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辈子都不会再写周喻了。

【周喻】昼行 03

一直在修改到现在才发十分抱歉

我流哨向,很不科学很不考据,尽量科学尽量考据,本章有哨向二设,考据党慎

上一章走——点我点我 还是没有想好名字

本章更新字数4810,又爆了……

 

祝用餐愉快。

 

03

 

微妙的对视被张新杰打断,周泽楷忙错开视线,往病房里走了两步给张新杰让开空间,喻文州的视线随之转移到张新杰身上。

“张副首也好久不见了。”喻文州向张新杰打了个招呼,张新杰先扫了一眼喻文州的气色,方才道,“确实如此,喻首领。”最后进入房间的年长的那位医护人员,他先向喻文州问了好,随即走到了仪器前面开始记录喻文州苏醒后的各项身体数据,心跳、血压、呼吸频率……期间没人说话。

周泽楷站在比较靠角落的位置,没有坐到喻文州身边的打算,他抱着手靠在墙边,一言不发地望着喻文州。喻文州倒没看周泽楷,在医护人员记录数据的时候他自己也在看着仪器上的一堆数字,和他一样关心数据的还有张新杰,不过和喻文州不为所动的表情不同,在看到不知道哪一项数据的时候,张新杰的眉头皱了一下。

数据记录完毕,医护人员向三人点了个头便离开了病房,按照规定,接下来的治疗是不允许普通人参与的。

张新杰看着房门被关上之后才回头看着喻文州,他也没有坐到床边那把椅子上的打算,只是站到了仪器旁边,输了一串数字进去之后,另一个界面被切换了出来,上面是比之前那个界面更多的波动数据,和两条曲线,周泽楷瞟了一眼,平稳的直线是向导素水平,小幅波动的是结合热挥发率……不出所料,张新杰这下狠狠地皱了眉头。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能在这种危险数据之下仍然正常生活甚至战斗的向导。”张新杰的话里听不出他本人什么情绪,但这次似乎不一样,“按理来说,你应该连联盟每年的体检都通不过才对。”

喻文州很明显对这样的数据并不陌生,他收回自己的视线,转向纯白的床单,说,“或许是昏迷后遗症也说不定。”张新杰侧过头来看了一眼喻文州,又回头继续研究那些数据,单手扶着眼镜,像是在计算着什么,好一会儿才接话,“无法定论。等兴欣的人来了以后,会有更进一步的检查,请喻首领务必配合。”

“好的。”喻文州应了一声,挪了挪身子又靠回枕头上,视线上移,周泽楷的身影就这么进入了喻文州的视野,周泽楷感受到自己全身一僵,喉头像是被什么东西梗住似的说不出话,对视了几秒,仍旧是喻文州先开的口。

“周首领不坐会儿吗?”

周泽楷摇了摇头。喻文州也就没说别的,只是望着周泽楷的眼睛,望了那么几秒就收了回去,像是一个不留神就发了呆的样子。

喻文州的表现周泽楷看在眼里,面上没什么反应,心里却是一阵一阵地揪着。

因为蓝雨除了喻文州之外没有别的向导,所以每次出任务几乎都要和其他塔合作,实际上就是向其他塔借调一支或几支向导小队在任务过程中辅助战斗罢了,蓝雨和轮回也不是没有合作过,但蓝雨只借向导,哨兵的话他们从来不缺优秀的,所以周泽楷其实一次也没有真正参与过蓝雨轮回的合作任务,至于喻文州为什么从不出任务,现在也可以解释了——

喻文州是蓝雨唯一的向导,除非紧急情况,否则是不会离开蓝雨塔的。

也就是说,在大众的认知当中,周泽楷和喻文州这两个人,除了联盟例会以外,根本就没有其他见面的机会。

 

轮回塔的首领周泽楷该怎么称呼蓝雨塔的首领喻文州呢?

是按大众认知的那样称呼一声“喻首领”呢,还是像七年前那样喊一声“文州”?

哪一边都不好。

虽然周泽楷倾向于后者,但隔了七年的空白,还有外人在场,他不能这么喊;至于前者,已是生分到了周泽楷自己都不愿开口的地步。

不论哪一个,都在提醒着周泽楷一个时间——七年。

 

周泽楷低着的头微微抬起来了一点,他站在角落里偷偷去看一片苍白里的喻文州,然后又低头,一直紧闭着的嘴唇不经意地张开,在周泽楷意识到之前就不由自主地做出了一个口型,气息从肺里滚过喉头掠过舌面,一不留神就滑出了牙关……

文州。

阔别七年,周泽楷总算喊了喻文州的名字,无声地,小心翼翼地,生怕几米外的喻文州察觉似的紧紧地抿起了唇。

他不敢发出声音,甚至不敢看着喻文州,心脏一阵抽痛,像是被什么植物的根茎骤然攥紧,毫不留情地吸取着血液。

周泽楷不知道这疼痛的来源究竟是什么,他只知道现在这个状况,只要他再看喻文州一眼就会陷入万劫不复的地步,心脏上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枝繁叶茂根深蒂固的东西也会更加无情地吸取着他融进血液里的东西……

 

滴滴滴——滴滴滴——

个人终端突然接到了通讯请求,周泽楷骤然回过神来,看到江波涛的名字后便接了起来,然后毫无征兆地下意识向前看去……

喻文州正在看他。

 

脑海里轰地炸开,周泽楷看着喻文州的眼睛,忽然间就什么都感觉不到了,通讯的声音也好,空气里的松木气息也好,病房里的一切设施也好,眼前突如其来一片黑暗,紧接着喻文州的身影出现在了这片黑暗当中,头发也好病服下的锁骨也好,周泽楷都看得清清楚楚。

这里是哪里?

