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辈子都不会再写周喻了。

【周喻】昼行 05

我流哨向,很不科学很不考据,尽量科学尽量考据

原名新建文档。

仍然在过渡,上一章走——点我点我

字数4309,总算收住了一点……

 

祝用餐愉快www

 

05

 

“The Chaos”人造向导计划。

即便已经被完全捣毁,也仍然是一个让人闻之色变的巨大阴谋。

一开始只是蓝雨塔管辖范围内儿童失踪率升高,后来却愈演愈烈上升到多支特警小队全军覆没的程度,不得已之下蓝雨塔介入了调查,几番抽丝剥茧,终于知晓了计划残忍的全貌。

为了制造出高概率诱导向导觉醒的药物,那些丧心病狂的研究员选择了不到十岁根本没有觉醒趋势的孩子作为实验对象,通过注射甚至毒气的方式将试验药物输进孩子们的血液里,无视一切副作用,发高烧没有治疗,头疼欲裂说不定是觉醒趋势的表现,一切并发症状都得不到治疗,可以试想这些孩子究竟有几个能活到最后。

得知真相后,当时的蓝雨首领魏琛当机立断,先发制人捣毁了这片区域内最大的实验设施,却还是晚了一步,没能救出那些十岁都不到的孩子们。

所有的孩子,都死在了设施的自毁毒气里。

这一次任务是蓝雨最大的功绩,却更是整个联盟最大的耻辱。

联盟花了四年的时间才彻底捣毁这个计划的所有据点,有了蓝雨提供的情报,这才解救了大部分其他设施里的孩子们……但第一所设施里的孩子们,都已经回不来了。

随后蓝雨首领魏琛引咎退役,“The Chaos”人造向导计划终于被画上了句号。

但谁也没有想到这个残忍的计划居然只是另一个计划的前奏!

 

“‘The Chaos’计划的目的是为‘The Feral’计划提供足够数量的向导,用在制造哨兵的实验中。”

“我伪装成他们从黑市得到的向导之一得以进入设施,前期准备工作的情报已经入手,原本可以再进一步调查的,但……”喻文州无奈地笑道,“没有向导素的我似乎还是被他们当成了哨兵,大概是因为精神力的关系,他们还派了五个哨兵来灭口。”

“前期准备的药物中有削弱向导精神力的成分存在,所以处理完五个追兵之后的事情……我已经不记得了。”

喻文州没有透露太多他所知的情报,在场的人也能理解,毕竟是个连蓝雨副首黄少天都被蒙在鼓里的任务,再者,如此重大的事件,联盟想必不日就会集结各塔,也不急在一时。

但不得不说,光是“The Chaos”两个单词就已经足够在场所有人获悉当前形势的严峻。

气氛一时凝滞,没人提出问题,也没人准备离开,似乎各怀心事。

最后还是江波涛提出喻首领还需要休息,这才圆回了场子,张新杰和安文逸本来准备再多观察一夜喻文州的情况,无奈黄少天见他俩留下他也要留下,只好谁都不留下,给喻文州足够的空间静养。

周泽楷是最后一个走的,帮喻文州把其他临时的椅子都折叠好放回原位,看了一眼桌上已经空了的水杯,纠结了两秒,忍不住最后瞄了一眼病床上的喻文州,这才关门离开。

 

后来的几天里周泽楷都没有再去找喻文州,一是塔里事务积压了两天,二是这几天有塔内的小型演习,在得知今后必有苦战之后,周泽楷对这几次小型演习也上了心,场场必到,搞得几位队长压力有点大。

喻文州则十分配合张新杰和安文逸的治疗,他身上可不只有战斗伤,那些未知成分的药物也要做出相应的处理,也幸好喻文州记下了那些药物的名称,加上另两个人的知识储备和临床经验,三天的治疗结束,喻文州的伤也基本都好了。

黄少天和徐景熙来探望过几次,其余时间则和周泽楷一起观摩演习,全程滔滔不绝,周泽楷都有些烦他了,可又不能赶人走,万一这人又去烦喻文州这个病号怎么办?只好忍着了。

 

五天后,刚刚痊愈的喻文州接到了联盟的紧急召令,张新杰和安文逸职责结束也该回到霸图和兴欣,黄少天和徐景熙则按喻文州的指示回蓝雨待命,至于只出现了一次的魏琛……安文逸给出的解释是他已经回到了兴欣。

喻文州没有追问,只请安文逸转达了对那三瓶向导素类似物的感谢。

轮回的停机坪又忙碌了起来,走完霸图走兴欣,走完兴欣走蓝雨,走完蓝雨……就到喻文州了。

周泽楷是抽了演习的空档过来送行的,轮回的其他人在演习里都有工作,也幸好喻文州从来不介意这些形式主义。

联盟的直升机还没有到,周泽楷觉得他应该可以和喻文州聊点什么,但可惜他从来不是擅长挑起话题的人,站在喻文州面前闷了半天,只问出了一个问题。

“你……没事了吧?”

