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号开了干嘛来着

【周喻】昼行 09

我流哨向,很不科学很不考据,尽量科学尽量考据

说好的九月更新,字数3515,过渡章字数不是很多

下章刷副本了,互相伤害吧

前章走【周喻】昼行 08

末尾FT有重要事项 ,请注意

 

祝食用愉快!!!

 

09

 

一枪穿云最终还是说了实话。

那扇门,是周泽楷和喻文州的精神链接。最开始长期生活在意识之海里的精神向导只是感觉到了一点微弱的精神波动,真正发现链接存在却是在一周前那次任务之后。

周泽楷想起他曾惊鸿一瞥的星海沉浮,还有喻文州说的那两句话,大概有些明白其中缘由,但更多的还是不解。

根据这么几年和向导并肩作战的经验,那片重逢时显现在精神里的星海应该就是喻文州的意识之海,周泽楷无意间的闯入按照常理,只要没有发生冲突,一般情况下不会产生不利影响,再说,他周泽楷最后还是听了喻文州的话,没有过去,不是吗?

至于精神链接,除非利用等级强迫,否则在没有征得双方同意的前提下,是根本无法建立的,当时喻文州刚刚醒转,周泽楷只是误闯,况且两人都是S级,哪里来的强迫?

但事实却是,精神链接在两人都没有发觉的时候自然形成了。

周泽楷觉得这有些奇妙,回想起当时场景,心里又生出一些莫名的愉快情绪来,虽然细想之后应该算是乘虚而入,但周泽楷并没有去找喻文州说清楚的打算,他那被刻在骨血里的哨兵本能告诉他这扇门对他来说非常重要……

有可能的话,周泽楷不想失去这个精神链接,不论是本能,还是别的什么原因。

一枪穿云见周泽楷一直对那扇小门这么盯着愣着的,不由觉得发毛,大约是做精神向导久了的缘故,一枪穿云渐渐地生出点不好的预感,揣着那点担忧惴惴不安地瞟向刚蹲下身的周泽楷,欲言又止。

他可真怕周泽楷突发奇想打开那扇门,顺着链接摸进喻文州的精神世界,那可就麻烦了,说不定又得和索克萨尔打一架。

眼见周泽楷发呆的时间越来越长,一枪穿云开始有些急了,不过好在周泽楷的终端及时响起,周泽楷只好暂且先离开,一枪穿云这才松了口气,紧接着匆忙塞张纸条进去,这才坐在猫窝旁边彻底放松下来。

视线回到周泽楷这边,从小憩中回过神来的他打开终端接收了联盟的新行动指示,不出意料,果然是由轮回负责捣毁S市的这个该死的设施。而此前雷霆和霸图合作,通过孤儿院对外界的联络和资金流动去向又查到了位于Q市和G市的两个规模不一的同类设施,为了防止通风报信,两处设施的对外通信系统将交由雷霆先行处理,其后按分配同时开展行动。

周泽楷看得仔细,逐字逐句地读着,神色没有太大的变化,但比往常还是严峻了些。

联盟的意思是抓捕几个研究员活口,孩子们则是尽力保护,如果再发生像“The Chaos”那样不可两全的情况,则优先确保被抓捕人员的生命安全,再是自保,最后才是孩子们。

联盟的考虑,可见一斑。

周泽楷通过终端联系了江波涛,定了个时间和其他几位精英小队成员商榷行动的安排,再交代下刚定下来和蓝雨的对抗演习。

这两周都没怎么下过雨,空气却还是这么潮湿,临近正午,阳光渐渐刺眼了起来,周泽楷躲到了沙发上,正要给自己倒杯白开水,没想到杯里还剩小半杯绿茶,这才想起来喻文州走后他还没收拾茶几。

茶早就凉了,人也早就走了,周泽楷坐在喻文州的位置上,望着那只白瓷茶杯,蓦地就想起那扇小门,和远在G市的那间老屋子。

忽然觉得白驹过隙,七年的流沙淌过指缝,他的手从来握不住,幸而时光流逝,他不希望改变的东西里还是有那么几样没有变的。

于是他拿起茶杯去到卫生间里洗干净,水流淌过他的手掌,而杯子依然被他稳稳地拿在手里。

周泽楷忽地笑了。

 

喻文州并没有回蓝雨参与G市的行动,反倒联系了H市的兴欣增援,黄少天为此抱怨了好几天,直到叶修把魏琛推了出去叙旧,黄少天那张嘴才消停了点。

G市的情况和S市不一样,G市的设施比其他几个地方更小也更隐蔽,建在荒郊野外的无人地,喻文州推测这个设施很可能是“The Feral”计划中最后建立军队的基地,虽然在曾经击毁过“The Chaos”计划的蓝雨头上动土非常不理智,但某种意义上也最安全,还远离联盟总部,如果不是查到奇怪的资金动向,这个设施可能会是最后一个被发现的也说不定。

距离联盟确定的行动日期还有半个月的准备时间,和周泽楷商量过后,对抗演习的时间被推后到了行动结束后一周,现在还是让蓝雨和兴欣好好磨合一下比较好。至于喻文州他自己,联盟安排了他暂且继续留在轮回,他自己倒是清楚得很联盟打的算盘,却没打算做点什么来反对。

S市这个设施肯定是能拿下的,他不担心,至于联盟那几位优秀哨兵,除非他喻文州有朝一日不能控制共情共感的向导本能了,他才会去考虑找个哨兵凑活到退役。一方面他有自己的坚持和骄傲,另一方面,他也不想害了哪个倒霉蛋。

