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辈子都不会再写周喻了。

【周喻】昼行 07

我流哨向,很不科学很不考据,尽量科学尽量考据

原名新建文档……对就是那个名字很长的新建文档【悲伤脸】

依旧是深夜更新,每次都卡在开头,两个半小时写了六百字真的是历史新低我心好累……这章4181字,嗯,很好,收住了【。】

前章【周喻】昼行 06 

求个评论啊起码告诉我你们还认识这篇没有因为名字变短了就抛弃他呀QAAQQQQQQQ

 

好啦,祝用餐愉快Kira~

 

07

 

午后日光透过树荫和窗棂投下一地光斑,渐渐侵占了更远的地板和斑驳的涂鸦墙。

二十二岁的周泽楷站在教室的角落一言不发,九岁的周泽楷坐在椅子上专心画画,水彩晕出了铅笔的界限,光斑沾上了滴落的颜料,讲台上放着苹果和糖,还尚未被光侵染。

九岁的周泽楷停下了画笔,却不小心拐掉了调色盘,五颜六色的颜料浸透了光斑,渐渐蔓延开去。他慌慌张张地离开椅子蹲下身去收拾,下课铃却猝不及防地响起——二十二岁的周泽楷知道,那是死神降临的铃声。

血与火最终掀翻了整个梦境,湮没了惨叫与哀嚎。

 

这原本该是个美梦的。

 

二十二岁的周泽楷站在废墟前,踩着血与瓦砾来到了废墟里九岁的周泽楷旁边坐下,抬眼望去一片狼藉,身边却仍是一片静谧。栅栏最先消失,接着是树和花,然后是天空和地面,废墟的碎片一片一片被同化为虚空,最后只剩下九岁的周泽楷趴在二十二岁的周泽楷身边紧闭着双眼,脸上的血和泪里混了土和灰,似乎打定了主意不肯醒来,二十二岁的周泽楷没有看他,一个人默默地站了起来。

他向前迈了一步,随即坠入无边的黑暗里,他听不到风声,却知道自己在坠落。

他想起曾在这片黑暗里坠落的黑猫。

他闭上了眼。

 

任务成果在前一天晚上就已经及时传给了联盟总部和雷霆塔,分析结果和下一步任务相信在一周内也会通知到各塔,喻文州大概直到“The Shield”结束之后才能回蓝雨,于是分派到各塔的调查任务蓝雨塔这边的就交给了黄少天。

最后楚云秀和黄少天先后离开了轮回,只剩下喻文州一个外人再次暂住。

轮回主塔内,周泽楷直截了当地叩开了喻文州的房门,喻文州侧身让他进门,嘴角挂着浅浅的微笑,眼里波澜不兴,像是早料到周泽楷的到访似的。

“怎么突然来找我,出什么别的事了吗?”喻文州递给周泽楷一杯半烫的白开,自己则继续喝那半杯绿茶,周泽楷还是和以前一样不喜欢茶这点联盟开会那会儿他就知道了,省了两句客套。周泽楷没有摇头否认,他接过水杯放在桌上,眼睛随后和喻文州的对视,“那个孩子的眼睛,和你……很像。”本打算说“一样”的,想想在本尊面前好像不大礼貌,周泽楷改了口。

喻文州没有回避问题,随意地笑笑,“我知道。那些孩子我都见过的,确实和我一模一样,真是不可思议。”

周泽楷不太喜欢喻文州这样轻描淡写的语气,于是蹙起了眉,“你……”喻文州看着周泽楷,“这是事实,不是吗?不过……你可以放心,我是易容潜入的,这一点的记录你可以在‘The Shield’的共享资料库里找到证据,但如果这仍然无法消除你的怀疑,很抱歉,我也没有更多的证据可以提供了。”

听到喻文州如此正面的回应,周泽楷反倒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喻文州早看穿了他的怀疑,也看穿了他无法轻易打消这份怀疑……那么对话该如何进行下去?周泽楷皱起了眉,这个领域对他而言实在是太困难了……

好在喻文州不是会让人难堪的人,话题很快被转移,“但如果是关于那些孩子的眼睛,我倒有一个猜想,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和我一起讨论一下?”