简直是废话。周泽楷暗道。

喻文州见周泽楷明明白白在懊恼,笑着接话,“没事了,谢谢你的关心。”介于生分和不生分之间的回答,周泽楷望着面前的人,“那就好。”

这几天周泽楷经常在想和喻文州有关的事情,过了久别重逢的劲头之后,他也冷静了不少,虽然他很想和喻文州再一次熟络起来,但现在不是时候……还有更加重要的事情等着他们这些战士去做。想开了一些之后,周泽楷没那么纠结于七年的空白上了,但要彻底释怀,也不可能。他只能回避那段空白时光。

对视几秒,喻文州忽然笑了,周泽楷不明所以,只能看着喻文州的眼睛,想从那里面读出点什么的时候,喻文州说话了。

“你真长高了不少,哨兵觉醒的加成还真是效果拔群。”

周泽楷没明白喻文州想说什么,疑惑都写到了脸上,没来得及组织语言,喻文州就接着说了,“以前可没我高的。”

 

世界仿佛骤然静寂,七年的光阴默不作声地在他们中间划出一条看不见的银河,周泽楷无法跨越,喻文州也无法,只能这样遥遥相望,看着曾经无比熟悉的人身上,出现了不熟悉的东西,化作苦酒,被一饮而尽。

周泽楷看着喻文州的颧骨,说不出话来,只能心里想着:

以前可没这么瘦的。

 

日光忽然被遮挡,周泽楷抬头看去,是联盟的直升机到达了。

喻文州该走了。

周泽楷脑海里闪过很多画面,从第一眼看到担架上的人开始,到如今侧头看着直升机的喻文州,他这才意识到重逢的短暂,突然就不想放喻文州离开,心里的冲动越发压制不住,周泽楷皱了下眉头。

喻文州离开那间小屋时候的背影似乎正在与眼下的情境重叠,让周泽楷回忆起了七年前相同的无力感,他没有办法留下喻文州,没有理由留下喻文州。

他看到喻文州的头发被气流弄乱了一些,在喻文州还在注意直升机的时候伸出手想帮他理一理,却在碰到的瞬间收了回去。

然后他听到喻文州的声音,“我该走了。”

 

和七年前一模一样的语调,“我该走了。”

“嗯。”周泽楷只能这么回答。

他一直,都留不住喻文州。

 

喻文州回过头来看到周泽楷这个样子,笑笑,从军服口袋里取出了一颗被串在金属链子上的子弹,递给了周泽楷,周泽楷没有接,呆愣在原地,就这样望着喻文州。

“之前没带在身上,就让少天帮我取来了。”

“说好的成人礼物,一直没机会给你。好几年了,也磨得有点旧了。”

喻文州望着周泽楷笑着说完上面的话,周泽楷表情仍然呆滞,却已经收下了子弹,张张口想说点别的什么,最后还是只有“谢谢”两个字。

直升机上的人在催了,喻文州便转身离开,周泽楷看着他的背影,一点一点地握紧了子弹。

 

风骤起,周泽楷毅然回到了演习场,一枪穿云跟和他一起从枪林弹雨中毫发无伤地穿过,撂翻了半场的战士。

枪王和他的精神向导手持双枪站在演习场中央,身上落满了日光。

周泽楷仰起头,想起喻文州七年前离开时说的话,“这是战士无法逃离的宿命。”

风骤停,周泽楷举起了枪对准剩下的一半人。

 “再来。”

 

从重逢开始到再次别离,他周泽楷个人多愁善感的时间已经够长了,现在的他早已不是七年前尚且不明白哨兵向导为何物的少年。

他是轮回的首领,联盟的枪王——周泽楷。

该分清的事情,他从来分得一清二楚。

 

去往联盟总部需要的时间比较长,喻文州便在舱内小憩,说是小憩,却也没见他彻底放松警惕。

漫长的无聊时间总让人不自觉地去回想某些过去的时日。

喻文州时至今日也仍然记得他第一次遇见周泽楷的时候是个什么场景。

漆黑的夏夜,屋子外面下着暴雨,砸在不够坚固的屋檐上莫名让人心慌。那会儿喻文州刚养了索克萨尔——魏琛没空养的一只黑猫——小半个月,正是建立感情的时候,他在屋里坐不住,担心索克萨尔是不是又没吃饭去和野猫打架受伤了没力气回来,拿了雨伞就开门准备冲进雨幕去找猫。