周泽楷没有去想,他就这样望着这片黑暗中的喻文州,凝望着他的眼睛,一丝一毫也不想移开视线。

然后喻文州的眼睛里骤然亮起了一片星空,身后也不知何时出现了星海,还没来得及惊喜,这片星海又瞬间湮灭——

接着暴雨突至,雷鸣声和雨声混杂在一起,吵得人心烦意乱,雨水砸在周泽楷和喻文州的身上,凉意和湿意似乎唤回了周泽楷的神志,周泽楷忽然意识到喻文州现在的刚苏醒不能这么淋雨,刚要迈开步子跑过去的时候,喻文州终于开口了。

 

“不要过来。”

 

周泽楷一愣,喻文州在说什么?

喻文州见他还没打消念头,又说:

 

“周泽楷,你不能过来。”

 

周泽楷脸上写满了迷茫,就这么一晃神的时间后,暴雨偃旗息鼓,星海再次出现,又再次湮灭,眼前的世界回到了只有他们两个人的样子,然后周泽楷眼睁睁看着喻文州眼睛里的那片星空也黯淡了下去,他终于意识到了什么,连忙伸出手去挽留,却已经晚了。

喻文州的身影消失了,世界一片黑暗,然后再次亮起,周泽楷看到喻文州仍然靠着两个枕头正看着他,空气里有一点点松木的气味,耳边是江波涛的声音……

“蓝雨和兴欣不知道怎么搞的一个提前一个推迟,刚巧撞在了一起,首领你真得来停机坪一趟了……”

“好,马上。”

 

周泽楷终于回过神来,他这才注意到自己竟然还在望着喻文州,忙转过了头错开,脑子里却堆满了关于方才那个场景的问号。

五感消失,又重新出现……这样的感觉,和他作为哨兵觉醒的时候几乎一模一样……

“周首领如果有事的话就先去处理吧,这里还有张副首在,请放心。”喻文州忽然开口,一直盯着仪器屏幕的张新杰也皱着眉头表示了附议,“你最好……”

“我没事。”喻文州打断了张新杰的话,忽视了张新杰不解的眼神,喻文州给了周泽楷一个微笑,周泽楷虽然不是很明白状况,还是点了点头,算是打过招呼,出了病房门,回身关门的时候喻文州还在对他笑。

周泽楷总觉得喻文州刚才的笑有些熟悉,却似乎因为方才那个大约是发生在精神领域的插曲而一时没能想起来到底哪里熟悉……

 

喵。

 

走在医疗区的走廊里,周泽楷忽然听到了一声猫叫,回头却又什么都没有看到。

又是幻觉,吗?

 

喵——!

 

尖利的猫叫凭空出现的时候,周泽楷刚刚离开医疗区,没能听清。

周泽楷往塔外走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这叫声哪里熟悉。

是索克萨尔,是他和喻文州一起养的那只黑猫的叫声。

而那只黑猫,已经去世七年了。

周泽楷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幻听,是因为喻文州的缘故吗?或许他该抽个空去找方明华检查一下了……

 

与此同时,病房内。

“你的结合热指数非常地不稳定,”张新杰打开了室内净化空气的装置,接着对喻文州说,“现在稳定了一点。但按照刚才的趋势,十分钟之内就会突破临界点……”

“而如果有哨兵在场的话,突破速度会更快。”

“能解释一下原因吗,喻首领,为什么你方才打断了我的话?”

面对张新杰的质疑,喻文州只是笑着回答,“我自己的身体我清楚,周首领本来就要走了,待在这儿多两秒也没什么大不了。”

“再说了,我一个未结合向导因为一个未结合哨兵导致结合热不稳定这种事,要是让人知道了,我以后回蓝雨还怎么管一塔的哨兵?”

张新杰脸上写满了不相信,倒也没多问,只说了一句“你好自为之”。

喻文州的脸色比周泽楷在的时候好了那么一点,醒了这么一会儿,口也渴了。

“能麻烦张副首帮我接杯水吗?喉咙有点渴了。”

张新杰从旁边的小桌上拿了个玻璃杯,看到上面有一个干净的饭盒后蹙了一下眉。

“这么明显开小灶。”

等到张新杰离开了病房,喻文州双手交握,看着空无一人的床边叫出了自己的精神向导。

“索克萨尔。”

床边几乎是瞬间出现了一个人形,身高大约一米八,大白天的挡住了不少窗外的阳光,披着一个纯黑的长斗篷,兜帽下面一双紫色的眼睛昭示着他非人的身份,没什么表情的样子,看上去不免冷酷。

这就是喻文州的精神向导,索克萨尔。按照精神向导理论中的分类,索克萨尔属于人形精神向导中的术士一类。

喻文州转过头盯着那双紫色的眸子,眯着眼笑着说道:

“学猫叫好玩吗?”