眉头舒展开,周泽楷点了点头,表示洗耳恭听。

“向导的觉醒过程我想周首领是有一定了解的。”喻文州第一句话就让周泽楷愣住了,倏忽间周泽楷又回过神来,喻文州的表情没有任何变化,仿佛在说一件和他无关的事情一般地平静,周泽楷心里有点不是滋味。

 

他当然清楚向导觉醒是一个什么样的过程,因为他是亲眼看着喻文州觉醒成向导的。

三天三夜的低烧,毫无预兆的昏迷,清醒的时候目光呆滞,睡着的时候一身冷汗……

 

周泽楷连忙把脑子里的杂念赶走,继续将注意力集中回喻文州身上,现在不是回顾的时候。接着他听到喻文州继续说道:

“在向导的觉醒过程中,向导素有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它是向导创造出精神领域并成功与精神向导建立契约完成觉醒的标志,产生过程与觉醒过程密切相关,因而向导素也成为了向导的第二张身份证。不过很可惜,这张身份证在我十岁那年就已经用完了。”

周泽楷盯着喻文州,眼睛里满是难以置信……十岁那年,正是他遇到喻文州那年……

周泽楷忽然想,原来他不知道的,不止七年吗?

喻文州安抚性地笑了一下,精神触须也无声无息地抚慰着哨兵周泽楷焦躁起来的思绪,周泽楷的表情渐渐缓和,喻文州这才继续讲述。

“原本这事是蓝雨机密,魏首领调查出来的结果,不过我想如果这次要剿灭‘The Feral’的话,以前那些事总归是要见光的,早一点说也无妨了。”喻文州喝了一口茶,接着目光定定地注视着周泽楷的眸子,“我是‘The Chaos’计划里唯一成功觉醒为向导的实验品。”

没有给周泽楷回神的时间,喻文州增加了精神安抚的力度,“蓝雨进入据点之前,那些研究员就已经疯了,他们集中了整个设施里的孩子,随机地注射尚未开始实验的药剂,按着浓度梯度和成分配比赌博,最后打开了毒气的开关……对于普通人来说确实是毒气,但对向导来说,向导素却正好是气体的唯一解药。”

“我很幸运,虽然没有当场觉醒成为向导,却成功被诱导出了向导素……可惜已经晚了。药剂终究是实验品,仅仅一次诱导产生的向导素总量就能中和设施内一半的毒气,后来我算了算,那个总量和一个向导一生能散发出的向导素总量已经差不到哪里去了……”

“针对向导素,有两个思路进行诱导实验,一是药物诱导向导素产生进而开始觉醒进程,二是利用向导素注射诱导觉醒进程开启,第一条路走不下去,那就只剩下第二条路了。所以,‘The Feral’必然在设施被毁前就得到了空气样本,之后只需要对空气样本进行分析就可以获得我的向导素成分甚至更细致的分子构造,进而开始第二种思路的实验,这样也就可以解释为什么孩子的眼睛会和我一样了。”

喻文州垂下了眸,没再说话,撤回了那些精神触须之后便抬起茶杯灌完了剩下的茶,和周泽楷打过招呼便去倒水了,也留给周泽楷一点消化的时间和空间。

周泽楷有些无力地倒进了椅背的空间里,深呼吸过后,闭上了眼睛,他需要好好想想。

 

喻文州的猜想已经解释清了周泽楷心里的疑惑,也用残酷的事实击溃了周泽楷的怀疑,周泽楷觉得自己应该说点什么,但仔细想想说什么却都不合适。

为自己擅自的怀疑道歉吗?那太虚伪。

向喻文州表示同情和安慰吗?喻文州不需要,况且,这已经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更发生在他和喻文州相遇之前,他又有什么立场在这么多年之后去慰问一条已经几乎淡去的伤疤。

表决心更是毫无必要,联盟里谁不想彻底捣毁这个杀千刀的计划?

周泽楷真的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更不知道该做什么,要是放在七年前他们还住在一起的时候,他想必不会这么拘束,至少一个拥抱是不用顾忌的,一声“我在”也不会太过亲密。

哪像现在,只能听着水流进杯里的声音无言以对。

茶香逸散,浸润了周泽楷的呼吸。

他忽然很想念一只叫做索克萨尔的黑猫,要是放在那只黑猫还活着的时候,这个小家伙一定会蹭蹭周泽楷的裤脚,又蹭蹭喻文州的裤脚,再故意不好好吃饭,非要他们两个人一起去看它了才肯吃一口,搅得他俩根本闹不了什么别扭。

喻文州慢慢走了过来,抬着茶杯坐在周泽楷对面,周泽楷睁开眼直起身,静静地看着喻文州,一句话也不说,就这样看着。

喻文州也不说话,学着周泽楷样子似的回看过去。像在较劲,却又不是较劲。

 

和向导对视真的是一件很奇妙的事情,尤其是陌生的哨兵向导之间的对视,明明就没有精神链接,甚至向导都不会进行精神安抚,但哨兵脑海里的轻度焦躁就会平息下来,杂乱的思绪也会渐渐消失,最后只剩下无边的平静。

