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辈子都不会再写周喻了。

【周喻】昼行 08

我流哨向,很不科学很不考据,尽量科学尽量考据

开头仿佛高中生物,理科魂的爆发,总字数5012

隔了这么久才更新真的非常抱歉【土下座】

前文走——【周喻】昼行 07 【请务必阅读前文以回忆前情!】

 

祝吃好喝好!还在追更的伙伴请在评论区让我看到你们的双手!!!【。

 

08

 

微草的药物分析报告和雷霆的情报解析报告在样本和情报入手后36小时内被上传到了“The Shield”行动的公用情报库里。

第一份样品药物里被检测出了向导素类似物,离心后得出三种基本类似物比例大约在1:4:3到1:4:8之间,周泽楷清楚地记得喻文州的一般配比正在这个范围内,联系前一天喻文州和他讲述的旧事,大概也能明白其中原因。剩下的成分包含了镇静剂和微量激素等,可以推测这一份是用来诱导向导觉醒的药物。

第二份样品的成分则要复杂得多,也更加……残忍。

对每一个联盟军人来说,都是触目惊心的原料。

浓缩的向导血浆、高浓度向导素、强效镇静剂、过量激素和兴奋剂……

后三者混合的效果大概会令一个正常人当场死亡,何况是十五岁左右尚未觉醒的少年。再说前两者,明显只存在唯一的来源——活生生的向导,从活的向导身上进行血液采集和向导素采集,为了保证每一管药剂的纯度,这两样必须出自同一个向导。再看浓缩的程度,保守估计之下,一管药剂制作成功的时候,作为其原料来源的那个向导不死也和死了没什么差别了,过度的采集会让向导暂时或永久失去向导素再生能力,而在大量失血的状况下,自我修复能力也会大幅减弱……

周泽楷不忍去估计这一管药剂里包含了多少条人命,闭了会儿眼睛才继续阅读。

第二份药剂被判定为哨兵诱导觉醒药物,其原理是哨兵造血细胞中向导相关基因被抑制表达。这种药剂能够强行在人体内创造濒死环境,极端状况下哨兵向导觉醒相关基因被激活,其中由于药剂作用向导基因被抑制,哨兵基因被迫激活表达,从而使人进入哨兵觉醒进程。

至于第三份样本……微草得出的结论是一种速效毒药,可能是用在失败品的处理上。

阅读完这份沉重的报告,周泽楷倒进椅背里长长地呼出一口气,神情却不见半点放松的迹象,他又深呼吸了一次,再次睁开眼时,眼眸里只剩下了坚决。

 

“The Feral”计划必须被彻底铲除。

 

雷霆的情报分析勾出了这整个计划的全貌,出乎所有人意料地,盗取成功的资料里居然包含了曾经“The Chaos”计划的规划书,也正得益于这份规划书的成功破解,联盟终于彻底摸清了这个邪恶组织的真实目的——制造一个足以和联盟抗衡的地下哨兵向导军团。

敲门声响起的时候周泽楷刚阅读完两份报告,说了声“请进”才抬眼去看门口,来的人是喻文州。周泽楷没有想到喻文州会来找他,起身绕出了办公桌过去迎了一下,喻文州笑着和他打了招呼,然后和他一起坐到了茶几两边的沙发上。

刚坐下没两秒,周泽楷又“蹭”地站起来,说了一个“茶”字就走到另一边倒茶,把茶杯放到喻文州面前了才终于安心地坐下,用眼神询问喻文州所为何事。

喻文州没和他卖关子,上来就直切主题:“微草和雷霆的报告都看完了吗?”周泽楷点头。

喻文州收回了往常的微笑,他十指相和,用更正式的表情望着对面的周泽楷说:“联盟可能还需要一些时间制定未来的行动计划,在下次会议召开之前,我提议轮回和蓝雨开展两次联合演习,分别是一次分队合作演习和一次精英小队对抗演习,不知道周首领意下如何?”

