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辈子都不会再写周喻了。

【周喻】昼行 04

我流哨向,很不科学很不考据,尽量科学尽量考据,二设开始出没,考据慎

废了一稿又写了一稿结果打斗太多了又删删改改的搞到了现在……十分抱歉

入坑的姑娘可以安心了,四章定律结束,不会坑了

上一章点我

本章更新5024字,越爆越狠……

 

祝食用愉快。

 

04

 

入侵者在越靠近喻文州所在的十二层时,上行的速度就越是放慢,周泽楷则趁这个机会在保持不被发现的同时又加快了速度,极大地缩短了两人之间的距离。

当周泽楷到达第十层的时候,入侵者停在了十一层,这使得周泽楷不得不也停下脚步,按兵不动。这个入侵者毫无疑问是十分有经验的人,周泽楷做出了判断,拿出了自己的配枪。

能无声无息潜入轮回,并在不惊动巡逻和监控的情况下进入子塔,再根据周泽楷进入楼梯间所听到的脚步,这个入侵者完全是通过极小的监控死角向上行进的,这三点综合之后,周泽楷认为,入侵者应当是个极富经验的普通人杀手,或者——后一种可能性比较小,但周泽楷没有无视——一个即将退役的哨兵。

保险起见,周泽楷的精神向导——一枪穿云无声地出现在了周泽楷身后,在周泽楷右手已经持有一把枪的情况下,把自己左手上闪着微微红光的手枪也递给了周泽楷。他们之间没有任何眼神交流,一枪穿云便三步跳到了楼梯转角,瞬息之间完成对目标的瞄准射击,紧跟着就是一个侧身回转再后空翻回到周泽楷身侧——躲开了来自上一层的十支小箭。

入侵者是一个哨兵,精神向导术士。现在周泽楷可以确定了。

没有对现状做出更多猜测,周泽楷和一枪穿云几乎同时跳离原地,他们必须尽快占领高点,否则就算是在对术士不利的狭窄空间内,只要给了术士机会,那就总有几个招数他们避无可避。

一枪穿云比周泽楷更快一步到达转角,不出意料,那个黑袍子的术士还在那里,白色灯光下这个黑色的身影显得十分格格不入,但他的哨兵却不见踪影。

一枪穿云的反应非常快,尽管只有单枪,他也用火力和速度暂时压制住了对方,趁此机会,周泽楷借着一枪穿云的掩护突破了术士的防线,术士忙于应对距离越来越短的枪手,几乎无暇顾及已经到达身边的哨兵,一个闪身拉开距离之后,那扇门便失去了防守,周泽楷没有直接推门而出,而是蹲身避开来自术士的另十支小箭,配合一枪穿云骤然加大的横向扫射,周泽楷也用左手手枪完成了纵向的扫射,把术士彻底逼退到角落。

胜负已分。

周泽楷相信一枪穿云的战斗能力,虽然自己的精神向导避无可避受了点小伤,但那在战场上不过是家常便饭,于是周泽楷放心地推门而出,继续追击那个入侵者哨兵。

泛着蓝光的枪被抵在额前,术士的兜帽终于落下,显露出一张年近中年的男人的脸,如果这个时候周泽楷在的话,他一定可以认出眼前这个精神向导,毕竟和主人长了一张一模一样的脸的,全联盟也只有那么一位罢了。

蓝雨曾经的首领,魏琛。

 

此时的病房内,黄少天已经成为了话题的中心人物。

“我的天哪张新杰你作为同期生居然不知道我们首领没有向导素这事?刚进训练营不久这事情就闹了好一阵子的,你到底是于多专注训练才不知道这些八卦啊?”黄少天坐在床边的椅子上开始了喋喋不休,张新杰本来要和安文逸讨论目前已知信息的,黄少天这么一直吵吵真的很烦,但考虑到黄少天上司还没发话,张新杰也不好说太多,就由着黄少天去了。