那场灾难给喻文州带来的,不仅是失去向导素那么简单而已,他失去的远比数据报告上的更多。

房间里一片黑暗,喻文州已经躺在床上一小时了,一旁的桌上放着他的个人终端,一个星点大的绿光偶尔亮起,像能记录时间的流逝似的。

他睁着眼,不知道在想什么,过了很久又闭上眼,黑暗里浮出一片星海将他托在半空,一颗流星划过,浑身漆黑的精神向导踩着不知名的星系来到主人身边,用不知名的语言喟叹着。

他慢慢睁开眼,星图骤然开始变幻,聚合再分崩离析,扭曲着流过漆黑的夜幕,划出无数点星火,最后淌进了喻文州的眼眸里。

索克萨尔没说话,长法杖挥出一道老旧的木门,跟在喻文州身后走了进去,门渐渐被星海淹没,融进了墨似的夜幕。

“这次我估计是躲不过去了。”喻文州坐在桌边,取过小茶壶凭空倒了杯绿茶,索克萨尔摆手示意他不需要,“找个哨兵凑活过过?我支持,从一开始就支持,你真的很需要一个哨兵,精神上,我真的不想再莫名其妙被陨石砸了,以为出了啥事结果每次都根本没事,心跳游戏不是这么玩的。”

喻文州看了自己举起双手的精神向导一眼,推过去几片屏幕截图,“四座塔的首领副首领都任我选了,主席是认真的。”索克萨尔拉过那几片截图,很快就看完了,一脸复杂地扔到桌上,“不懂你们,你副首想要的是小姑娘,对面草堂是死对头,斜对面烟鬼不需要向导,河对面俩黑社会就算了看着容易犯怵,至于最后这个刚见过的枪手小哥……和烟鬼差不多,也不需要向导……你们联盟是认真的吗?”

喻文州没做评价,“精神结合需要哨兵向导双方穿过精神世界的数层保护屏障,外面那片星海你也清楚多危险,如果不是S级经验丰富的哨兵,根本就没可能过来,说不准还会死在那里,人选一再排除,全联盟也剩不了几个。”“哎,对了,记着之前不是有个哨兵小哥进来过吗,就你昏迷那次,我太累了没看清脸,不过你不是出去和人说了几句话吗,那小哥还活着的话去找他呗。”

桌上几片截图渐渐消失,仅留下了属于轮回首领的一片,索克萨尔将它转朝喻文州的方向,推了过去,“要是找不着,我觉得这位你可以考虑考虑。”

“反正你俩以前也认识,也正好谁都不需要谁,搭个伙不会有什么影响。”

喻文州微眯着眼瞧了瞧索克萨尔,对方手指绕着一缕银发,脸上笑得真心诚意,喻文州不说话,垂下眸去喝茶,窗外几颗星毫无预兆地爆炸,映进了他杯底。

是了,谁都不需要谁,一个是S级哨兵,觉醒七年没有绑定向导,一个是S级向导,在蓝雨独力支撑了七年,他们能从对方身上得到什么呢?

他们不需要得到什么,每个人都是独立的个体,分离多年也好好地过来了,确实谁都不需要谁。

那么以前他们是为什么会住在一起的呢?喻文州忽然想不起原因来,既然他们彼此互不需要,把时间倒回过去的话,一起生活的那段日子不也是搭伙过日子。

未来未知,喻文州的脑海里从来都没有过和谁度过余生的蓝图,不如说未来什么样都好,只要活着,简单构想一下就能知道未来的轨迹,完成联盟的任务和指示指标,一年一年地过去,再培养继任者,慢慢放开蓝雨的大权,等到向导的本能消退得差不多了,他就退役。

有没有人陪伴,其实也不重要,他喻文州有实力依靠自己活得好好的,很多对向导来说的必需品,他都不需要,比如向导素,比如一个绑定的哨兵。

可他又是危险的,药物给他带来的影响太深,一旦受到重创,结合热就会无规律急剧变化,精神波动更极端不稳定,要是在任务时发生了突发状况,失去他喻文州一个战力,很有可能会引发一个精英小队的团灭。

他喻文州赌不起,综合考虑后,他还是更愿意这样一直一个人活着。

虽然,他也由衷地怀念和周泽楷一起生活的那几年,也曾为多年的分离感到遗憾和低落,也为重逢感到欣喜,只可惜……

他们不是普通人,总有比个人感情更重要的东西横亘在他们面前,他们需要舍弃,需要忘记,以此获得背水一战的一往无前。

而喻文州不知道他能一个人往前走多久,不知道能走多远,不知道停步的时候会不会觉得人生太过寂寥,更不知道回首时会是什么光景。

可他还是希望,当多年后他卸下一切担子,终于能够回头的时候,能有什么在等他。

就像他意识深处的这件老屋子一样,哪怕意识的星海沉浮了千万次,无数的繁星诞生再湮灭,当他闭上眼陷入沉睡之后,总还找得到回家的路。

喻文州的身影消失在了这篇虚无的空间里,又或者说他存在于某个不知名的星海一角,索克萨尔还坐在那张老木桌前,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桌面,瞅着窗外冰晶四散的星幕,无奈地笑了笑。

 

喻文州睡着了。

 

TBC.

 

希望大家能意思意思给点红心蓝手,08的数据看得我很桑心

断更很久非常抱歉,今后恢复周更,希望大家意思意思给点支持

如果热度继续萎靡不振,大概这篇就没有出本计划了

不会坑,可以安心看,不一定出本就是了…………

有新坑的打算,具体还没完全想好,估计8章完结

 

烧酒hin伤心,烧酒不想存钱出本了【。】

评论(15)
热度(81)
©kKusuriI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