本以为喻文州会针对报告内容讨论些什么的周泽楷愣了一下,眼眸里掺入的一丝疑惑在简单思考后很快消失。

蓝雨首领喻文州的这一提议,作为轮回首领的周泽楷没有拒绝的理由,两塔未来的合作势必增加,在实战来临前未雨绸缪先进行演练是非常明智的选择。

于是周泽楷垂眸简单思索了两秒之后用同样正式的表情说道:“我接受。”

喻文州笑笑,拿起茶杯啜饮着绿茶,沉默了一会儿。周泽楷觉得有点尴尬,他应该再说点什么,偏偏冠冕堂皇的客套话他从不会说,话题也不会找,虽然面子上没什么表现,脑子里已经刮了好几场头脑风暴了。

好在喻文州没有让沉默持续太长时间,他放下茶杯再次和周泽楷对视。周泽楷冷不丁被他这么一看,忽然有点慌。

“今天来找你也不全是为了这件事,还有些别的话题想和你聊聊……”喻文州说。

“仔细算下来,我们两个应该有快七年没见过面了吧。”像是在寻求确认的语气,周泽楷却无法从喻文州的眼睛里看到任何探询的意味,于是他摇了摇头:“三年,你就任那天,我在的。”“是吗?”喻文州应道,“那就是我有七年没见到你了。”

周泽楷不是很明白喻文州提起那段空白时光的用意,没有回应这一句,默默等着喻文州的下文。喻文州神色复杂地看了他一眼,接着说:“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长得比我高的。”印象里这是喻文州第二次提起身高问题,周泽楷无辜地眨了下眼,“嗯。”这种时候还是不要回嘴比较好。

“也不知道你会觉醒为一个哨兵。那是我走之后多久的事?”“……”面对喻文州的问题,周泽楷沉默了几秒,被喻文州盯了会儿,两个字吞吞吐吐了半天才被说出口,“半年。”

意料之中地,喻文州愣住了。周泽楷抿了两下唇,又说:“没出事,你别……”

话还没说完周泽楷就看到喻文州皱起的眉头,剩下的字不由得梗在喉头,裹着周泽楷的悔意掉回了肚里。

联盟征集哨兵向导按规定是一年一次,喻文州觉醒的时候正赶上征集令下达,顺理成章进了联盟,又因为魏琛的关系进了蓝雨的训练营,而周泽楷就是那个时候开始的独居生活,过了半年觉醒为哨兵,再过了半年才进的轮回。喻文州只知道周泽楷比他晚一年进入联盟,却不知道他什么时候觉醒的哨兵。

周泽楷看着喻文州掩藏不住的懊悔神色自己也有一点后悔,暗自低下了头不敢再去看,他该撒个谎的。

哨兵五感敏锐的特质是一把双刃剑,他们能看清远处的细节,却不能直视一定强度的光源;能听到细微的声音,却不能在嘈杂的环境里逗留太久;能更细致地感知事物,却无法接触粗糙的麻布……他们对刺激非常敏感,因而只能生活在专为哨兵向导建造的塔里,他们无法忍受平凡生活中随处可见的刺激,任何一项刺激只要超过极限一点点,就能逼疯一个哨兵。

周泽楷也记得当时自己生活得有多么艰难,本就生活拮据,哪儿来的余钱去置办更好的生活用品……好在他的精神向导出现的格外早,一遇到什么刺激就立刻把他拉进意识之海,暂时切断他对外界的感知,才让他少遭罪了些。

虽然过得磕磕碰碰,但也熬到了新一轮的征集令,那之后的事就很顺利了。

“对不起。”喻文州突然的三个字把周泽楷好容易整理好的语句全数打散,周泽楷张着口眨巴了两下眼,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喻文州坐在他对面低着头,刘海遮住了眼睛,周泽楷看不清喻文州的表情,但喻文州的感情他能感受得到,懊悔里夹杂着他不明白的痛苦,他说不上来为什么能感知得到,可他不忍心看着喻文州一直这么不说话,明明不是他的错,谁又能预料得到周泽楷会在半年后觉醒为哨兵呢?

