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号开了干嘛来着

【周喻】昼行 02

我流哨向,很不科学很不考据,尽量科学尽量考据

原名新建文档。

前篇走——http://dearlonely.lofter.com/post/1ddc4a72_a67c275

喻队文末上线,张副上线注意

本次更新4493字,爆字数爆的有点惨烈……

 

以上,祝用餐愉快。

 

02

 

周泽楷寸步不离地守了喻文州一整夜,一刻都没合眼。

向导受伤之后普遍对光敏感,所以病房内为了不影响喻文州恢复,只有检查数据的时候会开一下壁灯,于是开灯和关灯成了周泽楷这一晚上做过最多的动作,其余时候,他都安安静静地坐在椅子上,什么话也不说,别的动作也没有,就那么坐着,然后侧过头去看喻文州。

从繁星遍空到晨光熹微,周泽楷甚至连眼睛都不想眨几次,像是拼命地想弥补些什么。

喻文州这一晚上睡得不算安稳,周泽楷看到好几次他的眉头蹙起,嘴唇也微微抿着,到了后来几乎是用牙咬着下唇,周泽楷连忙去看喻文州身体的各项数值,尽管都有上升,但仍然在安全范围内……那就只有可能是精神领域上的问题了。

周泽楷看着喻文州这个样子,心里没由来地揪紧,每次都很想闯进喻文州的精神领域,但考虑到喻文州尚在恢复期,他只好暗自磨掉了自己的冲动,把自己钉死在了椅子上,眼睛一眨也不眨地望着病床上的人,看着他慢慢放开下唇,眉头慢慢舒展开,痛苦的痕迹都消失得一干二净了,心上悬着的大石才总算落地。

 

这样的场景对于周泽楷而言,实在是太过熟悉。

连这种什么都做不了的无力感都熟悉无比。

 

等到江波涛和方明华过来敲窗送午饭了,周泽楷这才发现自己已经不眠不休了十二个小时以上,最后看了一眼仪器上的数据,周泽楷无声无息地走出了病房。

“首领,你该不会到现在都没睡过吧?”江波涛看着周泽楷这副稍有憔悴的模样说,周泽楷点了点头,先接过了饭盒。方明华见周泽楷这个样子也有些看不下去,但也没说别的什么,“喻首领的各项指数已经脱离危险了吧。”周泽楷再次点头,报了几个确切点的数字给方明华,方明华略一思衬,“虽然在正常范围内,但和别的向导比的话,血糖指数还是稍稍高了一点,不过应该没有大问题。”周泽楷“嗯”了一声,“晚上……好像做噩梦了……”方明华知道周泽楷说的是喻文州的情况,作为医疗队的队长,方明华在这方面还是有发言权的,凭借多年的战场经验,他说,“身体上的数据正常的话,那应当是正在自主修复精神领域。不用太担心。”

周泽楷又是点头,看上去安心了一点,江波涛又说,“首领,今早联盟和蓝雨都联系了我们,你没在我就代接了,联盟临时调遣了霸图的张新杰和兴欣的安文逸两人单独过来对喻首领进行精神层面的治疗,蓝雨派出的小队也会在今天傍晚到达……你千万别忘了……”

“……”周泽楷蹙了下眉,最后只“嗯”了一下。

见周泽楷这反应,江波涛和方明华虽然还有想说的话,这下也说不出口,道过别之后,便去了走廊另一头医疗人员的临时诊室送饭。

周泽楷找了走廊尽头通风好的地方打开了饭盒,二荤一素一汤,待遇还真是不错。风卷残云一般地速度吃完之后,周泽楷把饭盒拿去洗干净,这才进了病房。

喻文州躺在一片纯白里面,还没有醒过来的迹象,指数也没什么变化,但脸色比起昨晚却已经好了很多,周泽楷把已经洗干净的饭盒小心地放在一旁的桌上,然后坐回了那把椅子,双手不自觉地握起,眼神更是下意识地飘到了喻文州身上。

他还在等,他想亲眼看到喻文州醒过来。

从他不了解的梦魇中,从他不了解的时间里中,从他所不知道的一切里,醒过来。

 

大约下午三点半的时候,周泽楷被个人终端的呼叫给惊醒了,拿起终端才发现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的事情,忙瞟了一眼病床的方向,喻文州仍然没有醒来,周泽楷忙拿着终端悄悄走出了病房。

“首领,”是江波涛的声音,“霸图的张新杰大约还有十五分钟到达,你……”“就来。”周泽楷打断了江波涛的话,江波涛愣了一下,“哦,好的,我先去停机坪那边。”“嗯。”