门刚打开,一个小孩子的身影就出现在了喻文州的视野里,喻文州的脚步生生顿住,接着听到很小声的猫叫,定睛一看,索克萨尔正被这个小孩子紧紧地抱在怀里,屋檐一直在滴滴答答往下流着雨水,沾湿了这个孩子半身的衣服。

喻文州吓坏了,那时候的他也不过是个十岁的小孩子而已,连忙把伞放下,本来要先把索克萨尔抱出来的,结果人死活不撒手,喻文州只好连拖带拽地把这个孩子一起拉进了屋子,然后捡伞关门,外面冷不丁打了次雷,索克萨尔被吓得不轻,“喵喵喵”地叫了好几声,喻文州正要去抱猫,却无奈猫在人怀里,只好看着那个孩子把索克萨尔抱得比刚才更紧。

喻文州看不下去了,扯了扯那个孩子的袖子,“你能把我的猫放下来吗?他真的快被你勒死了……”那孩子终于有了点反应,松了臂膀,然后抬起头来,一双大眼睛透过湿了一半的刘海看着喻文州,眨巴眨巴,然后点点头,迅速地把猫还给了喻文州。

“……对不起……”那孩子小声地道歉,喻文州回他,“没关系。”然后连忙把索克萨尔抱到缺了个口的盘子边上,先检查了伤势,没有流血,于是他倒了半瓶牛奶,看到索克萨尔趴在那里伸出小舌头舔牛奶,这才算是放下心来。

喻文州站起身来,刚一转身,那孩子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他身后,冷不防地又吓了喻文州一跳,吓得他往后退了一步。“你什么时候……”话没说完呢,那孩子着急地朝他连连摆手,“对、对不起……不是、不是故意的……猫、猫……”喻文州听这孩子这么说还以为索克萨尔怎么了呢,回头一看,没什么变化,回过头再去看那个孩子,抿紧了唇,刘海下面那双眼睛里全是愧疚。

喻文州懂了,这个孩子只是想来看看索克萨尔。

“他经常出去打架。”喻文州说着,又蹲下去看索克萨尔,“也不知道这么大的雨有什么猫和他打。”没人接话,过了一会儿,那孩子也蹲到了喻文州身边,“嗯。”完全不知道在“嗯”些什么。

喻文州抱着膝盖,偏过头去看身边这个孩子,那双眼睛好像泛着一点水光,倒映着某只黑猫的影子,特别好看。

“你不回家吗?现在已经很晚了,你家里应该着急了……”喻文州说,那孩子听了这话,缩起了肩膀,“没有……”喻文州没懂,那孩子就把脸藏进湿透了的头发里,说,“没有……家……”

当时的喻文州还很小,他自己也说不清心里那奇妙的苦涩感情是什么,但他就是觉得这个孩子没办法置之不理。

于是喻文州拿来了一块干毛巾,二话不说就蹲在这个孩子身边给他擦起了头发。

水滴啪嗒啪嗒滴了一小汪。

“不擦干会感冒的。”

那孩子没有什么反应,喻文州就一边擦一边说,“如果你无家可归的话,那就和我一起住吧,我和索克萨尔住在这里还真有点嫌这屋子大了呢。”

“我叫喻文州,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那个孩子好一会儿没说话,等到头发干了大半才终于有了动作。他把脸从臂弯里抬起来,水汪汪的大眼睛直直地望着喻文州,说:

“周泽楷。”

 

或许就是从这时候开始的一眼万年,只是没有人意识到,也尚未发生质变,只是一种莫名的感情在心里播下了种子,吸取了第一滴雨水,还没有开始生长。

喻文州从小憩中回过神来,联盟总部已近在咫尺,他调整了一下坐姿准备降落。

索克萨尔悄无声息地出现在在喻文州的精神领域里,喵了一声。

喻文州站在那片无星的黑暗里低低地笑出了声:

“不是在叫你啊。”

 

TBC.

 

喵叫担当索克萨尔【不

那什么我准备替换标题了……大家可以期待一下w

差点就要写小小喻帮小小周换衣服了好罪恶还好住手了【。

继续求评论QWQ剧情猜测也可以的QWQ

虽然是过渡章……但还是期待回应呀QAQ

评论(10)
热度(94)
©kKusuriI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