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号开了干嘛来着

【周喻】昼行 00-01

是个我流哨向,很不科学很不考据,尽量科学尽量考据

长篇连载,固定周更,催更欢迎,讨论更欢迎

拒绝解释标题含义【。】原名新建文档【。】

本次更新3623字,含标点

 

以上,祝用餐愉快。

 

00

 

“我是在一个下着暴雨的夜里发现他的,那时候他抱着索克萨尔缩在我家门口的屋檐底下,索克萨尔饿得一直喵喵叫,他就把索克萨尔抱得紧紧的,自己身上湿了大半,索克萨尔却半点水都没沾着。”

“我记得那年他九岁,我十岁,两个孩子和一只黑猫一起住在那个小房子里面,刚刚好。”

 

01

 

六月十三日,晚八点十分,阵雨突至。

轮回塔。

 

联盟的加急命令书来的太过突然,五分钟之内,轮回塔内的全部哨兵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以最快的速度撤离到了塔外广场,向导们也被要求随后撤离并按作战分配在任务结束之前维持在场哨兵的精神波动稳定。

所有人都不知道究竟出了什么事,就连周泽楷——轮回塔的首领,也只在加急文件上得到了只言片语,却根本不足以让人了解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夜空黑得像被灌满了墨,雨丝斜扫过的痕迹被探照灯照亮,广场上亮得如同白昼一般,而在这白昼之中,军人们泾渭分明地站着,首领周泽楷左手边的是轮回的哨兵,另一边则是向导,仿若摩西分海。

联盟的直升机大约在集合完毕后的第十五分钟到达,在探照灯的指示下降落在了广场西侧的停机坪上,周泽楷仍然站在原地,只移了眼睛去看停机坪的情况,哨兵的视力很优秀,即便透过雨幕也能看清百米外的锁孔,周泽楷看到两个医护人员先行抬了担架下到停机坪,紧随其后的是一个举吊瓶的,三人在轮回塔副首江波涛的指示下先行赶往塔,而最后一个医护人员则和江波涛一起往塔这边飞奔,周泽楷听得清那个人正在做情况说明。

“客气话先搁一边,这次情况十分特殊,一会儿的手术不能允许任何哨兵在场,等级越高越要远离手术室,有可能的话希望你们的哨兵能够收回精神向导,同时向导能够构建一个稳固的精神屏障,务必要阻隔手术过程中手术室内产生的所有精神波动,所有。”

周泽楷将视线移到越来越近的担架上,抑制性药物正在源源不断地被注射入伤员体内,角度所限,周泽楷看不到那人的脸。凭那番说明大致了解了一点事情的严重程度,周泽楷却仍然无法拼凑出一个完整的现状,只能站在广场这边静观其变。

担架和他之间的距离越来越短,周泽楷脑海里突然掠过一阵暴雨声,与此同时,他还听得清飞奔的两人的声音,看得清这边三人的身影。

“我们会尽最大努力,但能否请你告知一下本次紧急任务的前情?”

 

脑海里的雨声穿透了真实的雨幕砸进周泽楷的眼瞳里,他看到担架从他身边经过,仅仅是下意识地往担架那边看过去,不过一眼而已,却几乎一瞬之间在周泽楷心里掀起了滔天巨浪。

“为什么蓝雨塔的喻文州首领会受这么重的伤?”

周泽楷本能地往前冲去,右手更是下意识地想抓住那人垂下担架边缘的手,却在即将触及之时被一幕坚韧的精神屏障制住了动作,动弹不得,他不得不眼睁睁地看着那人被抬进塔中。

广场上的雨还在下,却比方才又小了不少,情况严峻,于是在场所有哨兵皆原地军姿严阵以待,唯有周泽楷一人呆呆望着塔一层的大门,全场鸦雀无声,周泽楷却听到了雨点被探照灯蒸发的声音。

 

喻文州。

时隔三年,周泽楷终于再一次见到了喻文州。

 

他瘦了好多。周泽楷想。

 

江波涛来到周泽楷身侧,平复下方才略微急促的呼吸,正准备报告的时候看到周泽楷蹙着眉。

雨停了,接着周泽楷说:

“下雨了。”

他的精神世界下起了暴雨,连绵不休,砸在不知何处的屋檐上又汇成水混进雨幕中……

最后倒灌进了墨黑的夜空里。

 

没有星星,没有月亮,只有一只黑猫的剪影坠入了黑幕里。

到最后也没有一盏亮起来的灯。

 

手术进行了三个小时零十四分钟,江波涛对喻文州的精神状况进行过确认之后,这才和联盟方面的两位医护人员走出大门,打出了任务结束的信号。

周泽楷还站在精神屏障前一厘米的地方,即便向导们都撤回了屏障他也一动不动,眼睛呆呆地盯着塔顶,一言不发。

江波涛见状,只好自己挑起了处理后续的担子,但轮回的军人们素质素来优秀,五分钟内撤出的阵型,五分钟之内也能够完成撤回,在向导们对全体哨兵的精神情况确认完毕之后,五分钟之内,广场上只剩下了周泽楷江波涛和各分队队长,以及两位医护人员。

“出什么事?”周泽楷单刀直入地问,这是轮回塔首领的风格,寒暄客套都留给副首在和平时候说,他只负责核心任务。江波涛略带歉意地向两人笑了笑,倒也没打算挽回面子,联盟里谁都知道自己上头的性格,太过刻意反倒不好。