“我刚开始不知道他是向导,以为是个哨兵,听说以前还挺受魏老大照顾,你说这情况我能不去约架吗,结果好容易下了理论课在训练场上找着人,我就看着他戴着向导的袖标从向导班里走过来,哎我那个气的,蓝雨不许训练营里哨兵和向导对战联盟里又不是不知道,我就回去拉了方锐打了几架才算。”

“没有向导素的向导在哨兵眼里就等同于哨兵,不在精神领域给他一巴掌他是不会发现对面是个向导的,所以,我们那期的哨兵,十个里面至少有六个在精神领域被他打过招呼,真的是心理阴影啊,你好好想想,你约个架,人家不说话,直接到你精神领域去拒绝你,这得多吓人啊!本来蓝雨向导就少,精神链接的练习更少,还没掌握精神链接怎么建立呢,就被个向导入侵了,你说这叫什么事儿啊!宝贵的第一次就这么没了,真的特别伤害年轻哨兵幼小的心灵!”

眼见黄少天有越说越起劲的架势,徐景熙站在一旁什么都不想提醒他,张新杰和安文逸更不想理他,只有喻文州一个人笑眯眯地看着黄少天,黄少天越说越起劲的同时也越说越觉得冷,声音越来越小,最后干脆闭了嘴。

当着故事主角的面揭短,他还是要点命吧。

张新杰见黄少天迫于首领威压总算闭嘴了,这才和喻文州切入正题。

“你应该知道联盟从其他塔调遣向导医师的目的绝不止治好你这么简单。”张新杰如是说。闻言,喻文州没有什么意外的表情,只是自己伸手够来了那没喝完的半杯水,“我知道。如果只是为了急救,就近选择轮回之后相应的通知也会随之下达到轮回,更早让向导医师参与治疗,我也会更快脱离危险,然后继续回到蓝雨,这才是正常流程。”

“确实如此,当我接到联盟调令,得知你因任务重伤的时候,我就十分疑惑。”张新杰说,“首先,你是蓝雨的首领,其次,你是一个向导,这两点是全联盟皆知的,在这两个前提条件之下,联盟仍然选择了你单枪匹马执行任务,这让我十分疑惑。”

病房内没有人打断这两人的对话,准确一点说,在这狭小空间内的所有人都对喻文州的任务有着不同程度的疑惑和好奇,黄少天坐在椅子上抱着手不说话,徐景熙靠在张新杰和安文逸身后的墙边,江波涛则站在更靠近门的地方,尽管位置不同,但大家的视线都集中在了病床上的人身上。

“所以我想,能不能请蓝雨塔的喻首领,先和在场的人说明一下本次机密任务的具体内容呢?”张新杰话毕,指节弯起敲了敲仪器屏幕上那条代表着向导素水平的、毫无波动的直线。

喻文州喝了点水,把水杯放回原位之后,看了一眼黄少天和徐景熙,又微微抬起头来环视了四周。

“当然,这是我必须说明的事情……”

“首领有枪声!”黄少天突然开口,着实把在场的人都吓了一跳,而他也是在场仅有的两个哨兵之一,徐景熙也紧跟着说,“很近,很有可能就在下面一层。”

喻文州思量了一会儿,说道:“少天,你去看看,随时汇报情况。景熙,留守。”话头随即转移到江波涛,“江副,如果少天二十分钟之内没有联络的话,麻烦你即刻联系周首领和相关的小队。”“好的。”

哨兵从觉醒的那一刻起就有着保护向导的义务,作为现场仅有的两个的哨兵,黄少天和徐景熙不会说谎,黄少天很快离开了房间,而徐景熙则和江波涛交换了位置,站到了门边。

“抱歉,张副首,你的疑惑可能要再过一会儿我才能解答了。”喻文州带着歉意地笑了笑,张新杰伸手表示不在意,“没事,目前枪声更紧迫。”

“看来医疗区隔音太好也有坏处啊……”江波涛苦笑着说。

 

枪声响起之时,周泽楷已经和魏琛开始了交火。

周泽楷左手上的手枪来自一枪穿云,是精神向导的武器,对哨兵向导和精神向导都可以造成真实伤害,比起魏琛的猥琐老辣,周泽楷选择用更快的速度和没有破绽的交错射击最终压制住了魏琛。

 “不知道医疗区不能喧哗吗打什么架都吵到上面的病号了知不知道!”