试探性地,周泽楷小心地喊道:“文州。”喻文州没应他,周泽楷渐渐有些焦心,又喊了一声:“文州?”喻文州还是没有回应,周泽楷有些急了,身子前倾伸出手拍了拍喻文州的肩膀,喻文州的身体明显地一僵,周泽楷无视了他的反应,说道:“过去了,没事。”

桌上茶杯热气凝结在了杯口,被残存的温暖化成了水珠,拉进了水面之下。

喻文州蓦然抬头,周泽楷一瞬之间似乎看到了喻文州眼底有一片星海,但也只是一瞬罢了,那波澜不惊的深褐色依然映着周泽楷的模样。

周泽楷冲喻文州露出一个笑,“我活得很好,别担心。”

项链上的子弹因为周泽楷的动作滑出了领口,喻文州瞟到那枚子弹,垂下眸拨开周泽楷的手,靠回了沙发。“那就好。”

周泽楷见喻文州这样,也回到了方才的姿势,茶有些凉了,他便向杯里加了点热水,茶叶一番躁动后又渐渐沉寂。“本来想叙叙旧,看来你还是老样子,不问的话你也不会主动说。”

周泽楷默默给自己加了白开水,等着凉,听了喻文州这话,只伸手把子弹放回领子里边,然后抬眸和对面的人对视,“嗯”了一声,不知道在回答什么。喻文州看得出周泽楷依然固执,有些东西周泽楷可能一辈子都不愿意去改,倔得不行。

而他自己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之后两个人聊的内容就比较杂了,喻文州讲了些训练营时期被误会成哨兵发生的趣事,周泽楷回他两个因交流障碍导致的单挑事件,也亏喻文州有那个理解能力能从周泽楷言简意赅的叙述里抓出笑点,而周泽楷某种意义上也很厉害,毕竟不是每个人都能明白喻文州偶尔过于跳跃的水瓶座逻辑。

至于他们刚刚分离的那段最难熬的时期,两个人都格外默契地避而不谈,喻文州三言两语带过蓝雨对他的质疑,周泽楷则直接跳过了无法计数的误会,那些都不是故人叙旧的时候该提起来的事情,对于眼前这个一起生活了多年的人,他们总习惯报喜不报忧。

羁绊会因为时间而蒙尘,但不会因为久别而褪色……如果羁绊的双方仍然保留着那份珍贵的感情的话。

 

喻文州走的时候周泽楷还有点依依不舍,送人到办公室门口又送到电梯间,颇有些要把人送回暂住的房间才算的架势,喻文州无奈地笑笑,还是拒绝了周泽楷踏进电梯,周泽楷抿了下唇,有些不快地道了“再见”。电梯门渐渐关上,周泽楷看着喻文州的身影渐渐被电梯门挡住,紧接着一个黑影一闪而过,停在了喻文州身后!

事发太过突然,哨兵敏锐的意识和极快的反应让周泽楷瞬间伸出手卡在尚未关上的电梯门之间,下一秒就要从腰间掏出配枪,喻文州这时候赶紧按住开门那个按键,还没来得及出声,黑影绕到了喻文州身前,不知道从哪儿拿出来的漆黑长杖被迅速一挥,挡开了两枚来自周泽楷身边的子弹。

周泽楷瞳孔骤然紧缩,盯紧了面前这个一身黑袍戴着兜帽的陌生人,他右手配枪已顶住这人额头,可黑袍人勾起了嘴角却仍然一言不发,他身边的一枪穿云反倒收起了枪,偏头瞟了一眼自家主人,一脸的微妙,喻文州一双眸子似笑非笑地望着周泽楷,像在忍着笑,周泽楷有些不明所以,枪还是没放下来,直到他观察了下这个黑袍人的装束,才恍然大悟。

眼前是个术士型的精神向导,不是潜伏已久的入侵者,他这才把枪收回去,有些尴尬地说了声“抱歉”。

喻文州没有介意,笑着从电梯里走出来,周泽楷赶紧给他让开路,至于两个精神向导,一个拿长杖把兜帽掀了,一个收好枪一脸复杂,对视一眼,各自走到了主人身后,白头发的索克萨尔一直笑着,和周泽楷眼神对上的时候无声地做了个“喵”的口型,周泽楷看到这个口型似乎想起来了什么,又好像什么都没想起来。