注意到自家头儿算不上好的脸色,吴启杜明等人也知道这个时候还是别乱插话的好,眼见两位医护面露难色,几个分队长打过报告也回了塔里。

探照灯这个时候已经被关上,只留下大门那边的照明能提供光源,想了想场地似乎不合适,江波涛提议去会议室进行完整的说明。夜已越发深,似乎是雨耗尽了云气,夜空里竟零零星星地冒出了几颗星星,周泽楷没空去看,只顾走在最前方,脑子里一团团乱麻纠缠在一起,怎么也斩不开。

会议室位于轮回塔顶层下三层,一共四个,周泽楷挑了最小的那个验过虹膜进去,江波涛紧随其后为客人开了暂时权限,门被关上,江波涛最后确认了一遍隔音系统和反监听系统,坐到了和周泽楷隔着一个的座位上。

“十分抱歉,这一次的事故,我们也只知道有关伤者身体状况的部分,至于他之前在做什么任务……请恕我们实在无法奉告。”

周泽楷和江波涛均是一愣,周泽楷脸上的疑惑之色没有遮掩,江波涛倒思索过用词,便笑笑说,“没关系,只是出于友军的立场,希望能够了解到喻首领的个人身体状况。毕竟蓝雨的事,我们轮回确实不该知道的太多。”

一位相对年长一些的医护点了点头,双手在桌上交握,深呼吸了三次,才终于开口。

“我们也是第一次知道……蓝雨塔的喻文州首领,竟然是一位向导。”

“众所周知蓝雨塔是全联盟最缺乏向导的地方,比例严重失衡到了危险的地步,但蓝雨塔这么多年从未出现过哨兵集体斗殴之类的严重事故,现在也能够解释其中原因了。这一切,可能有百分之四十五以上要归功于这位向导首领,根据我们的检查,他的身体素质和精神素质已经达到了S级向导的水平,S级向导能够安抚的哨兵数量是A级的两到三倍,如果安抚时间计划上不出错的话,S级向导完全可以以一己之力安抚半个塔的哨兵。”

“但我们得到消息前去救援的时候……非常奇怪,他的精神向导闪了一下就不见了,等我们接近的时候,居然发现了五个哨兵的尸体,而他的生命体征也是精神力耗费过度的情况,内环境十分不稳定……”年长的医护忽然露出了为难的神色,眼神飘忽不定,看了桌对面的两人好几次才继续说。

“抱歉,剩下的内容……我们也解释不清楚,如你们所见,医疗部这次派出的我们都是没有觉醒过的普通人……”

“我们无权对精神领域进行数据化的探测……十分……抱歉。”两位医护人员同时低下了头,没有说话。

周泽楷无声地往后靠住椅背,沉默地抱着手,江波涛仔细回忆了之前的叙述,提出了一个问题。

“据我所知,普通人不借助仪器是无法对哨兵和向导的精神领域进行探知的,那么哨兵不能接近的命令是医疗部下达的命令吗?”

“是的,”年轻的那位点头道,“当时我们探测到喻首领的结合热指数非常高,在进行过基础处理后已经下降了很多,但是会周期性反复上升,同时引发自身精神剧烈波动,在这些数据的佐证之下……我们相信医疗部的命令没有错误。”

江波涛忽然松了口气,略尴尬地笑了一下,“幸亏你们下来的时候结合热没上升,否则就糟糕了……我们首领可还没绑定向导呢。”

两人听了这话都露出了程度不一的惊讶神色,这让周泽楷有些不自在,他抬头看了一眼挂钟,问道,“能探视吗?”

这一句还是好理解的,“已经脱离危险期了,可以探视,今天晚上我们会定时观测各项指标,在这里可能会暂住五天左右,时间有些长,还请轮回的各位包涵。”

于是周泽楷站起了身,点头告别之后,便直奔了病房,扔下江波涛处理残局。

江波涛干笑两声,“真是抱歉啊,我们首领这个脾气老样子了,他就是比较关心友军……”

 

病房安排在轮回塔的子塔上,更加安静,也方便非轮回的人暂住,周泽楷穿过通道来到了子塔,进了医疗区才想起来自己不知道喻文州在哪里,脸上一时有点窘。

在入口站了半天,周泽楷打开了个人终端干脆利落地用权限得到了各病房使用情况,知道了喻文州的所在,便径直走了过去。

周泽楷小心地拉开门,病房里几乎一片漆黑,感谢哨兵优秀的五感,即使如此,周泽楷也能凭着一点星光知道怎么走才不会撞到东西。

喻文州还在输液,现在换成了舒缓类的药物,嘴唇似乎恢复了一些,脸色却几乎没有变化,还是一副很虚弱的模样。

 

他真的瘦了。周泽楷想。

他还记得喻文州拖着行李箱离开那间小屋子的时候是个什么样子,尽管轮廓上没有太大变化,可脸比现在圆一点,身量比现在小一点,也许是训练的关系长高了一点,感觉上是比以前强壮了,但是……也只是残存着以前健康的影子。竟然比离开那段平穷日子的时候还要消瘦,真不知道这个人这些年究竟在干些什么。

 

是啊,这个人,这些年,究竟在干些什么呢……

 

那些年同住一个屋檐下的日子还历历在目,周泽楷无声地坐在病床边的椅子上,小心翼翼地伸出了手,碰到略凉的皮肤后又缩了回去,最后双手紧握抵住额头,一整夜没有合眼,也没有再碰过喻文州。

 

星光缀满夜空,周泽楷似乎听到了一只黑猫走过的声音……

他无力地勾了勾嘴角,想起了那只名叫索克萨尔的黑猫还活着的时候。

喻文州还没有走的时候。

 

TBC.

 

标题是真的没想好,想好了会发说明的

嗯……下周见?可以的话能给我一些评论吗?

       
评论(17)
热度(193)
©kKusuriI
Powered by LOFTER