就在此时,一柄泛着蓝色光剑从周泽楷身后劈来,周泽楷侧身躲过,眸子一转看到来人,是黄少天。

“不知道医疗区不能喧哗吗打什么架都吵到上面的病号了知不知道!”

黄少天瞪了一眼周泽楷,转而把魏琛挡在了身后。“魏老大你没事吧!你这是多少年没做任务了连反侦察都忘了吗?!”光剑把他们和周泽楷隔开一段安全距离,话虽不严肃,黄少天的表情却是严阵以待的。

周泽楷皱起了眉头,如此近的距离,枪的速度比不过剑,于是他微低了头盯着黄少天的眼睛,却也没有放松手指的力量。

“入侵者。”周泽楷说。

魏琛扯起一个仍显狼狈的笑,随后从怀里掏出了枪,二话不说瞄准了周泽楷的脑门,“单打独斗可不好哦,小年轻。”

“喂喂喂小子,现在怎么办。”对峙中,魏琛压低了声音和黄少天咬耳朵,黄少天咬着牙说,“我怎么知道!让你不提前把药给我,非得亲自过来,这下可麻烦死了!”“我不亲自过来能放心吗!”“那你就别让人发现啊!还搞得这么狼狈,说你是蓝雨老首领我都不好意思!”“嘿你,现在是抬杠的时候吗?”

眼前的师徒俩的小声交流周泽楷听了十之八九,尽管腹诽,但他们的对话里有周泽楷很在意的信息。

“什么药?”周泽楷突然地出声打断了魏琛和黄少天,师徒俩对视一眼,魏琛抖两下眉毛,黄少天就转过头来对周泽楷说,“什么药,你在说什么,我们不知道什么药……哎哟魏老大你干嘛。”魏琛给了黄少天一个爆栗,一脸嫌弃地瞅了黄少天一眼,“这点默契都没有。”接着看向周泽楷,“用双枪的,是周泽楷吧。”周泽楷点头。

“你把枪放下,我就把药给你。”

“魏老大你开什么玩笑?!”黄少天瞪大了眼睛看着已经站到自己身侧来了的魏琛,魏琛没理他,收回了自己的枪之后,从口袋里拿出了三个玻璃小瓶,一水的透明液体,贴了不同的标签。

周泽楷没有说话,保持着持枪的姿势和魏琛对峙。“瓶子里是什么?”周泽楷问道。

黄少天回答了这个问题,“向导素类似物,蓝雨塔特供的药,我们只有首领一个向导你们又不是不知道,他还没有向导素,我们蓝雨只能常备着这玩意,这次时间太紧,塔里的药刚巧没库存,只能找别人借了。”他又瞟了魏琛一眼,接着继续和周泽楷说,“这是蓝雨自己的事,和你们轮回没关系,又不是第一次用了,况且魏老大也是我们蓝雨的老首领,出事我们蓝雨自己扛,你一个外人瞎操心什么。”

“说什么呢。”魏琛皱着眉给黄少天的肩来了一击。周泽楷的表情已经没有了方才的冷静,嘴唇抿成一线,却仍然没有放下手里的两把枪。“我带你们去。”

魏琛和黄少天均是一愣。

周泽楷放下了枪,一把消失在了空气中,一把被收回了枪套里。

他站在走廊的中央,定定地看着面前的两个人,再次重复了自己刚才说过的话。

“我带你们去。”

 

二十分钟之内,黄少天回到了病房,不过他是跟在周泽楷和魏琛后面进来的。

安文逸看到魏琛进来也没有什么表情变化,似乎早已预料到了这个情况,其余几个站着的人都不认识魏琛,直到黄少天介绍了才得知眼前这个身上不少灰又胡子拉碴的男人就是蓝雨的老首领,都露出了惊讶的神色。

