心里未免觉得太空落落的了。

默默无言地低下头,周泽楷陷入了沉思,脑子里一片混沌,什么答案也得不出来,就在他觉得困扰的时候,他听到喻文州笑了一声。

接着他抬头去看身边的喻文州,对方指了指他胸前的什么东西,低头一望,是先前喻文州送的那枚子弹。

“喜欢吗?”喻文州这么问他。

周泽楷盯着子弹看了会儿,又转头看喻文州,看到这人微弯的眼,和明澈的瞳孔,还有更深处的万丈星幕,蓦然记起某个雨夜里为他打开老屋门的男孩子,和“不擦干会感冒的”。

像是经历了数不尽的变迁,又像是时光不改他容颜,心头骤然涌上令人怀念的暖流,把他的心裹成了他忘却过的模样,再溢出混杂了思念回忆与现在的复杂感情。

夜幕之下,探照灯的光格外明亮,周泽楷望着喻文州,渐渐露出一个笑,然后就这样凝视着,一字一顿地说:

“喜欢。”

对夜空,对星幕,对子弹,对已知和未知的过去,对眼前的现在,对遥远的未来……

对你。

 

喻文州也笑了,“喜欢就好。”

时光仿佛在这一刻交汇,联系了尚未模糊的过去和暧昧不明的现在,不论是多年前偶然相遇的男孩,还是现在久别重逢的男人,当他们望进对方眼底的时候,都打从心底里觉得,真是太好了。

庆幸生命,庆幸相遇,庆幸重逢,庆幸一切的改变和不变,庆幸……

你还在。

 

“喵。”

回忆深处的黑猫被这对视唤醒,迈着慵懒的步子走到了现在,窝在自己的猫窝里挠了挠耳朵,安稳地睡了。

这只猫的眼睛,倒映着一片废墟和一片星幕。

 

TBC.

 

好了接下来要开始扔更大的爆点了,还在追更的请务必评论感想啥的,我好意思意思控制下自己的脑子和手万一不小心放飞自我吃起来可能会有点苦……

这章推翻重来过一次,搞了个初中生都会用的套路实在自己都受不了这么生硬又明显的转折,不过果然重来之后顺手多了,顺手到又爆字数……

昨晚写到两点,十二点的时候纠结读者会不会不喜欢这种我流剧情文,因为大家肯定都想看谈恋爱而我不只想写谈恋爱,还想写一写在这个身份背景设定下他们会怎样挣扎着活下去之类的东西,比起校园恋爱之类来说,确实没那么讨喜,然后这个热度我也是很纠结,大家都知道我去追星了,热度反馈不怎么样的时候我也怀疑过自己的文笔之类,但最直接的影响大概就是我又拿着出本资金去买买买了……

所以一直在求评论,知道大家喜欢这篇文真的很开心,真的非常感谢每一个点热度发评论的姑娘,在这里给大家鞠个躬。

不知道该怎么说,总之还是希望读者姑娘们尽量理解我这个作者的风格,会写风花雪月,会写放肆青春,但总是更偏好现实一点的东西,梦想是让角色能够在我的笔下活过来,而活着不只需要爱情。

大概就说这些吧,更多的胡说八道在烧酒未遂那个子博【。

 

下周再见!

 

评论(10)
热度(69)
©kKusuriI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