通讯结束,周泽楷收起了个人终端,靠着病房的门深呼吸了两下,然后侧身透过病房开在走廊方向的窗户又看了一眼喻文州,和仪器数据,这才转身离开。

临走之前,他似乎又一次听到了黑猫走过的声音,但那声音太过轻微,即使周泽楷是最优秀的哨兵也无法听得真切,于是他的脚步顿了一下,紧接着回头看了一眼空无一人的走廊,轻轻嗅了一下。

除了消毒水的气味以外,并没有别的味道。

没有过多考虑这个小问题,周泽楷转回头去,继续往前走,离开了子塔。

他没有看到喻文州病房门前一闪而逝的人影。

 

十五分钟之后,霸图的直升机降落在了轮回塔的停机坪上,这时候正是下午三点四十分,太阳已经没有正午那么刺眼。按照调令,张新杰是孤身一人接受的调遣,黑色的装备包背在背后,张新杰下了直升机。

“周首领,江副首,下午好。”任意两座塔之间都曾有过合作任务,平级之间并没有特别客气的必要。“下午好。”“张副首下午好,一路奔波辛苦了。”江波涛笑道,握过手,张新杰扶了一下眼镜,“职责所在。这是调令。”张新杰将调令发送到了周泽楷的终端上,“按照调令内容,在蓝雨喻文州首领精神状况恢复之前,我将作为轮回医疗队的编外人员参与治疗,请多关照。”

本着医者仁心,张新杰坚持先和之前的医疗人员进行资料对接,至于安顿的事宜可以稍后再说,于是张新杰的装备包就被交给了医疗队长方明华,江波涛还有塔内别的事务要处理便先行一步,由周泽楷带着张新杰前往子塔医疗区。

两个人都不是爱说话的性格,毕竟是合作过的对象,张新杰也清楚从周泽楷这里了解不到什么信息,于是就这么无言地进入了医疗区,一路上周泽楷还闻得到张新杰身上的松木香气。

医疗区里,先前的四位医疗人员早已恭候多时,其中一位手上拿了好几份报告,周泽楷瞟了一眼,看到有血液化验报告和生命体征分析报告,简单的打过招呼,一行共六人进了临时诊室。

原本治疗工作是与周泽楷没有直接关联的,这样的会诊按道理应当由轮回的医疗队员出面,不过考虑到喻文州毕竟也是一塔首领,倒也不是不能理解周泽楷的出面。

“关于生命体征的各项报告都在这里了吗?”张新杰问道。“是的,普通医护人员能够进行的检查分析都已经做过了,报告在这里。”年长的医护人员把那一摞报告递了过去,张新杰双手接过,花了大约七分钟的时间把报告读完。

他扶了一下眼镜,“报告比较全面,辛苦你们了,这对接下来的精神领域检测非常有帮助。”四个人同时松了一口气,张新杰可是全联盟以严谨著称的第一治疗向导,除了向导所具有的强大精神力之外,医术方面也是联盟数一数二的存在,但就是严谨认真这一点特别不好伺候。

“除了报告上的内容以外,我还有一些问题需要你们解答。”张新杰说道。

“请说。”

周泽楷一直没说话,就默默地听着张新杰和医疗人员们一问一答,期间发了两次呆,回过神来的时候他闻到空气里漂浮的一点松木香气……脑海里有什么东西一闪而逝,周泽楷突然觉得他好像一直都忽略了什么……

很快,张新杰的新问题告诉了周泽楷他忽略了什么。

“关于向导表征这一部分,”张新杰打开一份报告,指着其中的一项空白说道,“结合热周期性变化的原因不明暂且不提,我需要你们解释一下为什么喻首领的向导素水平这一部分不仅没有相关的分析报告,甚至没有样本照片的问题,向导素分析是普通人也能完成的工作,我不认为联盟选派的你们会忘记这一项。”

四位医疗人员面露难色。周泽楷这下是真的愣住了。

他陪在喻文州身边至少十二个小时,却压根没有闻到半点喻文州身上的向导素,作为哨兵,周泽楷对向导素是非常敏感的,但身边的向导比如江波涛已经共事了太长时间,习惯了气味之后已经几乎可以把它当做空气看待,但也只是几乎,周泽楷仍然可以分辨空气中的向导素。

但喻文州……他是真的,半点气味都没有闻到,而且哨兵嗅觉敏锐,哪怕喻文州的向导素是消毒水味的,但终究和医疗区的气味不同,他不可能分辨不出来。

答案呼之欲出。

“您说的没错,我们并没有忘记向导素取样分析,但具体的原因我们也不清楚,我们……”年长的医疗人员欲言又止,咬了咬牙,这才继续说,“我们,没有在喻首领的身上采集到任何向导素或者向导素类似物。”

周泽楷和张新杰均是一愣,张新杰更快回过神,单手搭在下巴上思索了几秒,继而抬头道,“这太异常了,我需要现在对喻首领再次进行向导素取样确认情况,请问他的病房在哪里?”