“魏首领好久不见了。”在大家都打过一圈招呼之后,喻文州这么对魏琛说道,脸上挂着一点笑意,看不出特别大的情绪起伏。“嗯。”魏琛似乎也不想说太多,他把三个小瓶子交给了安文逸,“向导素类似物,三个标准类。”“好的,请问喻首领的通常配比是?”“1:4:6,谢谢。”

魏琛送完药,并没有继续留下的意思,他甚至连头都没有回,便自顾自地出了房门,关门前他也不忘加上一句,“我来看看我徒弟,这不算入侵吧?”

周泽楷愣了一下。

黄少天看着被关上的门似乎想说点什么,最后还是一句话也没说,默默地转回了头,对上喻文州平静的眼睛,“来那会儿他就说了,不许送他。”又若无其事地看向了窗外。

已近黄昏。

 

在场的人都是知道向导素类似物作用的,没有人多问,也没有人多话,看窗外的看窗外,处理终端的处理终端,记录数据的记录数据,配置药剂的配置药剂……

只有周泽楷和喻文州没有事干。

房间里的白渐渐被染成了橙色,安文逸拿着经过混合消毒后的药剂给喻文州做了静脉注射,张新杰紧盯着仪器上的数据,注射完成五分钟后,一直有上升趋势的结合热终于完全回归了正常水平。但向导素仍然是一条直线,没有波动过。

张新杰明显松了一口气,房间里有三个哨兵,虽然有优秀的向导屏障,但还是结合热稳定了才能确保不发生意外事故,接着张新杰转过了身,他扶了扶眼镜。

“那么喻首领,我们可以继续先前的话题了吗?”

“这次联盟直接下达给你的任务,究竟是什么?”

周泽楷没有想到张新杰会这么直接地问出来,江波涛见状,通过终端给周泽楷补上了他错过的情况。浏览完毕,周泽楷下意识看了喻文州一眼。

喻文州单手摩挲着手背上的胶布,抬眼正好望进了周泽楷的眼睛里,似乎想了些什么,这才开口。

“到饭点了,要不我们……吃完再说?”

周泽楷眨了下眼,立刻联系了这个时候一定在食堂的杜明。

 

晚饭结束,时间大约是下午六点,不大的病房里塞了七个人,坐在之前送来的椅子上还是有点拥挤。

周泽楷看着这个场面,莫名其妙地就想起了以前在孤儿院听老师讲故事的场景来,别说,还真挺像的。

喻文州挪了挪腰后的枕头,调整了一个比较舒服的姿势。他正视着前方的联盟同僚,视线尽头却还是落在周泽楷身上,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养成的习惯,过了七年之久仍然没有被忘却。

周泽楷坐在靠墙的位置,他看到喻文州正在看他,扫去脑海里的那些杂念,他没有躲,他选择了正视。

在那里的不是他旧年的同伴或别的什么,而是联盟下属蓝雨塔的首领——喻文州。

全联盟最为杰出的向导军人。

 

“我的任务是潜入一个新的人造哨兵计划组织,并在不被发现的前提下尽可能地为联盟收集更多情报。”

“这个计划叫做‘The Feral’。”

“如果这个名字你们觉得熟悉的话,或许用它前身的名字应该能唤起你们更多的记忆。”

“‘The Chaos’。”

“和你们想的一样,这个计划就是那个七年前本该已经被彻底捣毁的人造向导计划的后续,或者说,真正的本体。”

“他们的根本目的不是制造向导,而是制造哨兵。”

“用向导的生命去制造哨兵。”

 

TBC.

 

过渡章节……本来想多写点老魏的还是收住了自己的麒麟臂……

惯例求评论,以及疑问会看情况解答

可能下周他就不叫新建文档了大家做好心理准备

……啊啊啊啊要迟到啦!!!!!!!

评论(4)
热度(115)
©kKusuriI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