索克萨尔眨了两下眼睛,手拦在嘴巴前面装模作样地咳了一下,无声地。

但被喻文州这么看着似乎还是有点发毛,于是索克萨尔缓慢地点了一下头,在张新杰开门之前又消失了。

喻文州在心里默默地叹气,收敛了刚才的眼神,听着敲门的声音喊了一声“请进”。

张新杰把水杯拿给喻文州之后大概过了一刻钟不到的样子,走廊里就传来了喻文州熟悉的声音,“少天和景熙来了。”“按照调令,还有兴欣的安文逸。”

门很快被人打开,率先走进病房的是黄少天。

“首领你好点没?什么时候醒的醒了多久了,快让景熙给你检查下,要是没事了咱们就早点回蓝雨,你这种不交代下就去做任务回去可得和大家好好解释……哎张新杰你也在啊我们首领没什么大……”张新杰打断了黄少天的话,“黄少天,医疗区不许喧哗。”

喻文州看到周泽楷站在门外的身影,只瞟了一眼就回过了神应付自己的下属,等张新杰终于对如此聒噪的环境忍无可忍了,他才有空休息。

他紧接着发现,周泽楷不见了。

 

徐景熙和安文逸是跟在黄少天的文字泡后面进的病房,周泽楷站在病房外面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副光景,病房里面喻文州眉眼弯弯地冲门外的这些人笑,在黄少天和张新杰之间调停不至起冲突,徐景熙扶着额不想说话,安文逸则站在一旁安静围观,原本安静的病房突然热闹了起来,一看就是他周泽楷无法加入的场景。

喻文州在这画面中央和其他人言笑晏晏,而他周泽楷只能在此方天地之外做一个围观群众。

周泽楷看着喻文州,忽然很想把这个人从里面拉出来,拉到以前他们一起住的那个小房子里,像以前那样,喻文州肯定看得出周泽楷的心情,言语安慰不成就会有一小桌周泽楷喜欢的菜,吃完了,就没事了。

眼前这个其乐融融的场景真是扎眼,周泽楷这么想着,干脆转身离开了病房。

先前那个喻文州站在星海里的景象出现在脑海里,周泽楷想,那说不定是他这七年来和喻文州离得最近的时候。

可那个时候,喻文州对他说……

 

“不要过来。”

 

“周泽楷,你不能过来。”

 

周泽楷仰着头盯着走廊上的灯看了一会儿,还是离开了。

喻文州不希望他接近的话,他就不会接近,似乎是童年时代就有的习惯,周泽楷不会做喻文州讨厌的事情,因为喻文州是唯一给过周泽楷“家”的人。

而回想了之后,周泽楷却想不起他自己给过喻文州什么。

 

走出轮回子塔,周泽楷准备回自己的办公室去处理一下其他事物,刚走了没多远,周泽楷的脚步又停了下来。

有杂音。

他眯起眼睛,将注意力更多地放到了听觉上,能够听到的声音多了起来,除了塔固有的白噪音之外,周泽楷很敏锐地察觉到了身后极为谨慎的脚步声,是在子塔里面,这个人没有选择一般情况下会选择的电梯,似乎是为了避开什么而选择了监控死角更多的楼梯间。

周泽楷放松了眼部肌肉,闭了会儿眼睛,对子塔里不明人物的速度有了个估计之后,猛地睁开眼睛,果断转身回了子塔。

周泽楷很清楚,轮回的重要机密都在主塔里妥善保存着,子塔只是主塔部分功能的补充存在,潜入了轮回却选择子塔为切入点,要么是从子塔入侵主塔,要么,就是目标在子塔。

那么,入侵者的目标是什么呢?

周泽楷将追踪发出的声音减到了最小,掩藏在白噪音背景中很难被发现,他保持着比那人快四分之一的速度向上行进,那人没有在七层主子塔通道停留,于是周泽楷有百分之七十五的把握这人的目标一定是子塔里的某人。

 

喻文州。

想起这个名字,周泽楷咬了一下唇,又加快了行进速度。

那个人的目标,很有可能是喻文州!

他忘记了不只有他一个人可以保护喻文州,但他只知道自己必须保护喻文州。

 

他想要保护喻文州。

那是他很久以前暗自立下的誓言,是时光无法侵蚀的坚决。

 

TBC.

 

下章开始解密以及回忆杀,伏笔埋得挺多了该收一收了【又不是flag【揍

感觉为了一个基调的关系有的东西没有进行解释似乎带来了很大困扰……所以本章评论大家可以提问看不明白的地方,会尽量解答,当然涉及重大剧透的我就不回答了【。

然后征集文名,我真的想不到好的,不想他一直被叫做新建文档超内疚的……

以及大家做好心理准备,要是下周四晚上没更新的话……这篇就是个坑了【。详情可以翻一下主页里的说明……

期待评论www

评论(15)
热度(112)
©kKusuriI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