眼睛是五感的感官中能表达最多情绪的一个,而哨兵五感异常敏锐,说不定这也是哨兵向导之间天生的吸引力所在之一。

 

周泽楷在喻文州的虹膜上看到了他自己,当然他的虹膜上也一定映着喻文州,只是喻文州看不到,而他看得到的区别罢了。

周泽楷灵光一闪,忽然就想通了。

那七年的时光不仅仅是他周泽楷错过了的,坐在他对面的喻文州也一样,在那七年的时光里,周泽楷对喻文州一无所知,而喻文州对周泽楷也同样一无所知,哪怕今日又得知了另一段错过的时光,那又怎样?那个时候的周泽楷还在孤儿院里,喻文州还在实验设施里,谁也不认识谁,周泽楷不知道喻文州经历的惨剧,而喻文州也不知道周泽楷侥幸存活的灾难。

他们之间,其实从未存在过亏欠二字。

只是他周泽楷太在意错过的那份不甘罢了。

氤氲出雾的热气渐渐消散,周泽楷望着喻文州黑曜石一般的眸子露出了这段时间以来的第一个笑。

“文州。”他这么念道。

喻文州很明显地愣了一下,“怎么了小周?”最后两个字明显是脱口而出的。

周泽楷听到三个字变成了两个字,也只是笑,不作回答。

时隔七年,他终于喊出了这个人的名字。

他毫无预兆地站起身,两步走到喻文州旁边,喻文州也跟着他站起来,还没问出“怎么了”三个字,就被周泽楷抱住。

“以后要常来。”

喻文州被周泽楷闹得有点哭笑不得,伸出的手本来要把人推开的,想想还是先拍了拍周泽楷的背,这才去推人,“那也得看有没有空,蓝雨又没有第二个向导。”周泽楷抿了下唇,敷衍地“嗯”一声当做回答,喻文州也是拿这人没办法,心里反省着之前的安抚是不是有些过度,把周泽楷搞得像倒退好几岁似的。

两个人的关系经过这次谈话之后,僵硬和猜忌都消退了不少,虽然还回不到以前那般仿若亲人一样的亲密,但总归算得上是消除了隔阂的老朋友,可如果要再细细分类的话,老朋友三个字也还是太生疏了。

然而不论是周泽楷还是喻文州,他们当中任何一个人都无法给他们之间的关系下一个确切的定义,朋友没有他们亲密,兄弟没有他们平等……但更不像恋人。

 

周泽楷走后,喻文州回到刚才的桌前收拾杯子,清理完茶叶之后,黑袍子的精神向导又一次悄无声息地趴在了桌前,等喻文州回来了,就一脸嫌弃地比了六个口型。

喻文州读得懂,却也没说他什么,先把人赶下椅子自己坐下,然后打开了电脑处理黄少天发过来的东西。

索克萨尔没得玩,又无声无息地消失了。

喻文州收敛了脸上的笑容,他的身后日光正胜,让他不得不起身拉上了窗帘,房间里骤然暗了不少,喻文州揉了揉额角,坐回了椅子上。

他原本没有打算用自己的经历去说服周泽楷的,也不知道他的自控力出了什么问题,那样惨痛的经历除了负责过的魏琛和方世镜之外,就连黄少天都不知道其中底细,他真的是疯了才会对周泽楷和盘托出。

喻文州难得地有些烦躁,他不知道那种不受控制的倾诉欲从何而来,更不知道为什么最后还是改了口叫“小周”。

就像前一天晚上和周泽楷断开通讯连接的时候感受到的无因无由的焦躁一样,毫无道理可言地驱动他的身体去寻找那焦躁的源头,他的理智让他明白为什么必须去安抚周泽楷这个哨兵,但他更深的意识上的原因他却根本毫无头绪。

烦躁最后也散了去,喻文州敲完了给黄少天的回复,倒进椅背里闭上了眼。

 

陷入意识之海前,喻文州想起了索克萨尔说的那六个字:

自作孽,不可活。

 

TBC.

 

喻队态度反差和最后那段莫名其妙的纠结的原因放在下一章解释,解释完就可以开始推本文核心内容了

其实这是个命中注定相互吸引的故事XD

而我却想搞生物学理论【。】

第一次写这么长的篇现在感受到了吃力,虽然剧情能顺利推但细节真的好愁人头发都越掉越多……

谢谢姑娘们包容我这微妙的文笔和诡异的剧情这么久【鞠躬】我会更努力把这个故事讲好的!

【现在就好想回炉重修啊……】

评论(15)
热度(72)
©kKusuriI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