“我带你去。”周泽楷突然出声,张新杰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请周首领带路。”周泽楷随即起身,兀自推开了临时诊室的门,张新杰和其余人颔首打过招呼,随后跟了出去,一个哨兵一个向导就在医疗区的走廊上大步流星地走着,张新杰是纯粹的医者仁心,而周泽楷抱有的是什么心,就说不清楚了。

 

周泽楷从来没有觉得这条走廊这么长过。

向导素意味着什么,任何一个哨兵向导都清楚,那几乎是向导另一种意义上的身份证,每一个向导的向导素都各不相同,尽管向导自身无法察觉,但对具有优良五感的哨兵而言,他们可以轻而易举地通过空气得知目前的空间内有多少名向导。

而同时,向导素可以在短时间内起到安抚哨兵精神的作用,这使得向导素在战场上也成为了一种必需品。对于哨兵而言,向导素是他们分辨向导的最直接特征,而对于向导而言,向导素是他们作为向导的最基础凭证之一。

但,喻文州身上没有向导素,一个各方面都达到了S级的向导居然没有最基础的向导素,这件事要是说了出去,不知道得吓坏联盟多少人。

周泽楷暗自懊恼着自己的迟钝,竟然因为环境长时间没有变化的原因忽略了这至关重要的一点,但转念一想,就算他发觉了这一点也没有什么用处,轮回没有得到对喻文州的治疗许可,除了提供必要器材之外,周泽楷作为一个哨兵,除了基本的陪护以外根本什么都做不了,甚至连陪护都名不正言不顺。

胸口闷得慌,周泽楷皱着眉头走完这段走廊,似乎走的快了一些,张新杰稍稍落在后面了一些,于是周泽楷站在门外等了几秒,也借这个机会赶紧平复自己的情绪。

见张新杰到了门边,周泽楷深呼吸一次过后,推开了病房的门……

 

刚推开门,还没往里走一步路呢,周泽楷就呆住了。

喻文州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了过来,正坐在病床上靠着两个枕头微笑着看他。

周泽楷听到喻文州说:

“小周,好久不见。”

周泽楷就这么呆呆地站在门口,他看到喻文州脸色不知道为什么又变得苍白,露出来的手背上针头还没有拔掉,药物还在源源不断地输入……周泽楷忽然有些难过。

他不知道喻文州这么些年究竟发生了什么,从喻文州离开他之前那一个月开始,直到如今,他周泽楷都对喻文州的事情一无所知。

他不知道喻文州是向导,不知道喻文州没有向导素,不知道喻文州怎么成为的蓝雨首领,更不知道喻文州昏迷之前经历了什么。

尽管喻文州还是像以前那样喜欢笑,但周泽楷知道有一些东西已经改变了。

心脏的跳动逐渐加快,又逐渐减慢,最终无比平凡地跳动着,每一下都扯着周泽楷的神经,让他无法说出任何一句完整的话。

他想说好久不见,他想说你究竟出了什么事,他想说你还好吗,他想说……

他想说的太多太多,却没有任何一句能说出口。

周泽楷发现他和喻文州之间隔着太长的岁月鸿沟,仔细算下来竟然已经七年之久,他真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于是他也看着喻文州,小小地往前迈了一步,点了一下头,“嗯”了一声,然后怀着复杂的心情接受了喻文州的笑容。

他们之间的距离不超四米,却像相隔了一整个银河。

“好久……不见。”

 

周泽楷又一次希望自己能够早出生一年,那样的话就能和喻文州一起进入训练营了。

那样的话,又何必错过,这整整七年的光阴。

 

周泽楷深呼吸了一次,想要让自己冷静下来,却闻到了空气中的消毒水味,药品的特殊气味,一点血腥味,一点张新杰的松木味……

可他就是感受不到喻文州。

心脏蓦地揪紧,周泽楷看着喻文州的脸,再没说出一个字。

他想,你怎么瘦了呢。

 

TBC.

 

嗯……下周见。

欢迎评论区讨论~~~

评论(14)
热度(124)
©kKusuriI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