“给你介绍一下吧,”喻文州说,“这是我的精神向导,如你所见是个术士,叫索克萨尔。”听到名字的周泽楷愣了一下,不是很明白喻文州取名的用意,倒也没多想多猜,“神枪手……一枪穿云。”一枪穿云装作没听出主人的诡异停顿的样子,按神枪手初次见面的习惯,拉了下帽檐,索克萨尔则笑着点点头算是回应。

插曲结束,索克萨尔跟在喻文州身后进了电梯,周泽楷和一枪穿云目送,该分别的还是要分别。

电梯门再次渐渐关上,这次没再出什么事故了。

 

出了电梯,索克萨尔就回到了意识之海里面,喻文州则取消了终端的静音,打开了两个来自联盟的通知,一个是下一步的行动指示,一个是喻文州已经收到过无数次的联盟部分优秀哨兵档案。

这一次的标题特意用了加粗红字和主席亲发的标识,喻文州心想他可能不能继续只是蓝雨的向导首领了……这样的档案从喻文州接任蓝雨首领一年后开始,每个三个月就能收到一份,但喻文州一次都没有接受过里面的建议,至今仍是孤身一人,就连黄少天也只是在两人共同出任务的时候建立过暂时的精神链接,能进入喻文州精神世界的,除了他自己和索克萨尔,再没有过第三人。

原因尽管不明,但蓝雨对此并没有异议,他们尊重首领的意愿,并且相信首领的实力,蓝雨上下上百哨兵,无人不服喻文州,这位联盟顶尖的S级向导首领。

喻文州读完了行动指示,心里大概有了数,随后看着那个标识微微蹙起了眉……可能这一次档案里的人,他躲不过去了。

走出轮回主塔,光线开始略微地有些刺眼,万里晴空,竟是一点遮挡都没有,喻文州移了视线去看那片停机坪,仿佛听到了一阵雨声。

 

与此同时,索克萨尔回到了喻文州意识之海里那间稍显破旧的小屋里。

他蹑手蹑脚地关上门落下锁,再轻手轻脚地坐到猫窝旁边,推开那个旧篮子,一扇微缩版的小屋正门半开着出现在视野里,索克萨尔拿出门里夹着的字条,读完之后掏出一支羽毛笔刷刷刷写了一排字塞回门里,不一会儿就被门那边不知道什么人给取走了。

等了一会儿没见字条回来,索克萨尔有些等不及,弯着指节敲了敲门,字条这才从门的那边伸出来……对面的人就回了他一串省略号,和一个“没”字。

索克萨尔幽幽地叹了口气,不准备回信了。

他站起身,把猫窝拉回原本的位置,拍拍袍子上的灰,躺到了一边的下铺上,脸上表情格外复杂。

“我家主人哦……什么时候才发现得了哦……”

说着索克萨尔翻了个身,眼睛盯着那个猫窝。

“还是头一次见到长这样的精神链接,也是奇了。”

而另一边的一枪穿云则还坐在猫窝旁边,眨巴着眼睛看着刚进门的周泽楷,大眼瞪小眼,两个人都没说话。

周泽楷脸上阴云密布,只对他的精神向导说了两个字。

“老鼠?”

一枪穿云想了想,摇摇头。

“……猫,嗯,猫。”

 

TBC.

 

写到最后……想看汤姆杰瑞了【。】

喻队之前觉得自己不对劲就是因为小周那次误闯精神海,那个过程其实就是在精神链接或者结合,被喻队打断所以变成了一个非常不易发觉的精神链接

单身太久总是要相亲的【。】

下次更新大概会过几天,要去丽江几天所以嗯……

真的没有坑啊你们看我真诚的眼睛!!QAQ

没啥实质内容的一章,小周想通了对等的亏欠,喻队还没想通呢……

评论(10)
热度(64)
©kKusuriI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